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不会死

原标题:百度搜索不会死

文 | 杜虎

知名媒介批评者方可成1月22日发表公众号文章《搜索引擎百度已死》,谈及百度在搜索结果中优先显示自有的百家号,而百家号的内容中存在着某些假消息。

——在他看来,百家号成了一个“数量很大,质量堪忧”的“以营销号为主体的内容平台”。

——“百度正通过搜索框,不断地将人们的流量导向百家号”。

——他认为“饮鸩止渴的商业决策”是导致百度堕落的原因。

——“百度已经不打算好好做一个搜索引擎了,它只想做一个营销号平台,把希望来搜索内容的人全都变为自家的流量,然后变现。”

方可成最后感叹,“偌大的中文互联网竟已堕落到如此境地,连一个搜索引擎都没有了。”

(图片来源:文章《搜索引擎百度已死》)

大V和百度公关的攻防

在近期涉及百度的大流量文章中,方可成之前是知名媒体人、《局面》主持人王志安对百度的抨击。

在这篇名为《百度,欢迎来告!》的公号文里,王志安说他写了有关权健公司的评论,梳理了权健的生存模式,并批评了更多名义为直销、实际上是传销的公司“该死”。

在公号后台,王志安收到了百度的侵权投诉,“该文章已经对百度品牌形成恶意诋毁,严重损害了我司商誉及品牌声誉……我司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王志安感觉被冒犯,他对此特别愤怒。

(除王志安、方可成外,作家六六也曾质疑百度搜索引擎 图片来源:微博)

一是他认为自己的公号文并没有将百度作为评论的重点,只是提及与它有关的魏则西事件,百度竞价排名机制被整顿的问题。

二是他认为,“百度根本就没有变,它一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穷尽自己的力量继续作恶。它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任何操守和底线。”

在文章的最后,王志安对百度侵权投诉的回应是拒绝。

“我不相信一家企业可以长期作恶不受惩罚,不相信恶贯满盈者可以为所欲为横行霸道。”

在中文的修辞环境里,“恶贯满盈”、“为所欲为”、“横行霸道”基本上属于形容恶霸的最高词汇了,可见王志安对百度侵略式行动已经接近愤怒的顶点。

我们暂时还不知道王志安与百度之间的纠葛,会不会演化为一次法律上的攻守之战。按照公众号的侵权处理流程,一是需要时间等待被投诉者的反映,二来也要看百度怎么权衡挑战者王志安的分量。

百度不惧打官司

百度会不会有进一步的法律行动,取决于百度方面对这些正面、直白挑衅的效果评估。但我们知道,百度公关在品牌维护上,始终保持着积极的进攻态势。

2018年年初,前财经媒体人罗昌平在微博上发了一个截图爆料,说百度成立“打头办”,“年终奖5个月”。

百度方面随即否认,并迅速以侵犯企业名誉权将罗昌平告上法庭,索赔500万元。

一家大公司对个人提起巨额侵权诉讼,其实官司本身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带有强烈的震慑意味。

大公司对外部批评者发起巨额索赔官司,百度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提出最高赔偿金的。

2006年6月,《第一财经日报》刊发两篇有关富士康集团的报道,认为其在深圳的工厂普遍存在工人“超时加班”的问题。7月初,富士康集团向深圳中院起诉记者王佑和编委翁宝,索赔3000万元,并提出财产保全请求。法院随即查封两人的房产、汽车和存款。

当时健在的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乔布斯还被请求介入,苹果公司的回应是:“我们正在背后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百度不是苹果,李彦宏也不是乔布斯。

2019年年初,经历了上诉和二审后,百度赢得了对罗昌平的这桩官司。判决责令罗昌平要在新浪微博显要位置持续十日发布致歉声明,并赔偿18万元。

搜索引擎排位第一的百度,当然不缺区区这点赔偿,但从500万到18万,其实现了震慑的目的。

我们之所以列举这些,是说明百度对于挑战者始终保持高压状态。而且,在司法体系对侵权的现有处理下,它是可以赢的。

罗昌平、王志安、方可成,每一个人都勇敢地向各自的受众群描述了百度不同寻常的一面。

但有一个结论似乎是成立的:百度不会倒掉。方可成所谓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说法,其实是一种文学修辞。在经历了魏则西事件这一最严重的公关危机之后,百度已经向批评者展示了它的生存能力。

