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一起动”年终论坛:国内越野跑日趋成熟 发展理性

原标题:“一起动”年终论坛:国内越野跑日趋成熟 发展理性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跑步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程程

图片|程程

“一起动”越野跑年终论坛在ISPO现场展开。出席本次论坛的嘉宾是三夫赛事总经理章超慧,优极体育联合创始人曲怀,爱江山赛事创始人王焱,最酷体育创始人费西,教授跑团创始人何润宇。对2018越野跑进行了多角度分析。

以下为访谈人内容:

主持人曲怀:大家好,欢迎来到ISPO现场参加2018年由搜狐跑步与三夫赛事共同主办的越野跑年终论坛。我先分别介绍到场的嘉宾坐在我左边的是国内资深路跑越野跑高级跑者何润宇教授。

何润宇:大家好,我是北京科技大学经管学院的何润宇。

主持人曲怀:其次是三夫赛事的创始人,也是三夫赛事的总经理章超慧女士。

章超慧:大家好,我是章超慧,今天特别想听到身边几位业内精英与从业人员的高谈阔论。

主持人曲怀:下一位是国内最早一批参与越野跑这项运动的爱好者,后来成为爱江山赛事公司的创始人及总经理王焱。

王焱:大家好,我是王焱。

主持人曲怀:最后一位嘉宾老师是国内最著名的报名赛事平台最酷的创始人费西。

费西:大家好,我是来自最酷的费西。

主持人曲怀:感谢大家的到来,大家都参加过越野跑和路跑比赛,各位嘉宾对2018年有怎样的描述?

何润宇:很高兴作为嘉宾来到这里,但是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有些尴尬,因为在2018年我的状态不是很好,虽然我参加了很多比赛,但是一共只完成了3个比赛,其他的都退赛了。只完成了长城马拉松获得了冠军,完成的另外两个比赛就是三夫的崇礼168和爱江山的百公里越野赛。

章超慧:我觉得2018年是中国越野跑的大年,我们看到了中国的国旗在国际赛场上的升起。同时我们看到更多的越野赛越来越成熟,包括我们三夫赛事也是在成长中。另外最关键的是大众对越野赛的认知更加完善。

王焱:我觉得2018年越野跑行业不管是赛事公司还是跑者,比原来理性了很多。赛事公司不再盲目的追求办赛次数,也不会盲目的攀比办赛的海拔。跑者也很少出现有一个月跑三个百公里赛事的情况。2018年中国马拉松发展非常理性。

费西:我们是做报名的,我分享几个数据给大家,2018年我们整个平台大概接触的路跑和越野跑赛事有1800场左右,比2017年增长了30%。其中越野跑的比赛大概有550场左右,与去年基本持平。但是有一个可喜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事越野跑。用一个词来形容2018越野跑就是“口碑”。选手在选择越野赛事的时候,赛事口碑起到了关键作用。比如三夫赛事的崇礼168,虽然只有两年的发展,现在却成为了国内数一数二,规模最大的越野跑赛事之一。正是因为2017年首届崇礼168办出了很高的水平,有了很好的影响以及口碑之后,让很多越野跑跑者想参加这项赛事。再有个例子,比如三夫做的香山50公里越野赛,在北京,一场TNF100是不能满足北京跑友的需求。而三夫香山50公里越野赛的参赛规模超乎很多人的想象。国内超过1000人的越野赛应该不会超过20场,三夫香山50公里的赛事规模是超过1000人的。每年的八月底九月初时,全球影响力最大的越野赛事UTMB将会举办。去年我们在国内做了一部分直播分发,其中有一天的观赛人数超过400万人次。从这个数字上来看,我们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对越野跑有兴趣的人群有明显的增长。回到平台本身,我们分析用户的参赛行为,参加路跑与参加越野跑的比例大概是10:1,由此可见去年路跑的增长比例非常大,按照田协的数据应该是翻了一倍。我们在说道这个数据上也证明参与越野跑的人数也在增长。

