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花10万去一趟南极,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原标题:花10万去一趟南极,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度假君的朋友XY²是个奇人,18年5月10日,她与丈夫双双辞职,带着俩可爱的孩子开始了自驾环游世界之旅。这是很多人想做却没有勇气做的事呐!11月,机缘巧合之下XY²夫妇又去往了南极。

今天,度假君有幸邀请到XY²和大家分享她的极地之旅,来,跟着小姐姐一起云游南极吧!

2018年12月15日,环游世界的第219天,我们无比轻松的抵达广州,没有手推车,没有安全座椅,没有纸尿裤和玩具,塞着耳机推着一个箱子就出发了。

△ 32小时飞行路线

紧接着是32个小时的飞行,多哈转机1小时,圣保罗经停1小时,一直飞到你怀念大地,下飞机就明白什么叫脚踏实地。

△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夜景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逗留一天半之后再飞3小时,到达大陆最南端—乌斯怀亚。出机场就是白云、雪山、大海,一种辽阔的通透感又迎面来袭,我先是兴奋的跑去和无法用语言沟通的大巴司机合了个影,然后发了个朋友圈:

△ 大陆最南端—乌斯怀亚

△ 乌斯怀亚帝王蟹30美元/只

△ 乌斯怀亚酒店外的景色异常美

南极之旅对我来说正式开始了。

我们登上的是一条载客100人左右的船,这种大小的船简直完美,因为再小一些的船遇到风浪会更颠簸,而晕船的感受真的很不好。再大一些的船受制于南极公约的规定,在登陆的时候只能分批前往,一次不能超过100人,登陆时间短,登陆点也少。

当地时间12月19日下午登船,前方可以收获些什么呢?

15名专业探险队员,个个都是宝藏。

热情细致的船上服务人员。

每日不同主题的专业讲座。

一个堪比星级酒店的房间。

每日惊喜的无法归类菜系。

萌萌哒的鲸鱼、企鹅、海豹、海豚……

纯粹极致的自然风光。

以及,晕船。

2018年12月19日 1/11

△ 每日行程,会根据天气随时调整

下午登船,由于是中国人包船,所以船方特别配了2名中文探险队员muyi&晓航。两位清华毕业却放弃了朝九晚五,选择生活在远方的同龄人,他们做了很多细致的额外工作,以更好的适应中国旅行团的要求。

上船之后热热闹闹的开了见面会、模拟了安全演习、弃船逃生,愉快的举行了欢迎酒会、吃了晚餐,预感自己会晕船的朋友上船就吃了晕船药,然后大家心满意足地躺进了海洋的摇篮里。

起初我没有吃晕船药,清晨迷迷糊糊醒来,感受了一下海浪的涌动节奏,放松的跟着这个节奏起伏,似一种温柔而荡漾的拥抱,身随浪摆,当时心里美美地觉得自己找到了和大海相拥而眠的正确方式,然后有节奏的再次睡去。

△ muyi&晓航

△ 船上午餐随机发挥,晚餐为正餐

△ 我们乘坐的船—sky island

2018年12月20日 2/11

第二天醒来,海浪就没有那么可爱了,强烈的眩晕感让我放弃了坚持,选择了吃药。

华哥精神充沛的去吃了早餐,回来给我描述了一下场面,好奇心驱使我下了床。

100人的旅行团变成20人的进餐团,稀稀拉拉的在餐厅默默吃饭,四下无声,只有边吃边吐的可怜人的叹气。

这一天都在德雷克海峡的探戈中行船,就是那个外号“杀人的西风带”、“暴风走廊”、“魔鬼海峡”的德雷克。这里是世界上最深的海峡,太平洋和大西洋握手的地方,南极大陆的干冷与美洲大陆的湿暖交锋的地方,年终风力几乎都在8级以上。

有时海浪会冲上三楼甲板,但这2-3米的浪依旧是德雷克十分温柔的抚摸,毕竟多数时候它是10米的浪,不过探险队员包括船长也晕了。

中午更是上演了一出孤独的美食家之默剧,我坚持下床去了餐厅。这个时候内心无法再美好了,海浪在警告垂直而立的人,站起来能感受到四周拉扯的不平衡。一路上好几个船员看我醉酒般逡巡在走廊里,都给我递了呕吐袋。

