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变态矿工游戏介绍系统开发

原标题:变态矿工游戏介绍系统开发

系统开发:180--3922--1231

每一年,都会有无数企业、产品、概念诞生、发展、变革和死亡,2018年也不例外。这一年,被万众期待的区块链仍然在缓慢前进,虽然还是没能迎来真正意义上的“大爆发”,但是,从白皮书空谈概念到实际落地,从空中楼阁到实体支撑,人们对2018年末的区块链认知,更加理性了。2018年行将结束,在这一年里,ICO、出海、牌照、交易即挖矿、稳定币、币改、链改、STO、菠菜游戏、DApp等概念轮番上阵,成为区块链领域名噪一时的风口。

风口一:ICO-盛极必衰

从宠儿到弃儿,是ICO这一年大起大落的命运。

ICO ,全名 Initial Coin Offering,中文名是首次代币发行,源自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发行(IPO)概念,是区块链项目募集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的融资行为。

ICO一度引发币圈狂欢。从2016年开始受到关注,在2017年引来大爆发,ICO的融资金额从2.28亿美元迅速增长至26亿美元,融资项目数量翻了四倍。

虽然去年9月被国内监管机构叫停,但沉寂一段时间后,ICO在今年年初再次喜迎新高峰。

据普华永道咨询公司和瑞士加密谷协会发布的一份联合报告显示,在2018年前5个月,ICO的规模就已经是2017年全年的两倍,ICO数量达到历史新高。

根据这份报告,截止2018年5月,注册发行ICO的企业共537家,总共筹集资金超过137亿美元。

最亮眼的ICO项目是Telegram和EOS,其中Telegram ICO筹集了17亿美元,而EOS则筹集了41亿美元的资金。

不过,随着加密货币行情持续大跌,投资者对ICO的热情骤冷,ICO很快从被众人追捧到逐渐冷场,既失去了合法的土壤,也失去了生长的空间。

对于依靠ICO去年暴涨的以太坊而言,也因为ICO的没落陷入了漩涡。

风口二:交易即挖矿- 一刹那花火

交易即挖矿,只要用户产生“交易”行为,便可获得“平台币”收益,交易越多,收益越多。这种做法鼓励用户多交易,得到更多的平台币,实现平台与用户的“利益共享”。

这种模式,在早期被认为是践行Token经济最好的方式。

2018年3月,交易所FCoin 打出“交易即挖矿”、收入分红的口号,在早期参与者巨大的利益回馈的刺激下,FCoin一时成为交易所“黑马”,一度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之一。

效仿者蜂拥而上。

据不完全统计,大批新交易所、二三线交易所纷纷基于Fcoin推出“改进版”交易挖矿和收入分红模式,比如Bigone、Coinex、币为、Bitz、opone、Bkex币客、AAC、Coineal奥特曼、Coinpark、 满币Coinbene、OCX等数十家交易所。事实上,“交易即挖矿”并非2018年才出现的新概念。2017年,一家名为龙网的交易所已经打着交易赠送平台币DT的概念,规定每日根据平台收益给持币者分红(当时还号称唯一具有分红属性的平台代币),该玩法并没有被平台大肆宣扬。不过,成也萧何败萧何,因为“交易即挖矿”崛起的FCoin并没能持续多久。由于设计机制的缺陷,FCoin的平台币FT很快迎来断崖式砸盘,一蹶不起,而采用“交易即挖矿”运作模式的其他交易所,也很快失去热度。但“交易即挖矿”还是刮起了一阵“挖矿”风,甚至衍生出大量荒诞的挖矿方式。正常一点的如游戏即挖矿、阅读即挖矿、投票即挖矿,完全无厘头的如畅饮即挖矿、爆仓即挖矿、尽调即挖矿、群聊即挖矿、投保即挖矿等等。XX即挖矿”,注定成为2018年区块链领域的一个重要风口。

风口三:稳定币-随波浮沉

稳定币,全称“稳定型加密货币”,它基于某条公链开发,与其他加密货币一样,具备了不可篡改、可扩展等特性,但价格保持相对稳定。

稳定币与黄金、法币等具有稳定价值的资产挂钩,如果按照稳定币背后的资产抵押类型分类,可以将稳定币分为:以法币作为抵押品,以数字资产作为抵押品,以及由算法控制的无资产抵押三大类。

