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亿人撑起的中国最强IP,打遍世界无敌手!

原标题:11亿人撑起的中国最强IP,打遍世界无敌手!

作者:沈三万老沈

在中国,有一个存在,被称为中国最强IP。

它走过了三十五年的历史,有人爱了它三十五年,有人逐渐对它无感,有人将它视作吐槽的快乐源泉,但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它的地位即便放眼全世界,至今依然无可撼动!

2014年,CNN报道,美国人以为1.1亿人观看的“超级碗”橄榄球冠军赛是全世界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但万万没想到,这一年,中国一拿出一年一度的最强IP,立刻吸引了足足7亿人观看!轻松就将美国1.1亿人次的数据甩出了几条街。

它就是:春晚!

春晚从1983开始!

说起春晚,就不得不提到它的开山鼻祖:1983年的第一次春节联欢晚会。正是这一届春晚,在央视冒着极大的风险、各位领导顶住了巨大的压力、各方参与人员献出集体智慧的情况下,开创了中国顶级IP的历史!

这届春晚,能说的故事太多了。

首先,不得不提的就是春晚第一代导演黄一鹤。

那一年,黄一鹤49岁,没有领导的架子,连拍出来的照片都很喜感。就是这样一个平易近人的人,提出了一个惊人的想法:直播春晚。想法一提出,当即在台里造成轰动。直播是不可控的播出形式,央视以前吃过大亏。黄一鹤敢提,已经让人大跌眼镜了,然而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台长王枫竟然批了!

下图左一就是台长王枫,一个外表笑哈哈、内在顶住无数压力、开创了春晚历史的央视老领导。

王枫批准直播春晚的消息公布后,舆论哗然了。媒体人、老百姓,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着原因。有人说是因为中国家庭电视数量增长了,有人说是因为全国文化氛围逐渐开放了。最后王枫自己出来辟谣了:都不是!因为要做录像春晚就需要钱,台里没钱了!

人们这才发现,当时录像机技术刚起步,一个磁头就要3万美元,央视要保障日常节目的录像播出,确实没钱弄春晚了……

黄一鹤大概是为数不多的因为“台里穷”而做梦都笑醒的央视导演了,他的直播梦就此实现。黄一鹤和导演组在缺钱、缺人、甚至缺道具的情况下,硬是拼出了一台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春晚。

比如,主持人没漂亮衣服?自己买!

1983年,刘晓庆才32岁,被定为第一届春晚的主持人之一,是当晚四位主持人中的唯一一位女主持。据刘晓庆回忆,当时的演出服很多还是演员自带,她特地跑到香港买了两件红色带纽扣的衬衫。这身装扮后来在全国引发了模仿风潮,被称为“晓庆衫”。

比如,表演人数不够?那就一个人多表演几个节目!

在当今春晚,无数明星把“能够在春晚上露一秒钟脸”看成是无上的光荣,只要能露脸就行,时间再短也行。然而,在1983年,一个人表演几个节目却是常态。

  • 在那一年,李谷一一个人就唱了7首歌!并且7首歌都是独唱!这样的记录至今无人能破。
  • 在那一年,小品还不成熟,几乎是相声的天下。一场春晚4个小时,光相声就占了1.5个小时,这在今天几乎是不可能的。
  • 在那一年,说相声的姜昆、马季不仅要干老本行说相声,还承担起了主持人的责任,因为黄一鹤觉得,春晚是个热闹的节目,正襟危坐的播音员一上台就死板板的,还是得用拥有“插科打诨”祖传手艺的相声演员。

就这样,黄一鹤东拼西凑地搞出了首届春晚,其后来造成的成功令人咂舌!单单收视率就达到了惊人的60%,更重要的是,那一年的春晚竟然还没有广告植入。

是的,广告。

在60%的惊人收视率下,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个未来中国最强IP的潜力:广告!

从此以后,伴随着春晚一骑绝尘的收视率的,还有各大商家纷至沓来、开创天价历史的春晚广告史。

春晚经济!

如果熟悉央视广告历史,就会知道,“浓眉大眼”的央视在搞广告上很有一套。

1994年,掌管央视广告信息部的是一位叫谭希松的女强人,在她任内,央视的年度广告收入从不足10亿元一跃突破了40亿元,从此确立了央视在中国电视媒体界的巨无霸地位。谭希松使出的绝招就是,将央视的黄金时段拿出来进行全国招标,并且给投标金额最高的企业赋予了一个怦然心动的名字:标王!

称王夺标,向来是中国企业家戎马一生的梦想,以一掷千金的豪气干云,获取举国瞩目的喝彩,何等威风!

从此,在谭希松主导的梅地亚投标之地,留下了无数标王的名字:孔府家酒、秦池、爱多VCD……

然而令人唏嘘的是,梅地亚标王中的很多人,在金光闪闪一夜之后,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了。这时候,人们往往会想到它的同胞兄弟:春晚标王。

和“激情燃放”的央视梅地亚标王比起来,央视的春晚广告无疑“低调”许多,它聪明地不搞“称王夺标”那一套,用的名字也朴素得像个老实人:赞助、冠名、支持、战略合作……

事实证明,在中国这片五千年历史的古老土地上,越踏实,越有前途,越低调,越能走长远。

三十五年来,春晚广告屹立不倒,不仅永远吸引着当下中国最强劲的商业主体一掷千金,更成为了“中国经济晴雨表”。

  • 80年代,春晚广告被“老三样”中的钟表厂商和自行车厂商包揽,康巴斯和海鸥轮番上阵。
  • 90年代,家电厂商以汹汹气势登场,海尔和美的在春晚广告历史上杀得刺刀见红、头破血流。
  • 新世纪初,酒品牌以当仁不让的“大哥”气势成为了新一代春晚广告霸主,国窖、五粮液、郎酒、洋河梦之蓝开启了一个时代的混战。
  • 近年来,传统企业让位于新的巨头——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腾讯,这些沉默的巨头手握惊人现金流,开启了春晚广告一掷上亿的新巅峰!

在这背后,造就的是“春晚经济”的空前繁荣。

2002年,春晚广告收入2亿元;2006年,接近4亿元;2010年,达到6.5亿元;2018年,单单是淘宝一家就掏出了3亿元贡献给了春晚!

而春晚也没有辜负商家的真金白银,2018年,春晚观众总规模达11.31亿人次,放眼全球无对手!武侠小说中的独孤求败也不过如此。更重要的是,与梅地亚“标王”失败居多的例子不同,春晚广告商的回报可说是又惊又喜!

2014年,微信支付远远落后支付宝,斯文的马化腾在急得团团转的情况下想到了一个惊人的点子:与春晚合作,捆绑微信摇一摇功能,推出红包摇一摇。2015年,马化腾再接再厉,继续抱住春晚大腿,微信摇一摇次数达到了72亿次,峰值每分钟8.1亿次,差点把有“中国最强大服务器”之称的微信服务器搞崩溃。从此,微信支付追平支付宝,马云布局八年的支付宝,被微信抱住春晚大腿一夜颠覆,马云对人说,我这是被偷袭了珍珠港……

“春晚经济”的实力,可见一斑!

一个时代一个梦!

从第一届春晚的东拼西凑,到如今春晚的“打遍天下无敌手”,我们看到的是几代春晚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拼杀之劲。

或许对将来越来越年轻的观众来说,春晚更像是一个符号,而非一个必须,但我们相信,每个时代都将造就那个时代独有的记忆,这份记忆将永远撑起那一代人的尊敬与包容。

全国各地的朋友们,今年过年您还会看春晚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