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沈嘉禄:刘海粟和夏振亚,老卵碰到老卵

原标题:沈嘉禄:刘海粟和夏振亚,老卵碰到老卵

沈嘉禄,《新民周刊》主笔、高级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作品曾获1990年《萌芽》文学奖,1994年《广州文艺》奖,1996年《山花》奖,1991年、1996年《上海文学》文学奖。2004年出版《时尚老家具》和《寻找老家具》,展现经典老家具的不朽魅力,引领读者在古典与时尚之间穿梭往返,开启了西洋老家具的文化鉴赏之窗,成为那个时代喜欢西洋老家具人们的必读之书。他也爱好收藏,玩陶瓷与家具,但他更愿意被人当做一位美食家,以一名上海老饕自居。

沈嘉禄绘画作品

沈嘉禄绘画作品

刘海粟和夏振亚,老卵碰到老卵

沈嘉禄

后来,夏振亚每次见到刘海粟,老人总是逗趣地对夏导说:“我这个狂人总算碰上你这个狂人!”

(国家一级导演夏振亚,也是一位极具个性的书画家)

国家一级导演夏振亚,从影经历达半个世纪,他编导的科教片和记录片以鲜明的个人风格和跨界的“文艺范”为电影界引入一股清新之风,曾先后八次获得国际科教电影节奖,两次获国际金奖,一次获国际大奖,十次获文化部优秀影片奖、中国电影华表奖和其他国家级奖,一次获中国电影“金鸡奖”,四次获“金鸡奖”提名。夏振亚还获得过国务院授予的“有突出贡献的电影艺术家”称号,是“上海首届大众科学奖”得主,被上海市科技协会授予“上海优秀科普作家”头衔,在多种中外名人词典中有夏振业的条目。一个人奋斗到这个份上,也够了。

“我每拍一部电影,就是一次生命的激清燃烧。有的创作,不仅燃烧我的激情,而且反过来给我的生命注入新的燃料,开辟了我的一段崭新的人生历程。纪录片《画苑掇英》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部,我把镜头对准了十年浩劫后的那个时代上海所能拍到的所有国画大师。”多年以后,夏振亚谈起这部令他获得全社会称誉的作品初衷时如此告白。

在科教片拍摄上屡屡获得佳绩,但是夏振亚并不得安于现状,他大脑里面的文艺细胞一直在跳舞,在狂欢,在快速繁殖,并要寻找一切机会表达出来。夏振亚才思敏捷,触类旁通,各种文艺形式,平时得了空闲就笔耕不止,甚至以专栏作家的身份为报纸杂志撰写过四百多篇杂文与文艺评论。这中间,他结识了著名书画篆刻家韩天衡,两人意相合,志相投,合作写稿著书。当夏振亚筹备拍摄《画苑掇英》系列纪录片时,正巧韩天衡调入上海中国画院。于是夏振亚请他参与合作,一起编写《画苑掇英》剧本。

(夏振亚与老画家们)

一个偶然因素诱使他起了这样的念头。他在吴昌硕嫡传弟子王个簃大师的画室里看到了一幅紫藤巨作,将紫藤的苍老纷披与老画家脸上历经磨砺的苍桑感叠加在一起进行审美思考,于是就激发了他潜伏心底已久的想法:要把这批劫后余生的国宝级大师,用电影的形式纪录下来,作为文化财富传诸后人,并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遗产。

春回大地的八十年代,文化环境渐渐宽松,这样一部大型历史文献影片《画苑掇英》的产生也是历史的必然,放在今天,也绝对是非常有必要的文化创举。不过在当时,夏振来的想法要想顺利实现,还不能说有百分百的把握——或许因为某种疏隔与警觉,彼此的打量似乎还有些犹豫。

夏振亚在构思《画苑掇英》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蜚声中外、气吞山河的刘海粟。可万万没想到,他与刘海粟一见面就发生了分歧,犄角对犄角,互不相让。

当刘海老听了夏振来的构想后,欣然同意,但紧跟着问他:“还有谁会出现在电影里?”夏振亚简略地向刘海粟汇报了影片计划要拍的几位大师,比如唐云、程十发、谢稚柳、朱屺瞻、陆俨少、王个簃……想不到刘海粟连连摇头,并说:“我已经十次上黄山,现在我决定成全你,再上一次黄山让你拍,但是影片中不可有甲、乙、丙、丁。”夏振亚颇感意外:“请你相信我,我会在影片中充分表现你刘海老和你的作品。”刘海粟再次强调:“你要是想拍我,影片就不能有甲、乙、丙、丁。”

年已86岁高龄的刘海粟果然是个唯我独尊的艺术狂人,可这是大型历史文献影片,不能由你刘海粟一个人唱独脚戏啊,而你也不能一个涵括整个上海画苑啊!夏振亚为艺术而来,他明确向海老表示:“《画苑掇英》肯定要拍甲、乙、丙、丁。如果先生坚持已见,我倒怕今后影片完成了,一大批一流的画家一一出现在荧幕上,唯独缺少你刘海老,那会给国内外观众留下什么样的遗憾?社会舆论将会出现什么样的评说呢?我希望刘海老以民族文化大局为重,三思而行!”