正因为“锚定物”的特殊性,稳定币的价格,能在波动极大的数字货币市场中保持相对稳定,不仅成为用户心中的避险港湾,也成为沟通现实法币与虚拟货币的桥梁。2018年,出现了大量稳定币概念,比如PAX、WIT、USDC、GUSD、ZenGold等,百币争鸣。目前应用范围最广泛的USDT,自上线以来,价格基本保持在一定水平,波动极小。但今年10月15日,USDT罕见地出现了异动,上演了一场让投资者“空仓也被割”的大戏,其他稳定币则开始伺机发展,市场开始呈现更多样的竞争态势。

风口四:币改/链改/票改/共票-花样翻新

币改最早兴起于FCoin开设的试验区。在“交易即挖矿”模式过时后,FCoin开始寻找新的玩法。7月5日,FCoin宣布启动一个叫“主板C”的新交易区,即“币改”试验区,给实体业务公司提供通证化经济改造,完成后,直接在FCoin“主板C”上币交易。一个月内, FCoin就发起了14个币改相关通告,这场宏大的币改实验还有名声在外的通证派人物孟岩参与。不过,看似热闹的币改试验并没有迎来圆满的结局。8月3日,Bizkey在上线前一天突然宣布退出币改这场试验。此前一天,Fcoin宣布一个名为 "QOS"的Token项目先于“Bizkey”上线试验区。作为 Fcoin 第一个公示的币改项目,Bizkey的退出被认为是“币改试验失败”的开始。但类似“XX改”的玩法接连而上。“票改”发起人,青藤链盟研究院院长钟宏解释称:“票改是指基于区块链3.0技术,将实物资产与发行在区块链上的‘Ticket’一一对应。让这种票证可流通。”另一位发起“链改”的王学宗则表示,对传统股份制企业进行区块链经济化改造,让其上链经营,成为区块链经济组织,就是链改。它为传统公司制企业赋能,是一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链改的定义比币改要宽容一些,因为token不一定只是币那么简单;多数token都不是币。人大国发院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则提出“共票”概念。“共票”,一即“共”,凝聚共识,共筹共智,是够真正共享的股票,符合共产主义理想;二即“票”,支付、流通、分配、权益的票证。层出不穷的“XX改”概念,在行情惨淡的2018年,掀起了好几波热潮。

风口五:STO-言出法不随

在币改、链改等模式相继行不通后,最先在海外热闹的STO突然开始在国内流行起来。

STO,全名Security Token Offering,即证券化代币发行,作为一种新的融资方式,有人称STO是“低配版IPO”,有人认为是“有监管的ICO”。

今年10月有消息称,美国纳斯达克拟推出证券型代币平台,该消息一度雄踞当月业界话题热点榜。

31QU了解到,美国、英国、德国、瑞士、加拿大、新加坡、印度、巴巴多斯等国均已开始STO的尝试。

近日,Bvaluate发布一份统计报告,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共有56个STO项目,主要集中在18个国家。其中,美国一家独大,共有26个,占全球总量的一半。瑞士和开曼群岛也相对较多,各有3个。英国、德国、新加坡、马其他等四国各有两个,印度、俄罗斯、以色列等10国各有1个。

就在海外众多项目、机构开始摩拳擦掌谋划如何开展STO的时候,国内传出消息,STO归入违规融资范围。12月1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霍学文在演讲中告诫STO(证券型代币发行)从业者,如果在北京开展活动,政府将视同非法金融活动予以驱离。

12月4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以STO名义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提示》称,目前仍有部分机构或个人以STO名义继续从事宣传培训、项目推介、融资交易等相关活动。

12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近期随着全球对ICO活动的管控加强,一些机构又在忽悠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在中国,其本质上仍是一种非法金融。

发展不过几月的STO,还在大雾中摸索前行。

风口六:超级节点-尘埃不落地

2018年,ICO的公链相继迎来落地,采用DPoS挖矿协议的公链项目推出“超级节点”。

其中,又以EOS的“超级节点竞选”声量最大、波及最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