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抗战牺牲唯一上将,爱妻悲痛欲绝,绝食七天而亡,合葬重庆梅花山

原标题:抗战牺牲唯一上将,爱妻悲痛欲绝,绝食七天而亡,合葬重庆梅花山

1940年,日军决心对我国武汉西部的野战集团进行攻击,特别是第5战区和汤恩伯第31集团军主力。占领宜昌,形成对重庆的直接威胁。

日军的整体计划是,“两翼迂回包围、中间突破,以机动战进攻,歼灭第5战区主力于随县、襄阳一线以北地区;以后将汉水以西守军向宜昌地区压缩,并予以歼灭”。增加战车团第7、第13战车联队,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加强攻击力。

在作战准备期间,为保守秘密,以有线通讯为主,限制无线电使用。在军指挥所向应山推进的同时,架通与各师团的有线通讯。以达到保密目的。日军第3飞行团的战斗机第11、第59战队,轻轰炸机第44、75战队,独立侦察第17中队也就执行侦察和直接支援、配合地面部队作战的任务

战斗一开始, 北进之敌39师团,于7日攻占了随阳店,并在枣阳与173师激战。作战中,守军曾以战防炮,对敌战车进行反击,钟毅的173师部队在作战中,以战防炮对敌最新型“九七式”战车进行射击时,效果甚微。

钟毅将军司令部又与敌第3师团之数百骑兵遭遇,警卫部队在战斗中全部牺牲,此时周围全是敌人,钟毅将军已知无法突出重围,乃举枪自尽而壮烈牺牲于战场。事后,173师进行战斗总结时认为:司令部的警卫部队,装备了过多的短枪,因而在战斗中无法阻止近距离以外之敌,使师机关和警卫部队都遭到了极大的损失。

此时,敌11军的情报部门,从电台的发射攻率、周率、拍发电码的手法,与上级、下属电台的联络呼号及方法等,并通过电波测向,一直掌握着33集团军总司令部无线电台的对外联络情况。

根据电台均设于司令部驻地附近这一特点,敌大致知道33集团军总司令部位于宜城东北约10公里的一带地区,且将这些重要情报,连续通报了第39师团,令其与空军配合,向这一带附近的山地合围。

到5月16日,日军桑名卓男的第3飞行团,特别是轻轰炸第44、第75战队,独立侦察第17中队,连续出动进行攻击轰炸,下午,总部的特务营也参加了激战,营长杜兰喆因负重伤而牺牲,此时敌已围攻33集团军在南瓜店的最后阵地。

敌39师团在这一带山地,经与守军第74师和33集团军总部特务营,从16日7时激战至17时,守军后撤。敌在打扫战场时发现不少33集团军总部所遗弃之文件,并从南瓜店附近山坡上众多的牺牲人员中,发现了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的尸体。张自忠上将阵亡后,夫人李敏慧悲痛欲绝,绝食七天死去,随后夫妻二人合葬重庆梅花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