>历史>>正文

施闰章墓址考实

原标题:施闰章墓址考实

施闰章墓址考实

徐之田

微信版第439期

编者按

此文是宣城市博物馆已故离休干部徐之田(1930-2012)先生未发表之遗作。徐之田先生上世纪80年代供职于宣城县文管所(博物馆),于文物普查、文物征集等方面贡献尤多。1986年,施闰章墓经宣城县文物管理所考实后,2004年10月被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施闰章,字尚白,一字屺云,号愚山,清代宣城人。少年失怙,鞠于祖母,侍祖母孝,事叔父誉如父。顺治丙戌举于乡,己丑登进士。授刑部主事,山东提学佥事,江西布政司参议分守湖西道,以裁缺归。康熙中召试鸿博,授侍讲,纂修《明史》,进侍读。为人孝友纯笃,以文学饰吏治,所至有惠绩,晚年好延誉后进,四方士多归之。其学主于体仁,文章纯雅,尤工于诗。于宋琬齐名,并称南施北宋。著有《双溪诗文集》《学余堂文集》二十八卷,又与蔡蓁春同辑《宛雅》八卷。他于明万历四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生于宣城双溪家中,康熙二十三年闰六月十三日卒于京师宣城会馆寓所。年六十六岁。

对这样一位清初著名诗人的墓址,县志载:城东南二十里螺丝冲。在1983年开始的全县文物普查时,未找到该墓。此后又相继查询,亦未得其果。主要原因是其墓碑早在大跃进年代兴修水利时移走。我们在十华里半径范围内,找遍所有塘坝和古墓碑,还访问了三十余人,均无所获。

1986年前,得知宣城城关四中高中语文教师崔伯骧同志数年来对施闰章其人的研究和考察,花费了很大心血,他提供了《学余堂诗集》里最后一首口占诗,也是施公对后人的遗嘱。题为《病中忆卜葬处口占》:“生前叔父细商量,山似梅花谷里藏。愿得幽魂相接近,年年麦饭野花香。”这首诗告诉我们,施闰章与其叔父施誉生前感情极深。施公从小由叔父抚养成人,又都以程朱理学为本,对葬地甚为讲究,这对再度复查施公墓提供了线索。

施誉,字次仲,宏猷子。生而孝友,事长兄甘推让。文思敏捷。用七艺补诸生。工五七言诗。著《北游草》《芳远亭稿》等。

春节后,我和阚延武同志、崔伯骧老师三人来到东南乡二十里的螺丝冲,即现在的峄山乡板桥行政村钱村村民组。因施闰章是蒲松龄的老师,又是蒲松龄笔下《聊斋》胭脂篇里所提及的施大人,是真实故事,已拍成电影《胭脂》,故家喻户晓。一讲到施大人的坟,立即得到了村民们的热情支持和协助。于是发动大家漫山遍野寻觅“山似梅花谷里藏”的地形。

果不其然,在螺丝冲上首燕子山谷地,又名大碑的地方,坐落着一大墓丘。丘前,有两块碑坑,左边一块较小,右边一块较大。被圆形小山头环绕,似梅花瓣状。墓坐东朝西。长7.5米,宽10.5米。罗围埂细认可辨。山路下距墓丘200米处,有一条南北向的小溪,溪水潺潺,再向前紧靠一座案山,南北横栏。从案山回首眺望其墓,宛如一把太师椅稳坐在梅花蕊里。深感此墓气势不凡,对我们寻找施公墓提供了迹象。

但罗围千紧挨大墓处有两座小墓丘,显然是以后所葬。碑已毁,为了考查墓主人是谁,我们又在访问途中见到螺丝冲田埂路上搭桥用的一块乾隆五十七年岁次壬子春月立的碑石,上面写有:“西至施田,南至施田,北至施田为界”的记载。据《清代七百名人传》介绍施闰章“广置义田,以赡宗戚,笃穷交好”,这说明乾隆年间这里的田,还大都为施氏后裔所有。经访问七十岁的村民李楚云老人,他告诉我们:他在十一岁时,曾亲眼看到上述两墓的葬礼情况,并说墓主人姓江,是施家田的二管家。经多方证实和访问,江家后裔认定此说可信。因为只有管家最了解施氏家族演变情况,敢于将自己的先辈葬于施闰章墓前,以图风水之胜。此情况既作了施公墓的旁证,又是查清两墓渊源的根据。

