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封杀接二连三,如此脱离互联网开放精神的竞争总是有失体面

原标题:封杀接二连三,如此脱离互联网开放精神的竞争总是有失体面

文|邻章

“开放是网络内在的精神;没有开放,就没有网络。”硅谷精神教父凯文·凯利在其代表作《失控:机器、社会与经济的新生物学》中如是说。但反观当下互联网现实,却能发现这种内在的开放精神似乎正与我们渐行渐远,各大互联网巨头们都开始以资本、流量为纽带,扎起一座座篱笆墙,形成一座座山头,一个个派系,将彼此间的大门越关越严实,不互通成为了当下互联网的显著现实。

互筑高墙,互联网开放的大门正越关越严实

这种感觉在今年1月份,显得尤为明显。

坦率来讲,今年一月份,可以说是近几年来互联网领域难得的热闹日子。前有2019微信公开课在广州开幕,“微信之父”张小龙现身“微信之夜”并发表了长达4小时的演讲,强调微信初心——一要做互联网上最好的工具,二是要让创造者体现价值;后有今日头条(抖音)、自如科技、云歌智能三家公司选在同一天发布各家试水社交领域的产品——多闪、聊天宝、马桶TMT,试图在新技术变革来临之际,打破当下社交市场的板结化格局。

但阳光背后总有阴影随行,看起来一片欣欣向荣社交互联网市场,其背后也有所谓既得利益者微信“封杀”新生挑战者的争论喧嚣于尘上。

刚刚在微信公开课上回首初心的微信扭头就在微信平台封杀了多闪、聊天宝、马桶TMT这三款社交App的下载链接。

而后,23日凌晨,微信公众号“抖音短视频App”发布《关于抖音用户无法正常使用微信账号登录的说明》公告,称:1月22日晚19时接到大量用户反馈,新用户无法正常以微信授权的方式登录、使用抖音。经紧急排查后确认,抖音自身并没有遇到技术故障,应是由于微信开放平台提供的登录服务出现问题导致的结果。由于事先没有接到任何来自微信方面的通知,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微信登录服务的技术故障,还是其他人为因素造成的结果。”

对于此次抖音新用户无法使用微信登陆的情况,南都在一篇报道中称:有微信内部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是基于保护用户体验及用户隐私安全的考虑。”

从双方言语来看,显然是在自说自话,一面是高呼微信封杀,而一面却是说为了保护用户隐私。坦率来讲,作为局外人,我们很难判断谁在撒谎。但微信近一个月来接二连三的“保护用户体验、保护用户隐私”的举措,在某总程度上也的确有着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嫌疑,诚如自如科技(聊天宝)投资人罗永浩在微博回呛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对于微信封杀的回应时,就以“反正windows他们家用MSN跟QQ竞争的时候,没有封杀QQ”,来暗指腾讯微信正在以其所占据的绝对优势打压试图挑战其社交霸权的产品。

封杀核心在于保护用户使用时长不被蚕食

从现实来说,微信的种种举措,其核心或许在于保护自家产品的用户使用时长不被竞争对手蚕食。毕竟,诚如罗振宇所言:互联网产品的竞争其实质就是一场用户对其产品使用时长的竞争。而在用户使用总时长恒定,并且互联网人口红利增速迅速下滑见底的现实下,保持自家用户使用时长不被对手蚕食就是最大的成功。

但从现实来看,腾讯系产品的用户时长在过去一年正引来一场前所未有的下降,而其用户时长的主要蚕食者就是成功抓住了短视频风口的头条系。

据第三方移动数据公司QuestMobile发布的《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大报告》显示:2018年头体系成为了用户时长争夺的最大赢家,其用户总时长占比从2017年的3.9%跃升到了2018年的10.1%,同比增加6.2%,而腾讯系却成为了2018年用户使用总时长占比的最大输家,从2017年的54.3%下降到了47.7%,同比下跌6.6%。

