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炼金术士,善变的魔术师 | 摄影与绘画

原标题:艺术的炼金术士,善变的魔术师 | 摄影与绘画

▲ 《无题》,1972 年

德国新表现主义艺术家西格玛尔·波尔克(Sigmar Polke)是二战后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1941 年,西格玛尔·波尔克出生于波兰,1945 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的时候,波尔克一家逃离波兰前往民主德国,不久之后民主德国成为苏联占据的共产主义政权区,1953 年他们又举家迁移到了联邦德国。波尔克的成长过程中,见到了无形的柏林墙在德国人心中高高筑起,焦虑和恐慌的情绪肆意蔓延。

1960 年代,德国的经济奇迹令世界哗然,波尔克和他的朋友们决定用绘画向世俗权威进行挑战,作为一名艺术家,波尔克热衷政治,从没有停止对于德国历史和极权社会的反思。

▲ 《无题》,1972 年

▲ 《吉尔伯特和乔治(吉尔伯特)》,1974 年

波尔克曾经是杜塞尔多夫的彩色玻璃厂的学徒,这段时光对他的影响颇深,他一生都在迷恋彩色玻璃和幻觉式的华丽。他将塑料片、粗糙模糊的纹理、蜡印图像组合在一起,甚至使用煮熟的蜗牛提取物、火药、果汁、陨石粉和砷等更加奇异的材料。

1963年,波尔克和格哈德·里希特、康拉德·卢克在杜塞尔多夫宣告创立“资本主义现实主义”。当时处于美国艺术的影响下,它成为一种被称为“德国波普”的艺术形式,是对美国波普艺术的反讽和意义再造,亦是对当时在民主德国地区占据一席地位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运动的讽刺。

波尔克和他的朋友们力图用绘画的方式挑战消费社会和战后德国经济奇迹带来的种种迷幻影响,挑战当时以物质享乐为核心价值的德国社会。波尔克的作品呈现了战后德国年轻一代对东方极权主义和西方资本主义两者普遍的不信任。

▲ 西格玛尔·波尔克

▲ 《光栅画》,1963 年

1960 年代波尔克一系列的作品通过将食物、房屋、娱乐符号单独呈现,审视战后社会秩序重建过程中物质欲望的无限膨胀。他对廉价印刷品上由无数小格子组成的网版印刷图像十分着迷。波尔克使用点阵勾绘,在布匹上描画日常的图案。

与沃霍尔等使用的印模方式不同,波尔克使用网格金属板和喷枪在画布上喷绘,还用橡皮制作的印模在纸上印点阵。他用报纸或杂志上的图片、连环画或木刻作品、艺术大师的作品印刷图片等素材,拼贴为独一无二的图像,画面经过堆叠,布满装饰点格和套路般的图样,代表了波尔克认知下的社会结构,波尔克曾在1966年说,“在我看来格栅就是一个体制、一个原则、一种方法和构架。它分割、间离、规整并全体划一。”如 1965 年的作品《女朋友》中,无数细小的点阵组成了两名肌肤粉红、看不清眉目,刻意摆着造型的女子,意在对制造大量内容空泛、带着色诱性质的美女海报的制图机构进行嘲讽。在 1980 年代的创作中,他使用反转的格栅,在黑底上印制白色的点阵。

▲ 《女朋友》,1965年

▲ 无题

20世纪70年代,波尔克将创作热情投注到了摄影领域。1974年,他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旅行,拍摄了许多照片,如巴基斯坦奎达地区的鸦片房、巴基斯坦战士、阿富汗斗熊或是科隆的乞讨者,以这些照片为基础创作了一系列摄影和绘画作品。

他使用双重曝光、过度曝光和重叠等效果破坏照片原有的图像,或者使用成像液和定影液对尚未干透的相纸进行二次处理,污浊、漂白、浸水、破损或是干燥的斑点似乎取代真正摄下的影像,变成作品的主题,辐射和 X 光、色彩喷涂等创新技法的使用使得图像中的轮廓和色彩模糊不清,创造出一种梦幻的着色效果。

他曾将致幻剂和毒蘑菇当作作品的用料,1970 年代初期的照片涂鸦作品中也出现了许多硕大的迷幻蘑菇图样。他拍摄普通的物件,经过加工,这些日常用品展露出了更加复杂的意义,他的摄影作品则成为纪实摄影和主观创作的结合体。与美国安迪·沃霍尔掌旗的波普艺术类似,波尔克也常使用复印技术进行创作,波尔克将复制的图像处理成一系列拼图式的作品。

他认为,一幅画只有在将自己的想法加上去之后,才能够被称之为画。波尔克以银盐摄影为主体,并入水墨和丙烯绘画元素,用一种十分复杂、微妙、难以控制的高超技艺,使摄影和绘画融合起来,将画面处理成混乱无序和极端自由的情态。

1980 年代,波尔克开始身体力行地实验绘画的新途径。他将画稿印在涂有感光涂层的亚麻布上,使用油漆、化学密封漆、蜂蜡、橡胶、人造树脂、虫胶、云母和一些高毒性的色料,让它们在光、气温、湿度的影响下慢慢发生变化,使得作品在完成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还无法定型。

波尔克有时还使用半透明的聚酯画布,透过这层画布能看到画背后的墙壁。创作时,他在没干透的底色上泼洒颜料粉末、阿拉伯胶和石墨,让这些形形色色的材料在画布上随意地流淌,整个工作室似乎被他变成了炼金术实验室,到处都是闪亮的、流光溢彩的画作。波尔克说,“画家把金属粉末,甚至于陨石粉末吹进人造树脂或硝酸银经过多年形成颗粒的过程中所产生的交互作用形式多变,在这种动态之中成就了一种新的‘抽象’ 绘画技法。它也可以被称作自然哲学绘画。”

艺术评论家迈克尔·基默尔曼曾评价波尔克:“绘画是人类最古老的魔术。西格玛尔·波尔克是其中一个顶尖的魔术师,一个善变的伟人,一个快活的色情狂。”也有人评价他“既不搞笑、逗乐,也不是意在停留于浅表的幽默。你会突然感受到其中暗藏的愤怒和隐匿于看似玩笑的图像之中的绝望情绪。那是一个从根本上抹灭人与自然之间分界的放荡瞬间”。波尔克作品最动人之处,莫过于那变幻莫测的表象和内里蕴含的强大力量。

编辑 → IO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