另外我们再回到路跑比赛,有能力完成全程和半程的选手数量明显增加,这部分人群将来很有可能转化到越野跑中。但是可惜的一点是国内赛事中入门的,有影响力的越野跑赛事非常少,国内有影响力的越野跑赛事都是比较难的。假设是一个跑过北京马拉松的人非常想去跑崇礼168,但对他可能没有合适的组别,会使他体会不到越野跑的乐趣。让初级越野跑者感受越野跑的乐趣,可以作为赛事公司在做赛事时考虑的一个方面。

何润宇:三夫赛事做的香山10公里就很不错,让很多初级越野跑者玩的很high。

主持人曲怀:周末王总的比赛在凤凰岭有29公里组别,很适合入门级选手,不过报名已经截止了,我们等明年吧。

顺着费总的话咱们继续聊,现在在座的有两个赛事公司的负责人,我想知道现在办赛事有两种,一种是办自我IP的,另一种是办执行的。这两个都是不错的选择,那么如何办出有口碑的好赛事,办赛方需要注意的是什么?

王焱:做自我IP,还是做执行在本质上没有区别。

从我们的角度出发,首先赛事要有自己独特的定位,比如我们就把自己的赛事定位在具有挑战性上。所以我们的越野跑做的就比较难,路跑我们尽量设计的非常平。其实路跑越平越难,因为容易PB跑者就会全力跑。这种赛事的设计定,会导致公司的赛事走向不同的道路,可能赛事的规模不是特别大。我认为一个IP或者一个赛事的成功规模固然重要,但是它不是唯一的因素。比如西部100,他的规模一直非常小,但是他的中签点难度比UTMB还要难。一旦定位就要坚持下去,坚持久了别人就会认可。

第二,要做好服务。从奖牌设计到补给,谁都不能保证做到完美,至少要做到尽心。只要做的尽心跑友能够感受到。

章超慧:关于这个话题我在北京体育广播上做过一次访谈,当时宋阳老师是这样说的:越野分北美风和北欧风。王总的赛事偏北欧风,追求极致,挑战的是难度。三夫赛事比较偏北美风,相对难度没有那么大,残余的群体相对比较多,大家来享受的是一种越野跑的氛围。这也是我们追求的。我个人也是比较爱热闹。我和王总分别代表着自己的风格。我们也在做着各自喜欢的菜,但是针对越野这个事情,和王总刚刚提的一样,就是尽心。任何一个设计我们都要发心的去设计,不论是赛道的流畅性,还有在比赛中选手的成就感,奖牌的细节等我们都在摸索,不断精进。

任何一个IP的形成不是一蹴而就的,就像养孩子一样。这次我也会参加王总的凤凰岭的比赛,报名的是29公里组,据说在这个组别有100多位女子选手。本来我计划能站个台,现在看来这个愿望也要破灭了。去年我的一个同事参加的是50公里组的比赛,结果被关门了,今年我也是带着挑战的心态参赛。

主持人曲怀:总结二位赛事负责任的话就是办赛用心,坚持自己的办赛风格是关键。何老师作为一个参赛者您对赛事方组织比赛的需求是什么?您最看重的是什么?比如我就是看赛事方是否靠谱,看交通是否方便。

何润宇:我参加越野赛事比较多,从7公里到140公里都跑过。从30公里到400公里都退过,经历比较完整。两位嘉宾谈的赛事定位我认为非常好,谈到口碑,谈到特色,谈到不同的人群。这些对于越野跑选手来说也是一样,不同的比赛适合不同的选手去选择。参赛选手要考虑你的到达性,成本,赛场风景。有时候我想要一个经历,会报个简单的赛事,有时候我想要积分,就会选择难的赛事。赛事方想要精准营销也很难,因为选手的参赛目的不一样。对于大多数选手选择比赛是根据赛道设计水准的高低而选择,这和赛道的客观风景关系不大。尤其是跑到最后,这就考验赛道设计师的水准。

主持人曲怀:费总能否从数据上给我们分析哪些比赛更受欢迎呢?