再由螺丝冲口向南走,距燕子山梅花谷地300米处是牌坊冲,古有贞孝牌坊一座,现只剩坊脚基础。《宣城县志》列女传记载“闰章纂修明史积劳成疾,徐氏侍邸舍,奉汤药不懈,出利刃刲左股寸许糜羹以进疗疾,后卒,氏随梓南归”,我们认为这段记载既证实了施闰章死后南迁回故里,又说明为表彰徐氏的贞孝事迹而建坊的可能。

当我们统一认识后,即组织劳力开始挖探。目的有二。一是寻找墓志,二是探其在同一大墓丘里是否三棺同葬。理由是根据史料,左边一小墓坑系其叔父施誉。因誉比闰章早卒,民俗以左为大。大墓坑应是施闰章和徐孺人合墓。徐氏珠渊是施公的妾。顺治十七年嫁归施公。时年十三岁。施公举博学鸿词,赴京后,徐氏尝寄诗曰“雨滴梧桐秋不堪,忆君谁共接清谈。老天若解妾心苦,北地风霜尽入南。”施公和诗曰“少难离别老何堪,锦字传来泪一函。莫为大寒恋北客,梦中夜夜在江南。”感情深挚,由此可见。施比徐早卒五年。当时葬法,大都卒后厝于室,数年后下葬,这也是我们认定合墓的依据。

根据施公在病中口占诗所叙,三棺先后应同葬于大墓丘内。于是我们先从大墓丘内的大碑坑处向后开挖1.5米宽,3米长的探沟,再在3米长的中线向末开挖3米长成丁字形的探沟。当在大墓丘左边小碑坑墓室内挖到1.4米深处,发现棺木上的生漆片多块,五寸长的棺钉一根。其余均为腐质土层,证明是棺木腐烂后的残留物。大碑坑后当挖到1.7米深处,发现青砖券砌墓圹两个紧连一起。长2.35米,高1.2米,东头宽1.71米,西头宽1.42米,青砖长27厘米,宽7厘米,厚4厘米。墓室完好无损。四周清理无墓志。墓室是贴棺竖砖砌筑,葬法极俭。为了保存其墓室完好,未向棺底继续挖深。从探访中所见,我们得出如下结论:

一、确系施闰章和徐孺人合墓。其子施彦恪著《施氏家风述略续编》:“庶母朝夕哭奠如生,五年犹一日。卒抑郁以死,遂与先生合葬于螺丝冲。”已有史料记载作证。

二、正如施公生前所望:“愿得幽魂相接近,年年麦饭野花香。”和叔父施誉同葬一处的夙愿。按民俗礼葬,闰章和徐氏的合墓比叔父低葬30厘米,左边墓也都得以证实。

三、施氏系理学世家,死后要求俭葬,不豪华奢侈,符合施氏家风。

至于在探方中未见其墓志,我们认为,在清康熙年间将墓志勒刻于碑上者亦有先例。我县梅鋗、林宗放(清重立)等墓志,就是刻在碑身。施闰章墓志,系顺治进士、官至工部尚书、和施闰章同朝编写明史稿的汤斌所写。文字简练,字数不多。将墓志勒在碑上,亦有可能。我们再访问时,还得知,螺丝冲钱村村民吕锡玉,现年五十三岁,她回忆年轻时在此处砍柴休息时,经常将家里带来的干粮放在大碑上,故记得大碑盖上两头翘起,中间有一圆顶,正合清代碑式。她还讲,墓碑中间是大字,大字右边是许多小字,虽然她没文化,而碑毁也有二十余年,但当时她已成年,这一记忆是可靠的。另据螺丝冲俞村村民王邦友,现年五十九岁,他说在二十多年前,曾看见此墓前有一块大石碑,两边有石柱对联,碑上有盖顶。这都是历史的见证人。

我们在欣喜施公墓址发掘考查得以核实时,崔伯骧老师虔诚地面对施公和其夫人砖券墓室尚未覆土前,即兴朗读了三首七绝《板桥螺丝冲谒施闰章墓感怀》,以表述我们三人辛苦寻觅施公墓的心情:

久仰先贤访旧居,双溪楼馆已荒芜。学余堂集诗文在,试问何人识墓庐?

螺丝冲里叩幽藏,山似梅花点点妆。麦饭百年无祭祀,空山无语对斜阳。

伉俪笃深孰与盟,先生才调动卿卿。山中自有贤闺媛,春雨梨花掩墓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