在餐桌边坐下,和丰富的食物打了个招呼,我就迫不及待回到床上,顺着海浪的走势水平躺下,开始明白什么叫“顺势而为”。

晕船药的催眠效果非常好,一直嗜睡,也没有其他副作用。而华哥是少数几个既不吃药也不晕船的选手。他上窜下跳见人就问“哎,你给我说说晕船是什么感觉”,收获了不少愤恨的眼神。

当天的两场讲座,关于海洋生物鲸鱼和南极露营及皮划艇的介绍,也只有十几个意志坚定的幸存者去听了。

△ 船上唾手可得处都有呕吐袋

2018年12月21日 3/11

在晕船药的协助下睡了两夜一天后,船上广播通知大家有奖竞猜,猜几点能见到第一座冰山。同行的陈医生“狡猾”的很,去船长室看了海图,掌握了冰山离我们的距离,又问到了当时的行船速度,直接算出了时间。

结果山外有山,以一分钟的差距被击败。

然后,迎来了第一座冰山。

大约中午11:40,广播再次响起,船的右侧出现了第一座冰山,大家兴奋的跑到甲板上。正好探险队长Hannah站在我旁边,她说你看这个大冰山边上的小冰山,它们在海面下是连接的。我说怎么看出来呢,她说冰与海面交界处的颜色是深蓝的,但它们正在分裂。

这座随着海水流动从远处飘来的孤独的冰山,就像一个妈妈领着孩子,小冰山在大冰山后面逶迤起伏,在海浪里移动,似一个正准备独自上路的孩子,决绝而孤勇,我仿佛能看到它们脐带断裂的时刻。

船绕着冰山转了一圈,冷气顺着开门的间隙流入船舱,一种拨云见日的快乐在人群中流动。

当天足够幸运,下午还看到了虎鲸群和座头鲸,虎鲸高耸出海面的背鳍如杀手的武器,这群母系且团队作业的有组织有预谋的杀手团,只要被他们围住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像一只可怜的海豹。

座头鲸尾部的花纹如同人的指纹,是独一无二的标识。探险队的海洋哺乳动物专家讲座说,有一个叫做happywhales的网站,可以上传南极途中拍摄到的座头鲸尾部花纹,并识别身份,然后网站会根据不同人上传的图片来定位这头鲸的位置变化。对于从未上传过的鲸,还有命名权。

南极和其他目的地都不一样,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天气,平常生活中我们以补充形式提及的“不可抗力”在这里是主要力量。南极的气候瞬息万变,天气决定了每一趟旅程的下船时间,登陆点,巡游范围,所以专业的探险队员是行程丰富度和安全度的重要保障。也因此,每一趟南极的旅程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知道会经历什么。

我们一路上运气都不错,天气也不错,下午还迎来了第一次登陆,地点是一个活火山口—欺骗岛。在捕鲸时代,欺骗岛是提炼鲸鱼油的中心。捕鲸被禁止后,这里成为了南极游客游泳的圣地。岛上有一些废弃的船、房子、十字架,巨大的生锈的容器,踩在粗粝的火山石上,有一种置身于外星球的感觉。

而欺骗岛这个名字一看就有故事,事实上看一下南极地区的命名,就能隐约看到一场19-20世纪大国之间的扩张秀和人类奔赴“未知的南方大陆“的开拓历程。

比如:南乔治亚岛、彼得一世岛、亚历山大一世地、爱德华王子群岛、乔治六世海峡……

△ 旅途中的第一座冰山

△ 以上部分鲸鱼照片出自摄影师天弓

△ 欺骗岛

2018年12月22日 4/11

船上每天都有不同类型的讲座,有关于气候的、海洋生物的、南极鸟类的、冰山的、石头的、极地生存的……我们提前学习了如何观察鲸鱼、企鹅、鸟,在海面上巡游的时候了解了如何观察冰川和石头。

因为船上的游客全是中国人,所以船方特别联系了长城站,让我们登陆,而其他的游船大多不会登陆这个点,所有人的护照被带到长城站盖上了纪念章。

值得一提的是,长城站的手机信号如同在上海,和国内通话不算国际漫游。而乔治王岛上有十几个国家建立的科考站,所以在冲锋舟巡游的途中,手机先后收到了各国的欢迎短信,一瞬间穿越了十几国的感觉。

而细心的探险员晓航,还准备了长城站背后的历史,给我们讲诉了一段上一辈人的家国情怀。

参观完长城站之后坐冲锋舟又登陆了一大片企鹅栖息地,看到了南极半岛最常见的三种企鹅:金图企鹅、帽带企鹅、阿德利企鹅。

我最爱帽带企鹅,毕竟穿完燕尾服还不忘带个礼帽,这种严谨认真的精神实在太可爱了。而华哥更偏爱海豹,据他说是因为那双带了彩瞳般圆圆的大眼睛,还因为时常像是在鼓掌的分叉的尾巴。

