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陈嘉映 | 人文知识思想再出发:重新看待人类知识的系统性

原标题:陈嘉映 | 人文知识思想再出发:重新看待人类知识的系统性

2018年12月1日至2日,菊生学术论坛第12期、《开放时代》第六次工作坊 “人文知识思想再出发——多学科的视野”在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举行。本次论坛由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商务印书馆、《开放时代》杂志社、中国艺术教育研究院联合举办,共分文学、艺术、哲学、宗教、教育学、性别研究、文化研究、历史学、心理学和综合讨论场“人文知识思想再出发:是否必要?如何可能”十个场次。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杭州、南京、重庆、台湾等地的众多学科学者受邀出席并参与讨论。

本文依据陈嘉映先生在会议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在人文知识思想再出发这个题目下,陈嘉映老师集中讨论了人文学科的地位与意义。人类的知识是怎样分类的?现在的分法,基础学科大致可以分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此外还有应用学科,其中最突出的是医学,也叫医学科学。医学跟物理学、经济学不同,没有一种理论叫做医学理论,医学是综合应用的学科,为医疗目的应用生理学、化学、物理学、心理学等,例如X光应用物理学,药物研究应用化学、生理学。

就现在流行的“科学”观念来说,自然科学是最典型的科学。自然科学的特点是什么?这里无法详论,最粗线条地说,自然科学把它们的研究对象之中的感知成分清除掉,例如,物理学把颜色还原为光谱,化学把蜜糖还原为分子结构。

人文学不是这样也不可能是这样。历史学不能把它所研究的历史人物还原为单纯的历史力或经济力,历史人物始终是对世界有所感知的、有爱有恨的存在者。古文献研究的最终目的是要听懂古人在说些什么。

社会科学夹在自然科学和人文学之间。它们研究客观的事物,要在这些事物那里听取人的存在。考古学家研究石器,不同于矿物学家研究矿石,他最终要弄懂的不是石器的成分和结构,而是在它们那里体现出来的人类心智。虽然社会科学常常有模仿自然科学的倾向,实际上,它们跟人文学的关系更加接近。只不过,人文学研究的是人的表达,例如诗歌、哲学、艺术、人的行为(人的行为多半是为了取效而不是为了表达,但大多数行为离开表达就无法取效),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不是为了表达产生出来的,例如石器。

近一两个世纪以来,自然科学独占鳌头,社会科学竭力模仿自然科学,人文学不但被边缘化,而且,渐渐地仿佛不再是学问和知识,只是感想、主观意见的杂烩。格外糟糕的是,不单是无知之人抱有这类错乱的看法,人文学者自己也往往这样认为。其实,在科学革命之前,即使现在被归入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大一半内容,都含有浓厚的人文含义。“科学”这个词来自episteme、Wissenschaft,它们的本来含义是系统知识。在陈嘉映老师看来,人文知识思想再出发的一个重要内容,是重新以严肃的态度来看待关于人和历史的知识的系统性,不要把思想等同于随感。

陈嘉映,著名哲学家,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特聘教授。著有《海德格尔哲学概论》《从感觉开始》《无法还原的象》《哲学•科学•常识》《说理》《价值的理由》《简明语言哲学》等;译有《存在与时间》《哲学研究》《感觉与可感物》等。他为中国哲学界译介了两部极其重要的德语哲学著作,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和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研究》。

陈嘉映《何为良好生活》(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年)

陈嘉映《哲学·科学·常识》(中信出版社,2018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