一个是增长6.2%,一个是下降6.6%,趋近相同的增降数据,明晰的标注出了头体系用户总时长占比增长的源动力——吃掉腾讯系的用户时长。而头条系用来吃掉腾讯系用户时长的产品,就是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在QuestMobile发布的《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大报告》中其表示:2018年,用户的使用习惯从图文向音频视频转变明显,进一步抢占即时通讯、阅读等领域的使用时间。

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说,微信取消抖音短视频直接分享朋友圈、屏蔽多闪App下载链接、取消新用户微信授权登陆,而后又相对应的重推微视短视频、在朋友圈发布入口限时推广、在7.0版本中推出视频动态,追逐短视频风口,我们就能够看出,二者的竞争核心在于短视频赛道,腾讯无法忽视以抖音为代表的头条系产品如此大幅度的蚕食掉自家用户的使用总时长。更何况,抖音在今年又推出了主打社交的多闪App,即使多闪App其成败还未可知,但错失短视频风口的腾讯,显然不会允许自己再犯一次错误。

所以是防御也好,是进攻也罢,腾讯都需要有所动作来阻止头条系这架用户时间吸食机器继续前进的步伐。

故此,从商业竞争的层面来说,做为主要竞争对手,微信取消抖音直接分享朋友圈,封杀多闪App下载链接,其实也可以说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残酷性才是商业的本质。而这也不是国内互联网所独有的特征,国外科技互联网巨头同样如此,诸如谷歌为了在智能音箱的竞争中战胜亚马逊,在此前就直接从Echo Show下架了YouTube,如此种种皆是例证。

竞争可以理解,但脱离互联网开放精神总是有失体面

但在互联网开放精神的初衷下:微信的屏蔽做法却难免有着利用网络霸权阻碍创新、打压对手、逃避竞争的嫌疑,是有失体面的。而这对于在3Q大战之后,好不容易才洗脱坏名声的腾讯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儿,与其在近几年来一直对外宣扬的“连接一切”也是在背道而驰,可以说微信的屏蔽做法,对外传递的信号不是“连接一切”,而是“连接与自己没有竞争,愿意臣服于自己的一切”。

即使从微信每每封杀都说是为了用户体验的角度来说,其实屏蔽、封杀这种行为非但没有带来所谓的用户体验提升,反而是大大的不利于用户体验的提升。毕竟提升用户体验最有效的办法,需要的是将用户操作的步骤降到最少,而不是变着方法让用户进行更多的操作,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但显然的是:微信取消抖音短视频直接分享到朋友圈,转而需要用户下载存储而后上传的这种操作,明显的增加了用户的使用成本,无端的消耗量用户的时间。而这对于一个月活跃用户已经超10亿量级的国民应用而言,如此一番操作所浪费的用户累计时间,若是将其量化恐怕将会十分吓人,而若用鸡汤文中常见的这句“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来评价,那么微信这样一个小的举措可以说已是“谋财害命”不计其数了。

事实上这也让微信在某种程度上陷入了两难局面:一方面,其作为市场参与主体,必然要应对来自于各方的竞争,否则它就会成为下一个被打垮的对象;但另一方面因其所具备的庞大用户基数和广泛的连接性,使其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角色已不可否认。这使得微信不仅仅需要考虑自己所面对的竞争,更需要承担其做为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服务而应尽的责任义务——不能以其领先优势打压、抹杀竞争对手,这就好比中国移动不能以用户体验之名,屏蔽来自中国联通、电信的用户来电。

在此,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者,需要的是腾讯拿出更为“优雅”的方式予以应对,而不可万事儿皆以屏蔽封杀了事。诚如齐鲁晚报在评论文章中所言:“每个互联网巨头,都想追求市场的优势地位,筑起属于自己的高墙,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有一点,不得绑架用户,应该是商战的底线。”

注:本文所有图片源自网络。

文|邻章【微信号:ZLxgic,微信公众号:TMT317】欢迎添加关注!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人系独立撰稿人,腾讯科技2016年年度新媒体,关注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文章在虎嗅、钛媒体、界面新闻、百家号、搜狐科技、腾讯、雪球、品途商业评论、今日头条等30余家平台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