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币圈往事 | 风云十年

原标题:币圈往事 | 风云十年

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结局却是宿命的必然

系统崩塌

零八年的五月十二日,汶川地震中一位刚从废墟中被救了出来的幸存者,还未来得及擦干脸上的泥污,在担架上焦急万分的道出了千万股民的心声:大盘涨了么?参与救援的志愿者紧紧握着这位置生死于不顾的韭菜,长叹一声,兄弟,命要紧,我也套着呢

地震后坍塌的废墟彷佛是那一年股市的写生。零八年属于天干地支中的戊子年,该年无春,万物如濒临死寂,一切都在崩塌。

A股市场,国家救市的力度丝毫不亚于震后救灾,一年之内两降印花税,但也依旧无法阻止股市飞流直下,从关灯吃面到滴蜡复盘,股市的贡献就是论坛里的新成语,满屏的绿色却看不到丝毫生机,这种嘲讽多少有些魔幻现实主义特色,大盘直奔千点而去,那位在地震中逃生的股民,终究没逃出股市的崩塌,哀莫大于心死,与他一起淹没的是亿万抱有幻想的中产。国际金融市场更是愁云惨淡,层层包装的金融衍生品已经让所有人迷失在房价上涨的虚幻中,这一切都在零八年开始幻灭,次贷危机风卷残云般的吞噬着全球的金融系统,华尔街五大投行破产倒闭,其中最为著名的是雷曼兄弟,这家公司成立于1850年,在我们的时间轴上,那一年是清宣宗道光三十年,这个兄弟单位作为金融市场老牌投行,起于清末熬过民国成长于新世纪,屹立百年,依然没能活过零八年。

中心作恶

金融系统就像人的身体,健康的时候你丝毫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一旦生病时,才会意识到健康的重要性。病来如山到,去时如抽丝,金融系统崩塌时,产生的群体的阵痛,就像来了大姨妈的女生在冬天夜里失足掉河里然后挣扎着爬上岸却看到男朋友抱着自己的丑逼闺蜜……

现代金融体系形成于二战之后,当原来的世界大国都在战争中消耗殆尽时,美国成了最终的赢家,通过战争这个特殊渠道,当时全球四分之三的黄金因为避险流入美国,战后由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协议确认了美元黄金的霸权地位,其他四十多个国家签字确认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用而生,一个中心化的世界金融体系拔地而起,成为这个星球上所有金融活动的瞄点。

那一年的纽约地下金库紧急扩建了三次,每天搬运黄金的车排成了长队,那场面只有新开工的楼盘旁排队的拉土车才能媲美,夜晚开着灯的车队就像带着闪光鳞片游走的巨龙。

当时已经如日中天的美国在军事以及财力方面都几乎是碾压世界各国,怀特协议的胜出是美国的意志。那会儿,美国是地球村的村长,政治觉悟要求世界金融体系要有看齐意识,直到目前,美联储打个喷嚏世界各国金融体系都要递张纸巾过去,中心化的体系中这就是江湖地位。美国当时承诺全世界货币和美元汇兑,美元与黄金挂钩,通过黄金储量来控制全球货币总量,然而一切经济发展都不如印钞来的快,很快布雷顿森林体系在全世界整装待发的印钞机面前奔溃,至此全球进入政府信用背书的通胀金融时代

当年在布雷顿森林协议中败下阵的凯恩斯,可能永远不会想到,若干年后,他的理论成为全世界宏观经济学的瑰宝。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都不用翻开看书的内容,光是名字就够全世界用一百年。书名里既有问题,又有答案,如何解决就业和利率问题?答案是货币通胀。一字之差就可以解决全世界所有宏观经济遇到的问题。

大师就是大师,我相信很多经济学家,除了封面,没有翻开过哪怕一页。

凯恩斯写宏观经济学传世巨著《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是在1936年,彼时美英刚走出1929年的大萧条,触目惊心的通缩让所有的经历着心有余悸,大家都知道就业很重要,利率也很重要,解决办法就是货币通胀,于是零八年小布什的一万亿美元刺激计划,天朝的四万亿陆续上马,在过去的十年中,世界六大央行整整超发了十五万亿美元的货币,相比于挂钩实物黄金,在负债表上增加几个数字显然容易的多,没有什么问题是印钞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么就再印一点。

世界经济要发展,但目前还没有找到一个既能让经济快速发展又让其结构得到优化的方法。每次经济发展一减速,政府就重回发币举债投资刺激增长的老路。

一减速就刺激,

一刺激就危险,

一危险就刹车,

一刹车就减速。

正如地球是圆的,所有的路,终究会回到原点。

水多了加面,面多了添水,对于印钞引起的通胀,每个人都清楚长期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凯恩斯爵士给自己的理论找到了闭环的解释,大师说长期来看,我们都会死掉的,你们现在还担心通胀么?

这样一想好像也不那么担心了…..

往往是避免了黑天鹅,但缓缓走出来一只灰犀牛。中心作恶,世人皆受罪,又无可奈何。

破土而出。

通胀,借贷,杠杆,汇率,天平往往倾向于拥有更多资源的富人,我们习惯把各种资源定位成资本,这些资源的掌握着就是资本家,资本本身具备极强的虹吸效应,贪婪而又极度贪婪,因此在资本中心化和权力中心化的维度里,底层没有任何竞争优势,马太效应造就贫富分化进一步拉大,他有的让他更多,他没有的要把他原有的也夺过来。

我们要吊死资本家,而资本家为了赚钱会卖绳子给我们。

韭菜如蝼蚁,但也有感知,在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两个月后,中本聪携比特币C位出道,从白皮书的发布,到创世区块的诞生,全世界金融体系礼崩乐坏之际,一群从精神乌托邦中走出来的密码朋克开始建立理想的国,这一切看似偶然的凑巧,确有着必然的宿命,中本聪如白衣骑士,拉开了自由主义者拯救世界的序幕。

时间进入到一零年五月,一个小女孩正在自家厨房里踮着脚伸手够放在餐桌上那个披萨,那天佛罗里达的天气如小女孩的笑容一样温暖宜人,这个画面永远定格在世界金融的历史中,越是伟大的事情,看起来越是那么平平无奇,那个普通的日子里普通的午餐时刻,比特币将传统世界撕开了一条缝,闪身而入,小女孩手里的披萨是她的程序员老爸花一万个比特币换来的,至此比特币在现实生活中拥有了购买力,那天的创世价格折合0.003美金,之后比特币价格在一七年最高涨到近两万美元,按照涨幅来计算,整整有600万倍。

那天被称为比特币披萨日,想必那个价值两亿的披萨:真香。

按照媒体的套路,肯定是会采访这位一顿饭吃掉数亿美元的程序员,回答如下:

我并不后悔,因为我认为我的这个行为是伟大的,这是我参与比特币发展的一种方式。我知道,如果我可以使用比特币购买食物,那么它就跟其他的货币一样,我们就可以靠比特币生活。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佛罗里达升起的朝阳洒在这位程序员的格子衬衫上,散发着比特币魔力般的光芒,至此,数字货币风云十年,正式拉开了帷幕。

比特币打赏地址:

1K2hbSJtY7JPcpr6xpwMpUnES7dqTSRk7w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