根据南极公约,游客要和海豹保持15米以上的距离,但经常有不请自来的海豹,让人被动违规。后面我们还遇到了距离很近的威德尔海豹,所以南极的每一次登陆都不能错过,因为永远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你。

每次登陆前探险队员都要提前一两个小时做准备,放下冲锋舟、去陆地上侦探路线避开冰裂缝、转移所有的安全设施…… 后来有人出于好奇咨询他们那么早出发去干嘛,于是当晚他们就安排了一场安全知识讲座,讲解了他们提前做的准备工作、携带的安全设施和用途。

每天的游览结束之后会有【每日回顾】,探险队员会讲解白天看到的动植物、冰川岩石、历史故事并答疑解惑。

作为好学中年,我们俩基本弄清楚了企鹅、海豹、常见海鸟的种类和生活习性,也大概摸清了南极的历史和背后的大国博弈。在南极我们第一次感觉把一个旅行目的地慢慢细细地看明白了,这都得益于一船的宝藏探险队员。

探险队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业方向,有些在大学任职,有些在极地探险多年。我们100人团配了15名探险队员已经高配了,再加上有些团友的麻将热情,我们得以有机会经常和探险队员一对一交流。

比如副探险队长Maria,一个加拿大人,某天晚餐我们在同一桌,她给我们俩讲了她领养的中国儿子的故事。

比如说历史学家Paul,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曾为英国皇家海军服役30年,后来加入探险队,从极地到喜马拉雅,从阿拉斯加到热带丛林。2012年为了致敬英国斯科特船长抵达南极点100周年,领着小分队人力穿越了南极半岛,因此获得了普里茅斯大学海洋学、气候学和地质学学位。

他给我们推荐了很多精彩路线,给了我们他悉尼好友的联系方式,还让我们回头带着孩子去剑桥找他。说起音乐,他和20出头的小伙子一样喜欢动感与节奏。年过半百,他说“我还年轻“,精力充沛的令我们感到惭愧。

再比如探险队长Hannah,实力过人的斜杠中年,在探险船上工作近20年,是鸟类专家哺乳动物专家伦敦皇家艺术学院自然历史插画硕士,随季节穿梭在南北极。

当天是冬至,所以船方安排了包饺子的特别活动。

作为手残党,我们俩躲在四楼图书馆看了一段100年前的探险家们奔赴南极的历史,被其间壮烈的征程打动,当下心头一热,残余的温度现在还能想起来。

△ 中国南极科考站—长城站

△ 麻将天团

△ 帽带企鹅

△ 金图企鹅

△ 企鹅聚集地

△ 冬至日加餐

△ 探险队员,缺了音乐家Johnny

2018年12月23日 5/11

第五天也有两次登陆的机会,还有少数人参加的皮划艇活动。但因为我晕船错过了第一天的皮划艇说明会和报名,本以为没机会参加了。结果路过和探险队员Sophie闲聊的时候她非常肯定的看着我说:“你来吧,我确定你们可以参加。”

然后我们又非常幸运的体验了一次皮划艇。在一片非常宁静的海面上,那种纹丝不动的宁静能让人听见自己的呼吸,如果不是有小雪花飘落,时间在那一刻都是凝固的。每次划开一片水,都能感觉到海水和冰块细腻的反推力,一种稳稳当当的掌握感在手里,内心非常宁静。

上一次类似但完全相反的体验是在阿尔巴尼亚的山路上,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让我对黑有了新的认识。当时心里想着,以前看设计师们嘲笑甲方要求的“五彩缤纷的黑”,现在看来还真有。因为有些黑之所以黑,是还有对比,是看不清。而这种绝对碾压的黑有一瞬间让我忘记了自己的存在,我消失在那片黑中。

Sophie在海面上问我们,你们真的是第一次皮划艇?我们说是的,她说你们有天赋。我心里明白,并不是我们皮划艇有天赋,而是我们俩十几年的磨合形成的默契。

当天登陆的地方遇到了一只正在蜕皮的一岁多的象海豹,它爬到了探险队员提前放在雪面上的装备上,悍然的趴在上面和我们互相围观,以一种原住民看待外来人口的眼神。周围来来回回的企鹅运输着它们筑巢的石子,俨然一副“人与自然”。

