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学生减负难,家长多怨言,教师直喊冤!教育的本真跑到哪里去了

原标题:学生减负难,家长多怨言,教师直喊冤!教育的本真跑到哪里去了

看点:当前我国教育机构和体系更大更强了,在物质层面的投入也更丰厚了,但从培养儿童成为天性获得充分发展的主人、有文化传承的现代人、通过创造追求幸福的人这样的目标来看,教育的效率并未完全随之增高,甚至在一些学生身上出现负成长。

“空心化”之忧:教育本质内涵趋于淡化、虚化

教育应着眼于人性获得更好养成,增长人的智慧、能力和德性,追求真、善、美,知性健全、德性完善、悟性充足、志性强健是教育的理想方向。

当下一些教育方式方法不仅未能为学生创造适合个性发展的条件,还在用强行灌输损伤孩子的认知与思考能力,用教条摧毁孩子的道德辨别与判断能力,用过于单一的标准和刻板的思维阻塞孩子的悟性,用题海淹没孩子的志性。

大多数孩子在单一标准的评价下功课压力更大、补习大大增加,自主学习与生活的时间与空间大大压缩,更多的学生养成被动型人格。

从校园氛围看,校园里的欢声笑语少了,游戏与体育运动少了,学生“宅”在教室或宿舍里的时间变长了。

一些地方的教育把人最珍贵的年华用在意义与价值不大的学习内容上,记忆成了学习的主要甚至唯一方法,高压成了教育的唯一手段,保护成了抚育成长的唯一措施,人性人格教育成空白。

孩子在学校里的“苦”与“累”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教育与儿童成长规律相违而效果不佳,与儿童成长发展需要和生活实际严重脱节而对于人生的意义减小。

在现行教育体制下,人的成长发展规律更加让位于各级行政管理部门指令和学校所追求的业绩,教育的规律和专业性并不被重视。遵从天性,因材施教,教学相长在个别情况下可以做到,却往往遇到管理体制机制与评价的系统性障碍。

经过多年发展,许多学校的房子明显变好了,教室内的教学设施也升级了,课表上排的课程增加了,课程的科目也增加了,教育内涵与质性却不同程度出现变淡变虚的“空心化”趋势。

被功利绑架、被权力绑架

“空心化”的第一个关键原因是现实中教育的等级筛选功能。

传统社会中的等级观念与当下功利社会机制耦合成为教育追求应试的强大动力,使教育仅仅成为众多人获取功利的通道、工具和手段,有了分数、名校学历、好的工作岗位就行了,而不在意教育对人的成长发展所发生的内涵完善。

“空心化”的第二个关键原因在于学校体系中基层学校责任与权力的“空心化”,使得教育责任链虚化。

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一方面在于行政部门不断进行权力下挖,把本属于学校和老师的权力上收;另一方面在于教师权利意识淡薄,缺乏应有的自主意识,不能自觉地维护本应属于自己的权利,无原则地交出或丢弃了教育教学自主权、惩戒权,于是受到社会质疑,两头受气。

“空心化”的第三个关键原因在于教育评价权力过度集中和评价标准过于单一。

标准单一源于评价权力集中,评价权力过度集中就必然导致评价体系单一。最终只看到分数,看不到人,以考分评定教学质量,以毕业生考取名牌大学的录取率为指标。由高中传递到初中,一步一步往下推,以至于好的幼儿园都成为家长争抢目标。当下几乎各级学校都参与“生源大战”,成为中国教育乃至中国社会的一大“奇观”。

回归本原,办真正纯正的教育

教育“空心化”是教育受到外力作用产生的后果,或者说教育遇到了不适合教育自主发展的环境而产生了变异。教育当事人的权利不足以担当起责任,教育原理和价值受到过度功利化的挑战。改进之道还是要让教育回归“教育”,办真正纯正的教育,遵循教育规律自主提升教育的专业性。循着从微观到宏观的次序,改进的逻辑如下:

破解教育“空心化”的问题,首先必须让教师有权有责,能真正负责。教师周边的人不能对其履行教育职能指手画脚、任意干涉,而应维护其权威,为其正常教育教学提供充分、有效的支持。简而言之,教师是专业工作,需要真正充足的教育教学自主权,如同医生看病人,能够自主地依据所教学生的具体、真实、鲜活的成长发展需要确定个性化的教育教学方案,而不被行政权力和单一评价所役使。这是解决教育“空心化”问题的起点,也是从源头上治理教育“空心化”的基点。

学校必须真正有办学的自主权。教师是学校的主角,校长要依据不同教师的需求做好整个学校的教学协调方案,要做到因材施教,使校内师生每个人充分发挥个性与潜能。学校要提供能使学生展示才能的舞台,办出各有特色的多样化的学校。

政府在教育领域简政放权。首先要尊重教育发展规律,尊重和信任专业的教育人员,真正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让当事人有当事权,让决策来源于专业判断而非行政领导的拍脑袋。

让教育评价相对独立出来。分权评价与分级评价相结合,将教育的责任与权力落实到直接从事教育教学的人身上,教育才不会“空心”,每个人的教育不“空心”,才可能建立起整体良性教育生态。

最为整体性的措施是加快推进依法治教。应颁布学校法和考试法,明确规范各主体间的责权关系。需要有法律约束缺少有效约束的行政权力,明确政府与学校的责权边界,防止行政部门对教育过多过滥的指令和驱使,让学校成为相对独立的法人。还应立法确定第三方评价的地位,确保第三方评价能够有效开展。

(来源:半月谈,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储朝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