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开黄腔、狂黑岛国,这个樱花妹可真逗

原标题:开黄腔、狂黑岛国,这个樱花妹可真逗

最近微博上有个表演单口喜剧的樱花妹火了。

让大家觉得有趣,各种转发的是她自黑本国文化的视频。

段子引得台下的现场观众狂笑,也把网友逗得狂打哈哈哈。

切腹梗:输了球赛之后,巴西人民开始暴乱,互相残杀。

日本人民就很文明,一鞠躬、二保洁、三自尽

艺伎梗:小时候她一直以为白雪公主是日本人。

因为她就像艺伎一样,皮肤雪白、头发黑亮,还要取悦7个白人丑男

福岛核泄漏梗:放心吧,日本首相已经明确表示福岛没事了,现在到日本相当安全噢。

话正说着,她手里就掉了一把头发。

对于这种文化向的恶搞,国人都比较能get到笑点。

不过叔发现,还是有很多人把单口和脱口秀混为一谈

大家肯定是顾名思义地误以为脱口秀是表演者脱口而出的秀。

脱口秀(Talk Show)其实指的是有主持人就一些话题带领嘉宾讨论的谈话类节目

单口喜剧(stand-up comedy)才是指一个人站在台上给观众现场讲故事抖包袱。

这种艺术形式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400年的古希腊戏剧,也早就渗透到了各国的传统文化当中。

中国人可以把它当成单口相声

日本的落语也和它的性质相似,落语师在小舞台上说些民间大白话,再添加些小品式的表演。

即便如此,做单口喜剧是比搞音乐、当画家更难混出名堂的事业

能说会道的人很多,重点是还得形成自己的一种风格,拥有知识和阅历储备,人气也不能少。

那些笑话看似一拍脑门就说了出来,其实都是喜剧演员自己一点点写出来。

他们在私底下反复斟酌,再在内心排练好多次才能达到这种自然连贯的效果。

演员不出名就赚不了多少钱,因此很多还在这条路上闯荡摸索的人都把单口喜剧当作副业,靠这个没法养家糊口。

在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电影《大病》中,表演单口喜剧的男主角也是一名Uber司机。

追梦本身不仅需要经济支撑,前提也要填饱肚子。

那位樱花妹就是这么过来的。

她名为永岛由美 (Yumi Nagashima),在日本东京出生长大。

被一家东京的经济公司发掘,她登上过杂志画报。

心生了成为演员的念头后,由美在2008年搬到加拿大温哥华。

一边教日文来维持生计,一边认真地报课学习表演。

日本的女人在刻板印象中都是对父母和丈夫百依百顺,言听计从的。

由美在演出时把符合日本父母期望的女儿比作睡美人。

甜美、善良、而且在一场被安排好的婚姻到来之前不会醒。

她不是这种类型,她独立自主,到处闯荡,已经在日本、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德国六个国家进行过演出。

她的简介里有一条很有趣:穿着高跟鞋还能像赛马一样跑去追公交

秉着这样的元气十足的劲头,由美一点点地在向自己最初的梦想靠拢。

做客加拿大广播公司的电台节目“The Debaters”,亮相2018年温尼伯喜剧节。

不仅在温哥华的喜剧界喜剧界绽放光彩,她也获得了出演美剧《高堡奇人》和一些小成本电影的机会。

她的表演风格有点特别,没有连珠炮也不拼嘴速,而是操着带着霓虹口音的英语,慢条斯理减缓节奏地戳人笑点。

当观众的笑声响起,她也会情不自禁地乐起来。

有时开完黄腔,自己还会捂嘴害羞,接着说出下一个更猛的段子。

比如她表示自己对男同性恋者有性幻想,因为越是得不到就越诱人。

就像伊甸园的禁果,像一种我没吃过的香蕉。

话音落下,有个男生狂笑不止。

由美也被他传染了,于是她调侃:“噢~他很懂哦。”结果又收获了一波笑声。

公共场合谈论性方面的私事,这是男性长期拥有的特权,单口喜剧这个行业也一直由男主所导

“有幽默感的女人,不是会说笑话的女人,而是听男人讲话笑得出的人。”

这个带有性别歧视之意的理论持续被认作事实,至今还有很多人认同。

小岳岳也说过:“女生说不了相声。两个男人在台上可以说我跟你媳妇好,女生不可能说我跟你男人好。有很少的相声是她们能说的,没什么内容符合她们的发挥。

内容当然有,只是雷太多。

单口的话题展开都是从自身发散出去,那月经,性侵性骚扰、怀孕带娃、职场处境、婚姻情感、性别不平等都值得去探讨。

可是同样的东西,男人可以说得轻松随意,轮到女人说就是羞耻。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第二季最后一集就有一个典型的例子。

女主正表演得好好的,突然被俱乐部老板临时赶下台。

因为她说了怀孕那点事,老板觉得那是女人的私事,爱说的话去跟产科医生聊去,别在这儿膈应人。

之前一个男人大谈生殖器得霉菌丝毫不要紧,而她仅仅是提及真实生活却不予准许。

迫于这样的双重标准,早期著名的单口喜剧女演员菲利斯·狄勒就在外观上丑化自己,挑战男权却不触犯禁忌地跻身主流。

自己的丈夫是经常被她拿来吐槽的对象。

“我(站起来)成为单口喜剧女演员,因为我有一个常坐不起的丈夫。”

总体来看,女性喜剧演员的受待见程度如今还是远地于男性,在薪酬和从业人数上更是存有差距。

2014年,美国十大最赚钱的喜剧演员均为男性,收入共计1.73亿美元。

到了2016年才有一名女性上榜并且位列第二,她是五度得到了艾美奖提名的艾米·舒默

从上世纪50年代到现在,越来越多女性站起来为女性发声,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拓宽了话题言语上的边界

时至今日,黄阿丽能挺着硕大的孕肚,批判社会给了男人不负责的便利。

曾遭到过强暴和欺凌的汉纳·盖茨比,能在告别秀上咆哮出自己心底的感触与愤怒,然后擦去眼角的泪调侃在场的男人缓解气氛。

樱花妹由美能用轻快的口吻,犀利地指出日本电车男的猥琐和温哥华男人的懒惰。

跟着男友历练了一番,坚强无畏的她终于变成了自己一直想嫁的人。

插科打诨只是喜剧的一小部分,它所反映出的是现实中的辛酸与悲哀。

如果要真正地解决问题,第一步就是要正视它,谈论它。

边说边解放,边笑边省思。

下面,把话筒交给那些确实有话要讲的女性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