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借周瑞家的送宫花,曹雪芹写尽红楼诸艳的性格与命运

原标题:借周瑞家的送宫花,曹雪芹写尽红楼诸艳的性格与命运

先说个题外话,关于《红楼梦》前80回的作者,本文依然采用为绝大多数人接受的曹雪芹说。

曹雪芹绝对是个细节控。

《红楼梦》开篇不久,他借周瑞家的送宫花这么个小事,将书中最重要的几个角色,逐一进行片段式的“扫描”。

说是“扫描”,是因此次描写相对简单,个别人物只三言两语甚至一句带过。

但即便如此,所涉人物依然展现了特有品性,甚至连其未来命运都在简单文字中有所暗示。

这事大家都熟悉,就是薛姨妈让周瑞家的给贾府几个女子送宫花。

周瑞家的所走路线是这样的——

梨香院-三春住处-王熙凤住处-林黛玉住处。

1.薛宝钗

一开头,听薛姨妈说要把宫花送给凤姐等人,王夫人说“留着给宝丫头戴罢”。

薛姨妈这样回答——

薛宝钗不事修饰的特点,不光此处,而且其后她在大观园蘅芜苑住时,从房间摆设也能看出——

这场景,连贾母看了也觉不合适——

宝钗这人,说起来有点复杂。

从外在行事看,她很圆通,对长辈尊重孝敬,对姊妹体贴爱护,对下人温和宽待。贾府上下都说她好。

但许多细节又让人觉得她有点“装”,有点刻意。

就像她不事修饰这一点,也许她确实不怎么爱这些东西,但把房间弄成“雪洞一般”,总觉有点“过”,有做作嫌疑。

2.香菱

说回周瑞家的送宫花。

得了薛姨妈安排后,她拿了宫花往外走,正遇刚随薛家进京的香菱(英莲)。

周瑞家的细看香菱,说她“好个模样儿,竟有些象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儿”,然后问她父母何在、今年多大、家在哪里。

香菱都摇头说“不记得了”。

如此遭际让人叹息。

一个出身书香之家的小姐,不光模样好,而且聪明雅致——从香菱住到大观园后向黛玉学诗有成,最见其不俗。

但其命运悲惨到对自己的过往一概不知。

甄英莲,真应怜。

3.三春

周瑞家的离开梨香院,先顺路到三春住处。

迎春、探春在下棋,惜春则在另一房间与小尼姑智能儿说话。

当时,惜春很小,“身量未足”,但她和智能儿说“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

于当时的惜春,这不过是句玩话,但不想一语成谶,断青丝,伴古灯,寺庙真成了她的终身去处。

4.李纨

周瑞家的从三春住处(王夫人房后三间小抱厦)离开,往凤姐处走去。

书中说——

曹雪芹不写李纨在做针线,不写她在与人聊天或干别的什么,偏写她在睡觉,而且是那种似睡非睡的“歪着睡觉”。

这样的状态,与窗外贾瑞家的手中漂亮的宫花对比,正衬出李纨的寂寞无聊。

年轻守寡,一笔可见。

5.凤姐

凤姐那里就大不一样了。

贾瑞家的到了凤姐住处,根本没见着她。

但这不影响作者对凤姐多彩生活的展现——

大中午的,院里静悄悄,门内传出笑声,丫头舀水进去……

这是不写而写。

一看便知,贾琏和凤姐正在行夫妻之事。

回目“送宫花贾琏戏熙凤”之“戏”也正在说这一点。

对贾琏与凤姐,作者不写别的,偏写鱼水之欢,是因二人的命运走向,正与男女之事密切相关。

凤姐对丈夫管控很严,贾琏连平儿这个名正言顺的姬妾都不得碰。

而他偏又在这上面需求极旺,于是与多姑娘偷情,与鲍二家的偷情,还都被凤姐捉住大闹。

冲突最厉害的,是凤姐使计害死尤二姐,这让贾琏对妻子有了更彻底的不满。

终于,一从,二令,三人木。

凤姐一生,让人唏嘘又感叹。

6.黛玉

最后一站,周瑞家的去给黛玉送花。

黛玉不在自己那里,却在宝玉房中。

这看出二人情感之近,一有机会就黏在一起。

天生的亲近,加上心灵的相通,让宝黛爱情无可替代——“什么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

说回宫花。

那时的黛玉是多心、小性的——

其实,黛玉这话有些冤枉周瑞家的。

因为,从梨香院出来,她送宫花是顺路而行——

梨香院在贾府东北角,黛玉住处(贾母院)在其西南方向,较三春住处(王夫人院)、王熙凤住处离梨香院都远。

但那时的黛玉就是这样,小性,行动爱恼。

想想,也可以理解,她本和宝玉两小无猜,却突然来了人人说好的宝钗。

于是,她敏感,她多疑。

但这也正是黛玉,她率直——心里疑,就说出;不高兴,就冷笑;伤了心,就哭泣……

她不会藏着掖着,不会去刻意埋藏自己、改变自己。

她敢爱,也敢恨。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宝黛爱情初期的黛玉。

后来的她,不再这样,因为不光她懂宝玉,宝玉也懂她,而且她已知宝玉懂她。

两颗相通的心,是没有什么能分得开的。

小性、行动爱恼,也就一去不返了。

好像扯远了。

总之,借助一次周瑞家的送宫花,曹雪芹从薛宝钗起,包括香菱、三春、李纨,一直到黛玉,描画了书中最重要的几个女子。

虽是蜻蜓点水,却涟漪阵阵,煞是好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