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年新春愉快!

原标题:猪年新春愉快!

2019年的农历春节是己亥年。

历史上,多数年份,我们熟知的是公元纪年;只有少数年份,我们熟悉的是天干地支纪年,比如甲申三百年,比如戊戌变法,比如庚子赔款。

我们最熟悉的己亥年,应当是公元1839年,因为,我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位诗人龚自珍,在这一年,一口气写下了315首诗,命名为《己亥杂诗》。由于清诗传世很少,这组诗中,有两首广为人知,实属不易。这两首分别是:

己亥杂诗 · 其五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己亥杂诗 · 其一百二十五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次年,鸦片战争爆发,中国的近代史拉开序幕。从这个意义上说,《己亥杂诗》也是中国古代诗歌的终章。

春节的诗歌众多,如果说以“与众不同”作为标准,那么,首推黄景仁的《癸巳除夕偶成》:

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知。

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

这首诗在南大小百合兴盛时期,一直是“诗词版”的进版诗。

《中国诗词大会》办了三届,其中,陆游的《游山西村》经常出现: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这首诗中,“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更为著名,但作为吃货,我最喜欢的是“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平常人家的节宴,无非是酒不甚佳美,菜不甚精致,但其中的快乐,却是不可复制的。

回到今天的贺岁诗,“千家”出自“千家笑语漏迟迟”、“鸡豚足”出自“丰年留客足鸡豚”,“吟鞭”则出自“吟鞭东指即天涯”。当然,特地让“豚”和“立春”出场,也是因为除夕恰逢立春,即将到来的是猪年。

感谢大家这一年来,对这个定位和人设都比较模糊,主要以历史为主的小公众号的支持,感谢大家遇到喜欢的文章,自动为我转发。在新的一年,也希望大家能在自己的生活中,各自前行,在这个小小的平台,偶有心灵的邂逅,会心一笑。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新春愉快。

本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关注公众号壶憩粟余huqishuyu)。图片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huqishuyu@126.com联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