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孟良崮战役中关键的一个营

原标题:孟良崮战役中关键的一个营

孟良崮战役,是我军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我军几个纵围歼74师,在我军外又由几十万国军围困着我军.我军在围歼74师的同时又要挡住国军的围攻.如果让外围的国军同74师打通联系,那就是我军被国军围歼.胜利逆转就是在一瞬间.在战役的关键时刻,强敌25师同74师差一点就打通了,正巧有我军四纵一个营路过该地,被一纵师长廖政国说服留下,形势就逆转了.

华野司令部王德少将日记记下了此事:

孟良崮战役不但主攻打得好,而目辅攻打援十分出色。蒋介石下 死命令调集十个师增援敌第七十四师,对我形成腹背夹击的关键时刻,我第十纵队死死缠住敏敌第五军不放,一直到敌第七十四师被歼灭;我第三纵队一面监视袭击第五军,一面以正面抗击和侧击相结合的战法,将敌第十一师牢牢困在蒙阴以北地区;敌第六十五、二十五师战斗力也较强,距敌第七十四师较近,在我第一、六纵队的顽强抗击下,直至敌第七十四师被消灭时才前进了三、五公里;敌第七军,第八十二师增援最积极,在我第二纵队阻击下,眼巴巴地看着敌第七十四师被我歼灭;敌第四十八师遭我第七纵队猛烈抗击.根本就不敢动。由于我阻击部从打得狠、打得好.使敌军各部人人自危,互不相顾。这就使我主攻部队得以最快的速度歼灭了正面的敌人。

这里,我还要补充一个阻击战中的一个动人故事。在总攻前,一纵叶飞司令员接到陈老总电话,说;“党中央和毛主席又来了指示,说不要贪多.首先歼灭整七十四师。现在敌人的十个整编师己经围在我军四周,先后打响,当前你们的主要任务是协同兄弟纵队把整七十四师这个轴心敲掉,这样,敌人就没有巴望了,我们也就免得两边作战了。加果拖延下去,情况的逆转是可以预料的。"

叶飞同志听了电话.感到担子沉重。因为一纵播在敌人几个主力师的中间,腹背受敌,两面作战,兵力显然不够。要顾全大局,必须抽出主力去攻歼七十四师,又要考虑到背后阻击二十五师。六十五师的阵地安危,在左右为难的情况下,他找来“独膀子”将军廖政国(当时是一师师长),他问廖师长:“我把主力部队都拿去攻击孟良崮 ,只留给你从地方刚升级的三团,还有九团,加上你师二团,扼守六十多公里的阵地,挡住敌人两个整编师,保证主力拿下孟良尚,你看行么?"廖政国同志一声未吭,就接任务走了.

后来,在一纵背后的阻击阵地上.果然出现了非常惊险的态势。就在敌七十四师即将被全歼之际然,第二十五师拚死东援,虽然在我阵地前敌人遗尸满地,但在督战队的机枪逼迫下,敌兵仍然整营、整团地向我涌来.炮火没有间歇,部队不分队形,真如他们污蔑我军常说的所谓’‘羊群战术”、”人海战术”。中午,我三山店、交界墩的阻击部队伤亡殆尽。下午 4 时,界牌又被敌人攻占;天马山、蛤蟆固等主阵地陷入敌重兵的猛烈攻击之下,情况十分危急。此时,廖师长派出了仅有的一个连,驰援夭马山,手中已再无预备队了。敌人又以两个营猛扑过来。

这时,正有一支部队在山沟里向东急拼,这是我第四纵队第二十八团的一个营。廖政国拦住了那位营长说:“我是一师师长,命令你们立即赶援夭马山。”那营长说:“我营奉命跑步赶去攻击孟良尚,任务紧急。”廖政国向烟火弥漫的天马山一指说:”天马山阵地的得失,关系重大,如果敌人打通联系,我们就全局皆输,我手里只剩下七人个警卫员,只有使用所有到达这个地区的部队.”那营长说:“好,我们执行你的命令。”马上带回部队,向进攻天马山的敌军侧翼反击过去。这一生力军的突然出现,立即改变了阻击阵地上的形势,敌人垮下去了,天马山依然在我手中.至此,东西两敌(七十四师与二十五师)仅有一山之隔,彼此始终是可望而不可及。

开国上将叶飞回忆录中也写到此关键一营:

陈老总给我来电话说:“党中央和毛主席又来了指示,说不要贪多,首先歼灭整七十四师,然后再寻战机。现在敌人的十个整编师已经围在我军四周,先后打响。当前你们的主要任务是协同兄弟纵队把整七十四师这个轴心敲掉,这样,敌人就没有巴望了,我们也就免得两边作战了。如果拖延下去,情况的逆转是可以预料的。”

我把陈司令员的指示转达后,纵队的几位领导同志都感到担子沉重,也感到我纵两面作战,兵力不够。我掂量了一下陈毅同志讲话的份量,下决心说:

“从阻击部队中抽兵!集中力量向孟良尚攻击!一面挡住‘百万大军’,一面取‘上将首级’!我们一定要做到! ' '

谭启龙、何克希、张翼翔等同志都同意这样办。研究了具体部署后,我抓起电话,亲自向各师师长交代任务。我又把一师师长廖政国同志找来,我问他:

“我把主力部队都拿去攻击孟良崮了,只留给你从地方上刚升级的三团、九团,加上你师二团,扼守六十多公里的阵地,挡住敌人两个整编师,保证主力拿下孟良尚。你看行么?"廖政国同志有勇有谋,打仗从来不讲条件,他一声未吭,接受任务就走了。

敌人遗尸遍地,还是整群成团地向我阵地上拥,炮火没有间歇,部队不分队形,那才象敌人污蔑我军的所谓“羊群战术", “人海战术”哩!中午,三山店、交界墩的我阻击部队伤亡殆尽,被敌人强占。下午四时,界牌又被敌人占领。随后,天马山、覆浮山、蛤蟆崮全线告急,敌人已攻上天马山的山腰,接着部队与指挥所失去联系 … …

我手里已没有预备队,别的部队也赶调不及,怎么办?正在这时,第一师廖政国同志来了电话:已将敌人击退,天马山阵地稳定。他说,正在天马山危急之时,正有一支部队在山沟里向东急进,这是我第四纵队第二十八团的一个营。廖政国同志立即对该营营长说:“我是一师师长,命令你们立即赶援天马山。"那营长说:“我营奉令跑步赶去攻击孟良商,任务紧急。”廖政国同志向烟火弥漫的天马山一指说:“天马山阵地的得失,关系重大:如果敌人打通联系,全局皆输。我手里只剩下七八个警卫员,只有使用所有到达这个地区的部队。”那营长考虑了下 说:"’好,为了整体利益,我们执行你的命令。”这个营赶到天马山,和守军一起,终于将敌击退。这种情况也只有人民军队才能出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