企鹅基本不怕人,因为南极旅行公约规定人要距离企鹅5米开外,不能影响“原住民”的生活,备不住企鹅经常自己跑过来碰瓷,让我们被动违规。经常是一只企鹅夹在人群中默默行走,伺机切回它们自己的“企鹅高速路”上,若是碰上没有被它们开垦过的道路,它们会用肚皮在雪面上滑行。

上船的时候收走了护照,所以只要有人过生日,都会被赠送生日蛋糕和生日祝福。当天是我们新结识的好友建哥的生日,只是船上的生日歌和菜名一样奇特,一首生日歌里不仅祝你生日快乐,还祝你新年好。

建哥是个48岁身形挺拔、眼神清澈的大叔,晚餐后非常无辜的看着我,眼神如同冰面上休息的海豹们,说:“我想回家了,我想我老婆了,我还没有和她分开过这么长时间“。我一口水差点喷出来,猝不及防被甜到。

回程在多哈转机的时候,建哥给老婆买了些护肤品和眼影,他说“她平常不怎么化妆,天生丽质“。

我……

建哥,下次打个招呼再撒糖可以吗,你真是充分诠释了一下“别人家的老公“。

△ 皮划艇

△ 各种海豹

△ 碰瓷的海豹

△企鹅高速

△碰瓷的企鹅

2018年12月24日 6/11

今天是平安夜,船舱内被打扮了一番,船员们赠送了很多礼物给探险员,节日气息浓厚。当天停靠了英国的一个旧科考站,这个站已经没有科考项目了,只在夏季经营一些南极旅游的业务,探险队员们把站内的工作人员接到船上来,几个人下船第一件事就是冲了个热水澡,因为站内并没有洗澡设施。

当晚船员们自导自演了一出圣诞晚会,又唱又跳,气氛相当热闹。

而这一天就刺激啦,白天有两次登陆,晚上还等来了适合露营的天时地利,探险员告诉我们,要做好天气瞬间变化随时打包回船的准备,也要做好天气变得太快来不及回船的准备……

第一次露营就在这么挑战的地方,心里有点小兴奋。

虽然没进入南极圈,但也接近极昼了,天基本不黑,晚上十点的时候,天色非常美,露营地附近还有两只海豹相伴。

我们30个幸运儿获得了露营的机会,还有几个年轻的勇士选择挖个雪坑把自己埋进去,有独葬、合葬、还有陪葬的。陈医生也打算去尝试雪坑,想把华哥约去,让我陪他夫人睡。虽然他自己是医生很明白自己的体能,但我还是劝住了他。

毕竟这种地方,还是你俩合葬才有意思哈哈。

根据之前讲座的知识把帐篷、床垫、睡袋都整理好,想想自己也算是在南极有过一室一厅的人了。

本以为会睡不着,结果除了被此起彼伏的鼾声震醒过几次外,还是睡着了。帐篷和睡袋的保暖效果很好,裹成一个个木乃伊的样子,只是脸比较冷。早上需要很早起床回船,回去又补了一觉。

隔壁帐篷兴奋的小海几乎没怎么睡,早上起来拉着我谈心:“姐,你是怎么忍受他这么大鼾声的?我晚上侦察了几圈,就你们家鼾声最大。”

在行程的最后一天我们认识了顺德的小马哥,原本我们就打算下飞机直奔顺德吃吃吃,而小马哥业余竟然是个美食作家,只能感叹运气就是这么好。落地后我们跟着他回顺德吃了一顿私房菜,后来他找到了在南极露营的帐篷和睡袋的价格,比总统套房还贵。

△ 世界上风景最好的厕所

△ 露营归来

△ 蓝眼鸬鹚,远看非常像企鹅

2018年12月25日 7/11

第七天的时候,大家鲸鱼也看过了、企鹅也看腻了、海豹也见怪不怪了,登陆和冲锋舟巡游都已经无法让麻将军团动容了。他们经常放弃登陆选择在温暖的船舱内继续麻将,于是又来了一波高潮活动—南极跳水。

有30多个冲动的人参加了,结果是女子跳水队完胜男子跳水队,姑娘们的韧性在极端环境中充分体现,男人们下水大多呲牙咧嘴,姑娘们还能舒展的游几米,这大概就是以柔克刚的良好诠释,女人们的力量不同于男人,却不一定会弱。