费西:选手选择越野赛的点非常类似,首先他们会看赛事方是否靠谱。比如TNF已经办了十几年了,大家都很放心。如果比赛是第一年办,跑友最关心的是那个赛事方举办的。比如崇礼168第一年办赛,很多人知道是三夫办的,参加过三夫其他赛事的人会觉得是靠谱的,可能就会报名。如果似乎闻所未闻的赛事公司办的赛事,跑者在选择上就会比较慎重。

其次就是交通问题,这也是跑者非常看重的。因为交通的远近,便捷,出行成本都是要考虑的问题。比如要去跑普洱100,对于北京的跑友来说就太远了,如果报一个北京100公里的比赛,那么跑者的成本就会非常低。所以交通是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第三是时间问题,如果比赛正好安排在假期,那么时间成本就不会考虑那么多。如果比赛需要三天,那么跑者可能就需要请假参赛。对于很多上班族来说比较困难。

第四是价格问题,这个额至少在当下是跑友比较看重的。目前国内100公里赛事的报名费普遍在1000元左右。如果比赛的早鸟价是600元,那么跑者是非常高兴的,因为他们会觉得很划算。

主持人曲怀:现在有两个问题,嘉宾自己选,第一个是2018年越野跑那么多比赛,报名费高低不同,报名费是如何定的?第二个是办比赛是否赚钱?

章超慧:有一年我参加波尔多红酒马拉松,去之前我就看杜明睿老先生写的如何在补给站把机票钱喝回来。我自己觉得酒量还不错,但是没有在比赛的时候喝过,去了后才知道喝不下去,也喝不回来。我和何教授是同一体型的,是不是在补给上想吃回来咱们都特难。

何润宇:吃是跑步的一部分,但是不能因为吃把跑步这个事情冲淡了。跑者主要享受的是跑的过程。

章超慧:办赛事不挣钱,但是我比较欣慰的是我们自负盈亏,无法形成完整的盈利,但是我们能活,但是未来能不能活的更好我们也在努力的挣扎。报名费是不能满足赛事运营的,大概能占赛事运营的30%-50%。

王焱:我们的比赛有百公里报名费600元左右的,也有1200元左右的。600左右的是政府补助的项目。爱江山自己的168公里的报名费是1290元。这在国内也是很贵的。然而爱江山自己168得报名费占运营费用的30%左右。这项赛事后期的工作量非常大。我们也不会从北京往外面跑了,因为服务城北特别高。对于跑友来说也危险。如果一个赛事公司报名费能够挣回成本,那么他的口碑一定不好。首先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是必须的,如果你要在能够给跑友补贴一些,跑友基本上就满意了。

我们没有商业公司的背景,我们经营的压力回答一些。不过爱江山也融过资,如果不融资可能我也就座不在这里。2019年是爱江山的第五个年头,前面四年我们的经营在不断的转好,到2018年,爱江山基本上没赔钱。但是之前我们每年都是数以百万的赔钱。我觉得而只要做一家事,能够坚持的久,早晚能赚到钱。但是能否坚持住,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第一个考验本身钱的多少,第二是考验耐心和信心。我们活到了第五年,一般获过第五年就不容易死了。第五年也是比较关键的一年。

主持人曲怀:接下来的问题给费总,您手里那么多数据,他们对赛事的发展是否能提供很好的基础?

费西:在三五年前,大家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明显的增长趋势,但是最近两年,整个越野市场进入了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发展体系。

主持人曲怀:越野跑报名的人次是多少,您能否透露个数字?

费西:2017年我们发过一份报告,我们预测越野跑国内一年大概有30万人次参赛。2018年比整个数字高一点,但不是很多。

主持人曲怀:看这个增量和基数,越野跑整个项目未来呢2-3年能否发展?

