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被嘲“华语乐坛的体操健将”,但始终屹立不倒

原标题:蔡依林被嘲“华语乐坛的体操健将”,但始终屹立不倒

去年年底,蔡依林发行了第14张个人专辑《Ugly Beauty》。从最初的少女偶像,到后来成功转型为唱跳歌手,蔡依林一直以来都是娱乐圈的宠儿、口碑界的毒药。

尤其是从《舞娘》专辑开始,因为蔡依林更多将关注点侧重于视觉内容,再加上她经常会在MV和演唱会上融入有体操元素的舞美,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一些媒体嘲讽为华语乐坛的体操健将。

但就是这么一位“体操健将”,却在华语乐坛一直屹立不倒,甚至成为台湾地区流行工业的一种象征,这其实已经不能用单纯的包装、营销来解释。如果说一个歌手,能够在最开始出道时,凭着一时的颜值、才华、音乐与造型的新颖度,甚至那些幕后的八卦新闻和炒作,来赢得一时的人气、流量及话题,那么能够一直走到很后面的歌手,一定是努力与实力缺一不可。

蔡依林就是很好的例子。

听到台湾流行乐的现在和未来

《Ugly Beauty》虽然是一张蔡依林的个人专辑,但其实与她之前的几张作品有点类似,这其实还是一张团队集体创作的专辑,甚至可以说,这张专辑是当今台湾地区流行乐审美和水准的一种展现。

在这一点上,其实现在的蔡依林和陈奕迅非常相像。只不过前者代表台湾地区的流行乐,而后者代表香港地区的流行乐。

和中国内地更为多元和庞大的产业体量不同,目前台湾地区和香港地区的音乐行业,相比之下更像是一个小圈子。除了像周杰伦这样的唱作人,会在自己创作的基础上形成一个相对固定的合作团队之外,像蔡依林、陈奕迅这样演唱属性更突出的歌手,则就会充分利用自己的乐坛地位,去争取最好的资源合作,让作品在自己的主场拥有绝对的优势资源地位。

比如这几年陈奕迅的粤语专辑,几乎已经和所有香港顶尖的音乐人合作,比如郭伟亮、C.Y.Kong、卢凯彤、恭硕良、岑宁儿、邓建明、苏德华、刘诺生、黄贯中等等。想要知道现在的香港流行音乐的创作和制作水准,听陈奕迅的粤语专辑,就是对当下港乐最好的了解。

而在蔡依林这张专辑里,云集了吴青峰、阿信、宋念宇、剃刀蒋、陈星翰、倪子冈这些新老音乐人,他们也代表着目前台湾流行乐的顶尖创作水准。现在的蔡依林除了会用顶级资源之外,更把自己的专辑当成一个资源平台,从而在《你睡醒再看》这样的作品里,顺势推广了像黄子源、何宇胜和米奇林MCKY这样更新生代的音乐人。

要知道在如今的台湾音乐圈,能够运用如此顶级本地音乐人资源的女歌手,除了蔡依林,也就只有另一位天后张惠妹了。

用另一种方式制作专辑

在蔡依林的身上,常常会包括多元化的融合。比如从《舞娘》时代开始,蔡依林的音乐就不那么“纯粹”了。别的歌手唱歌就是唱歌,但蔡依林却在自己的作品里,融合了大量的视觉元素,这些元素甚至已经成了作品主题和内容的一部分,成为创作中另一种形式的词和曲。

这其实也可以说是多媒体艺人的显著特征,而这种音乐的多媒体化,蔡依林远非孤例。像欧美天后Lady Gaga就是此中大神,甚至一直被认为是人文摇滚象征的“平克•弗洛伊德”,他们的摇滚乐,其实同样常常和视觉相结合,从而让迷幻摇滚更迷幻。