在跳水队施展的时候,附近来了一只企鹅,海水清澈,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它在水中圆滚滚而灵活的身躯快速闪回,时不时冲出海面蹦跶一下,那个欠欠的样子就像一种挑衅:“看这里看这里,这样才是跳水。”

当天的登陆可以登高,每一次登高对我来说都有惊喜,总有一种偷瞄一眼上帝视角的窃喜。

“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

高处的空气总是更清新,高处的视野渐次展开。不同于城市或山林,南极半岛上的登高,远处尽是飘渺的冰山被雾气萦绕,天色如画,不仔细看很难辨别真与画。

立定后被冷空气和雪山包围,时间开始往回倒,历史,人生甚至宇宙的空旷感纷至沓来,再睁眼好像已经激烈的跑过了一大段时光,留下一些浑身舒透的冷静。

南极的生物间厮杀相较于非洲草原要和平多了,贼鸥有时偷吃企鹅蛋,豹海豹偶尔以企鹅充饥,虎鲸捕食海豹……,虽然萌萌哒的企鹅看上去是最无辜的,但所有原住民面临的最严酷的生存挑战是自然环境。

在寒冷和冰冻面前,所有激烈冲突好像都被冰封了,大家都用尽浑身力气各显神通以活下去,看上去静谧的环境,却能让人感受到非常强烈的求生欲。

当天天气不错,圣诞大餐就在甲板上BBQ了,华哥钟情于烤羊排,连吃了两盘之后再去要,厨师说你太厉害了,但羊排没啦。

大家也都学会了辨识黑冰,即百万年挤压形成的高密度冰块,光线通过率高而在海面上似乎泛黑的透明冰。华哥咬了一口,咬不动而且没什么味道。后来坐冲锋舟巡游的时候,大家都会带一些黑冰回船,每晚去酒吧的同志们就在甲板上取一小块黑冰,泡酒喝。

△ 跳水围观团

△ 一块半推半就的黑冰

2018年12月26日 8/11

今天是返程前最后一次登陆了,几乎所有人都下船了,我留在船上,让感受停留在前两天的舒适区里。

不爱告别,所以我一个人呆在图书馆里,享受了一段众人出游我独享一段偷来时光的快乐,继续漫游了一段波澜壮阔的前人奔赴南极之旅。

我们一共登陆和巡游了11次,皮划艇1次,露营1次,行程安排的很丰富。探险队员也足够专业和热心,尽量满足各种奇形怪状的问题,尤其是语言无法沟通的时候,很多大哥就靠着“GOOD”和“YES”沟通了全程。

我们采访了很多探险队员为什么选择在南极工作,几乎可以收获每个人发自内心的热爱,他们对南极都是真爱。

还有船上的一对皮划艇向导Ewan和Sophie,钟情于自然间的生活。当我们聊到如何决策一个定居地的话题时,他们俩问我们:“首先,你喜欢热一点的气候还是冷一点的气候?其次,你们喜欢山还是水?“,我跟华哥愣了一下,我突然意识到我们默认人是居住在城市里的,而抉择一个城市的因素可能是城市的人、城市面貌、就业机会、房价、教育水平……。

他们俩一下提醒了我们,我们看待问题的出发点就不同,这也是很多沟通误差的起点。

然后我们顺着自然、城市、文化差异聊了一晚上。

2018年12月27日 9/11

返程经过德雷克海峡的过程,参见第二天的情况。同样是一船人突然消失了一大半,但大家的适应力还是不错,比来的时候热闹多了。

我心里默默希望回程风浪能大一些,毕竟生命在于体验,好的坏的都体验过才不虚此行,结果天气依旧美好,甚至比来的时候还显平静。

当天下午Paul分享了他带领小分队在2012年人力穿越南极半岛的经历,还弄了一个极地生存挑战的游戏,我竟然得了最高分,获得了一件纪念T恤。当即意淫了一下一堆人在南极跋涉,我可能有最大概率生还的窃喜。

Paul的facebook主页叫做Antarctica Ambassador(南极大使),他说希望每一个来到南极的人都成为南极洲的大使,能够将这里的一切告诉更多的人,传递这里与众不同的美,也唤起更多人的环保意识。

回去收拾好所有的皮划艇装备,救生衣,让房间回复成仿佛刚来的样子,再看一眼四周的冰山。然后推开门,加入气氛热烈的各种大合照拍照留念活动里。我向来是远观的佛系选手,结果两个探险队员在人群中冲我招手,让我去和他们拍照,瞬间被暖到。