何润宇:一个行业有他的成熟过程,我们也叫生命周期。这几年越野跑处在一个爆发的状态,就和人谈恋爱一样,有热恋的时候,但是热恋是不正常的,人总是热恋谁也受不了。我作为一个运动员也在成长,有过热恋的经历后,我们也要沉下来,开始过日子。过日子就是一个常态,一个行业会有热恋的疯狂,也会进入到一个稳定的发展期。看上去可能不那么火爆,但是成熟才有魅力。刚开场的时候谈到了口碑,口碑我们也有考虑。我们教授跑团都在高校中,有教学,有科研。我们也在想如何给路跑,越野跑做一些评价。在技术手段上我们是可以做到的,所以以后我们可以和酷跑合作,可以为整个行业做些工作。

一个行业的成熟和发展是靠多方面的,包括赛事公司,包括辅助的公司,包括跑友。作为跑友我也想回答刚才说的价格问题,我曾经写过一个帖子《我没有钱,所以我要报一些比较贵的比赛》,如果同样的赛事公司在同样的时间举办两场不同的赛事,我会选择好比较贵的赛事参赛。

赛事公司不能欺负运动员,参选选手也不能欺负赛事公司。一个行业的完善需要双方扶持。我觉得让赛事公司挣钱,运动员才有好的赛事参加。我也希望好的赛事公司“理直气壮”的要比较多的参赛费。作为跑者可以高兴的去交报名费,我们可以共同打造中国拿得出手的,让别人点赞的精品赛事,这样一个行业才能更好的发展。

主持人曲怀:不同人有不同的报名需求,哪类比赛最受跑者欢迎?

费西:回答这个问题前,我先简单介绍我们是如何在报名时做出最准确的判断。我们给用户推荐比赛会做几件事情。

第一, 我们要非常准确的告知用户赛事组织方的背景,及赛事的历史。

第二, 我们有对赛事的评价体系,这个信息可以帮助用户判断以往的过程是怎样的。

第三, 组委会在和我们沟通的时候,会有一个框架性的要求,一个完整的比赛推给用户必须要具备那些条件。

比如一个上海的跑友到崇礼参加比赛,他需要一个完整的信息判断。当这几个问题都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才可以拿到用户面前。

哪什么样的比赛用户比较喜欢呢?主要的规律非常简单,一项赛事有很多年的历史和影响力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是商业公司,也会把优质的资源分配给优质的赛事。其次,对于新比赛来说,即使办赛公司之前的赛事办的多么好,也不能保证新的赛事会广受欢迎。我们在操作的时候,更多会给比赛举办地附近的跑友推荐比赛。因为每一个比赛几乎一般的参赛者都是当地的跑友来消化的。所以我们赛事公司在选择举办赛事的时候也要注意当地跑友的基础。同时也要结合比赛举办的消费水平。

主持人曲怀:如何增加比赛的魅力?

王焱:我们办赛的时候希望路跑比赛规模增大,但是对于中国的地形,情况而言,越野跑不太适合太多人一起参加。崇礼比较例外,因为崇礼的道路比较宽。比如说北京,北京有很多山路非常窄,只能通过一两人。如果一个比赛同一组别要是超过600人都会感到很挤。可能要分好几枪体验才会好,但是分枪起跑对排在后面跑的快的跑友非常不公平。所以我们要根据赛道情况,周边住宿等情况设定比较合适的目标。比赛报不上名额,对于比赛来说也是一种宣传。

我们本身不打算从跑友身上挣钱,只要能够达到基本目标就好,再多我们也不是特别的在意。如果规模太大可能造成口碑下降。比如比赛已离开公里就出现“堵车”现在,就有跑友会吐槽。对于办赛方来说并不好。我对越野跑没有做特别大规模的愿望。

何润宇:中国越野跑的瓶颈并不是运动员和赛事公司。问题是观众,中国的赛事没有观众。如果你你参加欧洲的赛事,男女老伤摇着牛铃为你加油,这种景象对于跑者非常美好。中国的观众更多的是很奇怪的看着你。在欧洲只要有人,你会感到非常美,观众都会为你鼓掌,让你感觉非常爽。所以这种互动性欠缺。一个产业适合多维的。需要一种越野文化的熏陶和培训。