这一下将了刘大师一军。机会就摆在眼前,是舍是取就像钟摆一样稍纵即逝,眼看刘海老陷入沉思,夏振亚鼓起勇气,作出决不妥协的姿态:“告辞了。”说完起身就走。此时刘海老倒真着急了:“慢,请吃了饭走……”夏振亚当然没有留下吃饭,但他的目的达到了,刘海老终于作出让步,还主动要求夏振亚写幅字:“云水襟怀,松柏气节。振亚同志正腕,刘海粟年方八六。”

(夏振亚与朱屺瞻)

不久,正逢刘海粟九十大寿庆典,夏振亚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希望刘海老当场即兴作画。夏振亚通过刘海粟的秘书传递导演的设想,请刘海老画一幅最具艺术家个性、同时也最具画面感的泼彩山水。

秘书深知刘海老的脾气,不敢向老画家递这句话,夏振亚就施了个激将法:“你是不是刘海老的秘书?你知不知道秘书的职责?”秘书低首不语,夏振亚紧跟一步说:“那我告诉你,秘书就是上传下达。如果我的命题有错,刘海老怪罪的那是我,与你无关,你怕什么?”最后秘书在压力之下只得向刘海老传递了导演的想法,刘海老倒也十分配合。

正式抢拍刘海粟九十大寿即兴作画的电影开机了,只见老画家逸笔草草地涂抹了几下,左右上下即兴挥洒,随后将两大碗清水分别与浓墨重彩搅和,先后倾泼画幅。顿时,一“泼”激起千层“浪”,松涛呼啸乱云飞,一幅《黄山松云》被永远定格在胶卷上,成为经典镜头。而最似“神来之笔”的镜头,便是刘海粟低头审视着水墨淋漓的画作,连连翘起了大拇指。后期处理时,剪辑师建议夏导删去这段“自吹自擂”的影像,夏振亚斩钉截铁地说:“不,不但不拉掉,一格也不能剪,镜头全部用足,这才是真正的刘海粟!”

夏振亚的决定是对的,今天我们看到电影镜头中对自己作品翘大拇指的刘海粟,才会发现这就是典型性格塑造的典型人物,在中国艺术史上也是最传神的镜头。

后来,夏振亚每次见到刘海粟,老人总是逗趣地对夏导说:“我这个狂人总算碰上你这个狂人!”刘海粟与夏振亚,两个视艺术为无比崇高与神圣的艺术家,在合作中充分展现了各自的个性和风骨,通过心心相印的交流,实现了一次跨越代沟的心灵契合,并留下了一段值得回味的艺苑佳话。

(夏振亚的作品)

这部“空前绝后”的《画苑掇英》分为《山水篇》、《人物篇》、《花鸟篇》三集,影片打破中国画排资论辈的传统,根据“剧情需要”让刘海粟、谢稚柳、陆俨少、应野平、黄幻吾、林曦明、朱屺瞻、陈佩秋、吴青霞、唐云、王个簃、方增先、刘旦宅、关良、程十发等画坛大师在镜头前挥毫作画,充分展现了艺术大家的神采风貌,精心编制了海上艺坛的珍贵文献。从夏振亚起意拍片到全片完成,期间几起几落,历经三年之久,但正是与画家们深入、朴实的交往,使夏振亚与各位大师朝夕相处之后在作品上传递出彼此心灵的坐标。

拍这部电影本是抢救性质的工程,播出后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该片尚在剪辑阶段,黄幻吾就抱着没有看到电影的遗憾谢世了,播出后不久,关良也溘然仙逝。之后二十多年里,随着大师们逐个谢幕,这部电影就成了历史话语。

不过夏振亚导演拍摄这部影片虽然弥足珍贵,绝对是好事一桩,为何又三起三落、历经三年之久呢?个中原因放在今天的文化大繁荣的环境里来看也许不值得一说,但在彼时却是十分严肃的“政治事故”。因为夏振亚拍此片,考虑到科教片厂体制方面的原因,并可担心本已不宽裕的资金不能到位,就壮着胆子直接给市领导写了份报告,并且领导也同意财政拨款。于是领导认为此举越级,属于犯规,并且要查他的帐目。在《神交》一书中,夏振亚这样回忆道:“我将剧本刚刚写好,这时突然接到‘停拍’的指令。这一停,就停了一年多!我寒心透了,理念与情感的冲突,希望与现实面前的挫折甚至破灭,激情的勃发与冷却,使我深感无望而失落,陷入思索与苦恼……”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后来夏振来再次越级申诉,力陈拍这部电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著名画家程十发站出来替他讲话:“何罪之有,问心何忍?”不久市委领导明确指示,《画苑掇英》重新开机。

(夏振亚的作品)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发布,图文均由作者提供

特别鸣谢老有上海味道公微号支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