还有一个探险队员说,我感觉我在中国要火了,因为我最近和中国人拍了上千张照片。

△ 是时候说再见啦

2018年12月28日 10/11

今天的重点娱乐项目是慈善拍卖,拍卖所得都捐给斯科特极地研究中心。

拍卖有特别为南极设计的领带、领结、丝巾、船旗、画作……甚至还有别具一格的第二天广播叫早权。

我们115英镑拍得了一对银质袖扣,是一对小船。船是根据当年英国探险家沙克尔顿带领的“坚忍号”制作的。有感于这个热血而忠诚,有谋略与领导力却命运波澜的勇士的故事,我们俩几乎是未经商量就觉得应该买下这对袖扣,送给两个孩子。

等他们长大了,我要给他们讲讲一个伟大男人的热血、勇气、谋略与人生的故事。

返程当天有一群海豚跟船逐浪,它们一行大概有7-8只,在船头破浪之处冲浪,那种自由自在的畅快特别打动人。

由于天气状况不错,船速较快,当天下午就已经抵达乌斯怀亚港口了,大家欣赏完随船摄影师Will的作品,再次回顾了一次难忘的旅程,就投入到热闹的晚餐中去了。

吃完饭Ewan在人群中找到我,悄悄塞给我一张名片,说那是他和Sophie的组织,让我写信给他们。

△ 我们拍的袖扣

△ 当天最高价600多英镑的拍品,探险队长手绘

△ 回程船头冲浪的海豚

2018年12月29日 11/11

早晨起床,行李放在门口先被运下船,然后我们分组下船。

最不愿面对的时刻还是来了,探险队员列队送别,Sophie用力拥抱了我,力度大于多数妹子,我收获的力量也大于一般的旅途,一瞬间有点眼眶红。

而我们聊的最多的Paul面对面却不知如何告别,华哥和他握了握手,交换了一下眼神,仿佛有种秘密约定再次被确认。

探险队员们带着全世界的风和水,在与世界隔绝的船上互相分享,密度和冲击度都很高,这是南极行程中最值的地方。

△ 旅程结束之后的证书

现在来回答一下本期题目中的问题,答案是南极的经历非常特别和深刻。

南极的美,单调、冷清、简洁,但异常有力。

华哥在船上的时候就问探险队员,你们还招人吗,副探险队长笑着说你来吧,可以去报名。而我脑袋里甚至假设过我们四个人在这里筑个小木屋生活,孤冷而丰富,遗世独立却热闹有力的模样。

南极最大的与众不同在于孤绝和严酷,少了人类的染指,还原了地球和自然的原始面貌。这里会把这个星球的伟大和脆弱都深深烙印在你心里。极端的气候会挤压人的所有感官,让人集中力量向内探索。而企鹅、海鸟、海豹则从旁展示给你上天赋予他们的生存技能和适应能力。

我们只能一边感叹人类的脆弱,一边膜拜造物的神奇。臣服于这个星球的崇高,深感自己的渺小。

城市里的生活被人群包围,我们观察人群,琢磨人性,与人斗其乐无穷。而南极千万年冰封,我们敞开在最真实的自然中,听得见自己的呼吸,用内心的力量温暖自己,每一脚踩下去,都能感觉到时间的力量。

人类的历史是一场探索和征服的历史,这个星球上我们自立为王,仿佛没有上限约束我们,城市生活甚至让我们感叹人为万物之主,我们需要什么就创造什么,所有的问题都能被我们击碎。

而置身于千万年不化的冰海面上,时而宁静万籁俱寂,时而涌动奔腾不息,我们不由自主暂时忘记了自己,很多时候感觉命运就掌握在天气和海浪里。

空幻之感常自动开启,内心的本真也毫无戒备的开启。万物造就了我们,我们也随时会回到万物中去。

那种感觉,叫做敬畏。

至于花10万买个敬畏有什么用?这个问题很大,有机会以后再探讨啰。

南极旅行虽然已经很成熟,但依旧比其他旅行目的地风险高,而出于环境保护,旅费较高等原因,每年前往南极的人并不多。去年全球有5万多游客抵达南极,其中有8000多名中国人。

注:文中图片大部分出自随船摄影师will,部分出自摄影师天弓,部分我自己拍的,还有一些同行好友在船上的分享,感谢你们!

Last but not least:本文转载自一只贼船(ID:yizhizeichuan)

心底有片海,遇浪就启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