章超慧:一个比赛要更多的深入人心。我们也在做培训的内容。现在我们的数据统计的很好,35-45岁是主要的参赛年龄段。他们工作压力大,需要释放。但是未来,我们的年轻人在哪里?为此,在我们的比赛中已经有了青少年组。我们也会做训练营,给路跑转越野的小伙伴。但是这样做还是慢,效果也不明显。往往青少年租我们开放100人,结果就报了30人,还是那种家长比较心大的。尽管如此我们依然坚持在做。我们要考这个行业承载我们的梦想,事业,甚至是生意。赛事方必须要这样做,打造IP。

我们也在考虑如何让选手在赛地滞留,让他们自己通过跟老百姓住宿的交流,购买的交流和其他方面的互动。跑友和当地居民互相建立起情感来。这样才能把比赛和赛地的粘性建立起来。

主持人曲怀:之前总结了越野跑的现状,大家都是很艰难的前行。除了这些,2018年中国的精英运动员的表现,可以说给越野跑这项运动打了一针鸡血。比如UTWT年终女子冠军是姚妙,祁敏是男子第三。包括贾俄仁加在UTMB上获得OCC组的冠军。给位如何看中国越野跑精英选手的发展?是否能更好的推动这项运动?

何润宇:2018年中国很多精英运动员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这两年高手出现的速度也很快。在国际赛场上屡有斩获。我觉得特别好的一点是培训机制的问题。这些高手并不在体制内。虽然是野蛮生长,但是这种野蛮生长长得又非常好,这是值得高兴的。另外这些野蛮生长的职业运动员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还有一些自由生长的非职业运动员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这两方面合到一起,才是最可喜的。

王焱:特别同意何老师的观点,2019年和2020年之后我觉得咱们精英选手还会继续大量涌现。因为这些选手不是靠国家培养的。现在越野跑的基数很大,咱们就是一个金字塔,底座很大。我记得我们刚刚跑越野跑的时候,我的水平算是跑的比较快的,还是站过台的,现在我也不用那么努力了,也说明咱们国家越野跑的水平在提高。

费西:我觉得越野跑在做国内的兴起,并且非常蓬勃的发展,精英选手带动的关系非常大。任何一项运动他在普及的过程中,明星选手的推广有很大的作用。去年中国选手在UTMB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针对于2018年整个越野市场激活的力度非常非常大。在这样一个环境下,越野跑又是民间兴起的运动,这也决定了大家的自发性非常强,好的苗子涌现的可能性更大。我相信今后会有更多的优秀的中国选手站在世界舞台上。

章超慧:我在2017年参加了UTMB OCC组别的比赛,因为是OCC选手,我全程观看了整个UTMB比赛的发抢。当时我特别感动的是,前100名选手有特殊的入场仪式,UTMB的等候区和检录区是在后面的,但是前100名选手可以从冲刺的方向走过来,其实我们认识的国际的越野跑的大咖比较有限,他们走过人群享受欢呼声的感觉非常好。从哪一年回来后,我们的比赛也成立了精英跑者的群,在我们的香山比赛中会免费邀约来参加我们的比赛,感受比赛,努力营造赛场氛围。然而他们所穿的赞助商的衣服、补给、训练等都会成为话题,这个给比我们宣传的效果更好。只有有了明星,有了领袖,这个行业才会不断的发声,不断的形成影响力。

主持人曲怀:除了赛事方,所有的赞助商对这项运动的推动起着非常积极的作用,他们投入了资金,装备,宣传资源去推广这项赛事,才有了越野跑的今天,最后请各位用一句话来表达对2019年中国越野跑的希望。

何润宇:越野跑赛事会慢慢成熟起来,我们跑者也会慢慢成熟起来,当越野跑变成生活的一部分,变成让大家非常喜欢的行业。希望2019年越野跑能在成熟的过程中,有更多的亮点。

章超慧:未来咱们共同努力,团结起来力量更大!

王焱:希望2019年越野跑“稳住”

费西:从数据上看2017年和2018年越野跑发展的非常平稳,经过两年的平稳期,2019年应该是一个越野跑的爆发点,希望2019年能够带来更多的惊喜!

主持人曲怀:感谢大家收看由搜狐跑步和三夫赛事共同主办的2018中国越野跑论坛!下次再见!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跑步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搜索公众号 paobusaonian 了解更多跑步资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