相反,百度的搜索引擎不会死,它在现有的信息环境下,还可以继续活得很好。百度回应方可成的批评,称:“目前百度搜索结果中,百家号内容全站占比小于10%”。

——这是一个不以说服批评者为目的,但针对一般用户做出的标准公关动作。以全站数据来统计占比必定很小,但数量也足够庞大,并且回避百家号被赋予的过高搜索权重。从舆论反响看,认为是偷换概念的居多。

百度还进一步地将百家号的存在合理化,重申了号称190万的百家号创作者“覆盖了全部的权威媒体和资讯机构”。即使在不久之前,百度刚刚输给今日头条,后者起诉百家号抄袭。

中产阶级的信息焦虑

除了百度公关这支“灭火队”对公司的全面捍卫,百度搜索引擎不会死,还因为它的实际存在早已经深刻地嵌进中文信息世界,并且成为一种结构性的力量。

今年1月初,李彦宏发布的内部信说,百度2018年营收突破1000亿元。与这个庞大数据相应的对价,就是中文搜索世界中被收割的头部利益的价格。

2015年11月,徽投资本蔡伟曾在演讲中精确描述过BAT冲击下的媒体格局,他认为BAT垄断新闻分发市场,24个月之内,都市报将全线倒闭。从去年底今年初的情况看,这个倒闭进程确实存在。

蔡伟同时指明百度搜索引擎“不死”的奥秘。至于这奥秘是什么,我们不便引用和重复该论调。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至于用哪家搜索引擎,是搜狗、必应还是百度,请自便(实际上百度也可以搜到)。

除了蔡伟形容的“赋能集团”这个强大的功用,百度搜索引擎之所以不死,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它千亿年收入背后数以亿计的用户需求。

而我们知道,这种实际的用户需求与方可成那样的批评者之间,隔着深深的信息鸿沟。前者的媒介素养不足,使得他们无法对百家号的信息进行事实甄别和价值筛选。进一步来说,这些信息需求迥异于方可成们的普通用户,并不具备主动选择搜索引擎的意识。百度搜索成为他们行动的腿脚、思考的大脑、以及看待世界的窗口。

在这种整体的氛围下,王志安和方可成他们对百度的愤怒,或者说对中文世界糟糕的信息检索环境的焦虑,越来越像是一种中产阶级的信息焦虑,从属于一个中产阶级的不安全清单,但其他的人群对此却无从体会。魏则西父母2016年遭受的那种切肤之痛,也还是少之又少,在信息汪洋中不亚于最微不足道的孤岛——搜索引擎引导的世界跟他们是两个世界。

结构性存在、近七成的市场份额、庞大的用户基本面,这些都是百度在面对中产阶级式批判时可以依靠的底气。一个更坏的消息是,谷歌再次进入中国市场的计划搁浅,引进外部力量制衡百度的期盼可能落空了。

2010年,谷歌宣布全面退出中国大陆的市场,主动结束了国内搜索引擎两强争霸的局面,百度从此再无对手。

谷歌CEO“劈柴”(桑达尔-皮查伊)2015年10月主动掀起重返中国的猜测。他说,“我并不认为中国市场是一个黑洞。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我们可以扮演一种支持平台。未来,我们也有机会提供其他服务。”

这种对境外友军的热情期盼,在2015到2018年间反反复上演,但事实证明,谷歌入华并无实质性进展。谷歌在内部实验的阉割版谷歌项目,遭到了一部分员工基于价值观的强烈抵制。最新的消息显示,该计划已经被雪藏冷置。靠谷歌战胜百度,被证明是一种虚假希望。

方可成在他那篇已经被百度公关盯上的文章里,引用他人对百度的调侃:“2019年会有不少公司在招聘要求里加一条‘日常用百度搜索资讯的求职者慎用’”。言外之意,是希望更多的人对百度持有清醒的认识,并且能在信息检索中降低对百度的依赖。

问题在于,百度的用户培植了百度的面貌,并且发展到无力去改造它的地步。他们养大的百度,构成了他们的认知、世界、甚至是人格,这种学者型的“离间计”策略能奏效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