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西汉第一次将匈奴人打得大败的不是卫青霍去病 而是他 一介文臣

原标题:西汉第一次将匈奴人打得大败的不是卫青霍去病 而是他 一介文臣

大汉和匈奴一直战争不断,这让大汉在和匈奴作战时,产生了无数光耀千古的名将,飞将军李广,七战七捷的卫青,天才将军霍去病等等等等……

而在汉景帝时期,有一位雁门太守,他是文臣,可是却也成为了一个让匈奴人听到他名字就害怕的能臣,这个能臣叫郅都,一位名气不大但很了不起的人物。

郅都是西汉时期河东郡杨县(今山西省洪洞县东南)人。他是古代酷吏之首,将他排酷吏首位并不是因为他手段残酷排第一,而是他的功劳排第一。后世的张汤、来俊臣都是有名的酷吏,也要说对国家对民族的贡献,他们拍马也不及郅都。

郅都一开始是汉文帝手下的郎官,他自身非常廉洁守法,不翻开私人求情的信,送礼,他不接受,私人的请托他不听。他常常自己说:“已经背离父母而来当官,我就应当在官位上奉公尽职,保持节操而死,终究不能顾念妻子儿女。”

郅都的所作所为完全可以用后世林则徐的那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来形容。

汉景帝时,郅都当了中郎将,一次他陪景帝去上林苑,景帝的宫人贾姬到厕所去,野猪突然闯进厕所。景帝示意郅都去搭救,可是郅都不去,他说贾姬死了还会有李姬、王姬……可要是他离开了皇帝,让皇帝受到了伤害,那天下怎么办?社稷怎么办?

窦太后听说了这件事,赏赐郅都黄金百斤,景帝从此重视郅都。

西汉初年,朝廷奉行无为而治,可是豪强贵族的势力却急速膨胀,有的居然横行地方,蔑视官府,不守国法。济南郡的大姓宗族共有三百多家,强横奸滑,如瞷氏家族,仗着宗族户多人众,称霸地方,屡与官府作难。于是汉景帝任命了郅都为济南郡太守。

郅都到了济南郡后,就拿了不少作奸犯科的豪强开刀,把瞷氏等几个大姓家族的首恶分子全家都杀了,其余的大姓坏人都吓得大腿发抖,不敢再与官府对抗。过了一年多,济南郡路不拾遗。

公元前150年(前元七年),郅都晋升为中尉(武官职位),掌管京师的治安警卫,亲领北军。当时汉景帝为恢复国家实力,实行“减轻徭役、降低赋税”的政策,因而使百姓安居乐业,极少有百姓犯法。犯法者多为皇亲国戚、功臣列侯。郅都施行严酷的刑法,不畏避权贵和皇亲,凡犯法违禁者,不论何官何人,一律以法惩之。列侯和皇族之人见到他,都侧目而视,称呼他为“苍鹰”。不过郅都非常喜欢这个称号。

而且郅都执法真正做到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景帝的弟弟梁王刘武,仗着窦太后的宠信和剿灭七国叛乱的大功,生活奢靡,目无王法,这些也就算了,他以为自己功劳大,并得到了窦太后的支持,有资格做皇帝,可是朝廷里却很多人反对他做储君,他竟然派人到京城里刺杀了十数位反对立他为储君的大臣。郅都很快就破获了这十几起刺杀案的元凶,竟敢亲自到梁王那去要指使刺客杀害大臣的梁王最宠信的谋臣。

原太子刘荣被废后,贬为了临江王。他竟敢侵占宗庙地修建宫室,这可是犯了死罪的大罪。而郅都竟敢将他收押审问。刘荣恐惧,请求郅都给他书写工具,要直接给汉景帝写信,表示谢罪,郅都却告诉官吏不给他书写工具。窦太后堂侄魏其侯窦婴派人暗中给刘荣送去书写工具。刘荣向景帝写信谢罪,信被郅都发现,被没收了,刘荣恐惧便在中尉府自杀身亡。

窦太后觉得是郅都逼死了她孙子,对她很不满,要求景帝严惩他。于是景帝将郅都贬为了庶人,可是在他回乡的途中又下了圣旨,命他取做雁门太守。

天下九塞,雁门为首。雁门是拱卫京都、屏护中原的重地,也是匈奴南下的主要战略方向。当时郅都把守的雁门和李广把守的上郡,成犄角之势,共同把守匈奴的南下之路。由此可见,郅都在汉景帝心目中的地位。

让人惊讶的是,郅都的大名匈奴人也知道,得知郅都就任雁门太守,惊恐万分。郅都才抵达雁门郡,匈奴骑兵便全军后撤,远离雁门,“为引兵去,竟郅都死不近雁门”。

匈奴人还得了“制度恐惧症”,他们曾用木头刻成郅都之形的木偶,立为箭靶,令匈奴骑兵奔跑射击,匈奴骑兵因畏惧郅都,竟无一人能够射中,“为偶人象郅都,令骑驰射,莫能中”。

郅都除了被誉为“苍鹰”外,他还有一个名号是“将臣”,他一介文臣竟在雁门将士兵训练成了铁血之师。

他还是第一个让匈奴人在汉人(汉朝人,秦朝时中国人也不能称之为汉人)面前吃瘪的名将。

后元二年(前142年)正月,郅都就任雁门太守六年后,兵出雁门,史称“郅将军击匈奴”。

这一战打出了大汉帝国六十年的憋屈。战果如何,《史记》里没有详述,但肯定战果辉煌。因为当时朝廷得到战报后,决定“酺五日”,也就是全国放假五天,聚会饮酒欢庆。这是西汉“临时假期”的最高规格了。

自汉高祖七年(公元前200年)白登之围后,汉军一直是处于防守的劣势,郅都的主动出击,扭转了双方的攻防格局,极大地震动了匈奴,因此“匈奴患之”。

而郅都也成为了第一个被异族用离间计,借刀杀人害死的名将。

匈奴人被郅都打得大败后,又无法用武力将他灭掉,于是逃去匈奴的汉奸也是太监的中行说建议匈奴单于对郅都使出借刀杀人之计(中行说后来还曾在汉军进军路线的一些水源上游,命人丢弃许多动物尸体,此举据说害死了霍去病)。

窦太后是十分憎恨郅都的,因为郅都曾让她的爱子刘武难堪又逼死了她的孙子。于是匈奴单于听从中行说的建议,让远嫁匈奴的南宫公主给窦太后和王皇后(汉武帝之母,南宫是汉武帝的同母姐姐)送上厚礼,然后还写了封信,说在北方过得不好,一旦大汉和匈奴发生了矛盾,单于就要打她(也有人说南宫公主未嫁匈奴,大汉不会送真公主去和亲)。

窦太后怒了,觉得是郅都主动招惹匈奴人,害得她那可怜的孙女被打,说郅都已经害死了她孙子,不能让他害死她孙女,于是立即下令逮捕郅都。汉景帝替郅都辩解,说:“郅都是忠臣”。准备释放郅都。窦太后说:“临江王难道就不是忠臣吗?”在她的干涉下,郅都终于被杀。

郅都死后不久,匈奴骑兵重新侵入雁门。雁门不再是坚不可摧的神话,很快受到匈奴的重创,继任雁门太守冯敬和两千多将士力战而死,全军覆没。此时与郅都主动出击匈奴相隔不过两个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