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郑庄公剿灭了共叔段的叛军,共叔段的儿子最后命运是什么?

原标题:郑庄公剿灭了共叔段的叛军,共叔段的儿子最后命运是什么?

郑庄公与共叔段的恩怨

很多时候做事情不能做得太决绝,郑国的共叔段就是这样的人。最开始的时候共叔段享尽母亲姜氏的宠爱,甚至很多次跟郑武公请求要让共叔段做储君,后来没有成功也跟即位的郑庄公请得了郑国最为富庶的京城分封给了共叔段。

共叔段在京城里修筑城墙、操练兵将,摩拳擦掌随时准备要跟自己的哥哥郑庄公争夺郑国。《左传》载:“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至于廪延。”共叔段显然没有把郑庄公放在眼中,而是变本加厉的掠夺,基本上把郑国北方的大部分地区都据为己有,疆域范围已经达到与卫国交界的地方。

共叔段到京城的那几年里,共叔段的处境其实并不乐观。私自侵占土地归为己有、私自收买郑庄公朝中官员、与后宫中的太后姜氏蝇营狗苟等等系列传闻之后,郑庄公身边的很多大臣也都产生了某种疑虑:共叔段凭什么如此猖狂?

祭仲、颖考叔、高渠弥等朝中重臣皆对共叔段的行为非常警惕,多次主动请战不得允准。而这一系列问题的决定者只有郑庄公。按照史书中的说法,郑庄公显然还是非常宠幸共叔段这个亲弟弟的,没有直接惩罚共叔段,这跟共叔段的行为形成天壤之别,这更促成庄公满朝文武官员对共叔段的逆反凝聚了共识,等到共叔段发动大军要攻打郑庄公,文臣武将们便形成政治上的稳固同盟,联合起来征伐共叔段。

郑庄公与共叔段的恩怨

共叔段筹谋多年,频繁与邻国卫国眉来眼去。此后攻打郑庄公的时候,就是与卫国人联盟。共叔段派出联盟的使者正是自己的儿子公孙滑,可见对这场战争之重视。但是共叔段没有等到卫国的军队到来,就被郑庄公的大军攻破了城池,身死于乱军丛中。朝中更多人对剿灭共叔段乱党是有着共同认识的,因此当攻破共叔段城池而后,即率领大军继续向卫国边境进发。而此时率领卫国大军进入郑国疆域的公孙滑,得知父亲共叔段已死,老巢已破,便又逃往卫国以待时机。

而卫国此时为卫桓公在位,这位国君身边有两大势力团队,一个是老臣石碏为首的忠贞派,一个是州吁为首的阴谋派,这两派分属两派政治,州吁为支持共叔段的派系,派遣卫国大军跟随公孙滑出征郑国就是其主意。而石碏则是认同与郑庄公友好结盟的派系。卫桓公面对强势的郑庄公大军,又接到郑国的国书,所谓:“自反并无得罪,唯贤侯同声乱贼之诛,勿伤唇齿之谊”,这既是郑国对卫国的忠告,更是两国之间的交战书。卫桓公自诩国力不足与郑国对抗,也便在石碏的建议下,回信郑国:“当缚滑以献,复修旧好,唯贤侯图之。”

所谓“旧好”,当年卫国卫武公以八十高龄,率领卫国大军救驾镐京城时,曾经大力扶持郑庄公的父亲郑武公,两国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相当友好的。在共叔段事件中两国事实上并没有实质交战,也就是双方的关系并没有撕破。因此这对共叔段的儿子公孙滑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情。那么,公孙滑会不会跟其父亲遭遇相同的命运,死于非命呢?

郑庄公与共叔段的恩怨

共叔段是郑武公的小儿子,历来受尽宠爱,尤其是母亲姜氏对其宠爱有加。这个时候的姜氏虽与郑庄公母子和好如初,可毕竟血溶于水,得悉郑庄公要到卫国捉拿公孙滑归国。如此篡权叛国之罪,即便押回郑国都城,在众大臣的眼中,也是必处以极刑。姜氏便向郑庄公哀求,所谓“乞念先君武公遗体,存其一命!”

郑庄公得以消除国内最大隐患,又得朝臣众志成城,此时正当好兴致时,又得卫国国书求和,便做了个顺水人情,回书卫国“奉教撤兵,言归于好……乞留上国,以延段祀”,把这个共叔段的最后隐患留在国外。共叔段若是知道哥哥郑庄公如此对待自己的后人,不知该当何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