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懒得看春晚,一家三口在书店过年是不是太宅了?

原标题:懒得看春晚,一家三口在书店过年是不是太宅了?

挂了红灯笼的北京空旷而冷清,年味儿稀薄,看书总比忙忙碌碌的工作轻松点儿,还能唤起心底的愉悦。书店虽说空间有限,但留在其中的乐趣却不可限量。思想的跃动就像璀璨的焰火,照亮新年的方向。

又过年了,怎么过才好?

看春晚?对我而言,春晚就像中国足球,往往是瞎折腾一阵后,就剩下闹心,搞得哭笑不得,还不如洗洗睡了。

除夕中午,我和爱人、孩子请爸妈到外面吃涮羊肉,热气腾腾地团聚一阵。然后我们三个径直去了言几又书店。

平日这里也是人头攒动,现在好了,异常安静、舒心。选好书,坐在书店的咖啡厅,一壶茶可以喝一下午,一本书可以直到看完。

兴奋了,聊几句;困了,打个盹。书香、茶香、睡得也香,好像比家里还惬意。

静态的春节很不一样。爱人在看米歇尔·奥巴马的自传《成为》,女儿在看张乐平的漫画《三毛流浪记》,我在看祝勇的历史散文《故宫的隐秘角落》。

有点宅,不过挂了红灯笼的北京空旷而冷清,年味儿稀薄,看书总比忙忙碌碌的工作轻松点儿,还能唤起心底的愉悦。

看书少是我人生第一个二十年最大的教训。做“听话的乖孩子”的代价,便是把自己囚禁在应试需要的课本里。

从这个角度看,我的中学时代除了学习成绩(包括高考成绩),其余都乏善可陈。一直到大学毕业,我仍是个头脑空空、人云亦云的“好学生”。

主动的、以兴趣为基础的读书,竟然是大学毕业后二十年的习得。

由此,女儿的阅读习惯也是我和爱人的期待,一家三口一起到书店,有点像“行为艺术”,形式和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中国教育与中国经济的发展路径是一样的,都有“先污染,后治理”的嫌疑。从小学到高中长达12年的应试教育、死读书,把学生送进大学,然后依靠本科4年的时间拨乱反正,这种模式并不成功。

也因此证明,家庭教育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不过中国家长能做的,一般是强化应试教育的课外培训,这样一来,学校、家庭和高考,变成了压制学生兴趣和能力发展的三座大山。

在书店的咖啡厅,女儿边阅读边挑出不认识的字,我和爱人协助讲解故事中的背景知识、反映出的社会问题。

当然,我们自己的充电也是必须的。

读书变成我的兴趣其实也就是最近二十年的事,这么长时间的亡羊补牢让我受益,也让我明白读书的实质。

书店虽说空间有限,但留在其中的乐趣却不可限量。思想的跃动就像璀璨的焰火,照亮新年的方向。

作者简介:赵刚(Andrew)

国际教育知名专家,英国格拉斯哥大学MBA,著有《留学的逻辑》《到英国去》《欧洲情调之旅》。资深自媒体人,获评网易号“2018态度风云榜年度耕耘作者”、腾讯教育“2017年度最具价值自媒体”、一点号“2017年度耕耘奖”、搜狐“2016年度留学类自媒体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