而到了《Ugly Beauty》这张专辑里,还可以看到另一种多元特征,那就是音乐创作的集体化。比如整张专辑没有一首作品来自于同一个音乐人进行词曲创作。甚至很多作品,都是由超过三四位的作者共同创作。这也是目前欧美乐坛非常常见的创作模式,让原本表达单线条的作品,可以呈现更多复合性的特征。

与此同时,蔡依林也参与了《玫瑰少年》《你睡醒再看》等作品的创作。虽然并不是独立完成创作,但这种创作参与,其实也让蔡依林在自己的新专辑里的角色定位不再仅仅只是一个歌手,而是一个团队的领队,主导概念的方向和执行,也让专辑的音乐美学有很强的个人印迹。

专辑里的音乐国际语境

虽然大部分都由台湾地区本土的音乐人完成创作和制作,但《Ugly Beauty》同样是一张有着国际化语境的专辑。而这,也可能是未来几年华语乐坛的主流操作。

蔡依林这次在新专辑里,除了继续重用上张专辑就有合作的“音乐鬼才”陈星翰,还主推剃刀蒋这位新锐的嘻哈制作人,再加上米奇林MCKY等参与的作品,也使得这张专辑有了一定的嘻哈元素。而在如今的欧美主流乐坛,这种融合嘻哈和电音的跨界玩法,早已经蔚为主流。

其实,剃刀蒋和米奇林MCKY等人,此前就已经在台湾四大嘻哈音乐厂牌:本色、混血儿、人人有功连和颜社之外,组建了堪称第五大的厂牌:新乐园(ForbiddenParadise)。而这个厂牌的建立初衷,就是突出旋律性和音乐性为主的R&B及嘻哈音乐。

这也让蔡依林和剃刀蒋等原本的独立音乐人,完成了主流与独立音乐的互相渗透和转换。蔡依林可以凭借剃刀蒋等音乐人,让自己的作品变得更特立独行,而剃刀蒋等独立音乐人,又能够借助蔡依林平台,推广嘻哈音乐文化,以及更高级的流行乐。

于是,这张《Ugly Beauty》就有了属于自己的音乐型格,至少在台湾地区的主流音乐领域,这张专辑在同领域已经做到没有竞品。《恶之必要》和《怪美的》里的Trap、《玫瑰少年》里的Tropical House、《你也有今天》里的Moombahton等等元素,体现的就是当今国际化语境下的制作逻辑。

不再是台湾乐坛传统的抒情芭乐,也不再是早几年阿弟仔那样的乡土电音,《Ugly Beauty》已经是一张完全基于EDM时代的流行唱片。而即使你可以用电音舞曲来称呼这张专辑,这张专辑里的舞曲成分,也因为Trap元素的大量融合,早已经和街饮及休闲服饰店里的那些迎客曲,有了本质的区别。

一张高级的流行唱片

Lady Gaga在2013年曾经发行过一张名叫《ARTPOP》的专辑,其实这张专辑的名字,同样可以用来形容蔡依林的新专辑。再往前推,另一位老资格的欧美天后麦当娜,做的其实也是类似的事。那就是:她们虽然做的都是流行乐,甚至包括了很多舞曲成分的作品,但她们却尝试在流行作品里,承载更多思想的内容,让音乐因此同样可以有波普文化的特征。

这次的蔡依林,在《Ugly Beauty》中解读的,恰恰是她眼里的Beauty。《恶之必要》在音乐呈现上的暴力美学,所突出的就是一种压抑与释放的矛盾情绪;《如果我没有伤口》则是对于爱情问题更复杂、深邃的探讨;《消极掰》则是用一种看似消极的情绪,表现出一种积极的能量……

和上一张专辑呈现社会现象不同,《Ugly Beauty》是一张以女性视角自问自答、自我探寻的唱片。这里没有大而空的人文情怀,却是对当代女性视角和世界,一种很典型的标本记录。真实中又富有想象力,让流行音乐可以跳出单纯情歌的无趣,从而有一种更立体的外延。

这对于一张流行音乐唱片,其实已经足够了。

文 | 爱地人

本文刊载于2019年01月25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C6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