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盘点 | 2018互联网之“温水动物”

原标题:盘点 | 2018互联网之“温水动物”

​​

“大鱼吃小鱼”是商业史上的铁律。过去,我们见证了太多行业里“千年老二”被并购的现实。

2012年,由于前妻发难,土豆网而错失上市良机,待到王微处理完家务事,抽身IPO之时资本市场已变惨淡,土豆网最终走向了与优酷100%换股合并的道路;2015年,由柳青布局、政府招安的滴滴和快的合并案,在“22天爱情计划”里谈成了眷属,它们的合并曾一度引起行业轰动,可它们的合并没有被定义为双赢的佳话;还有携程和百度在二级市场换股,去哪儿被收归携程麾下,庄辰超黯然离场;大众点评与美团合并,张涛痛失“儿子”,含泪离场;易迅即使傍了腾讯这棵大树也不安全,最后沦为嫁妆陪嫁给京东;风靡一时的乐蜂网,欲卖身老大不得,只好委身唯品会……

互联网平台级的企业从来没有什么小众经济,也从来不会有什么奇迹,它所指向的,无外乎还是便利与便宜。通过信息对称化处理,然后以技术与产品实现流量的转移,从而营造新的场景与模式,形成规模化的经济。某种程度而言,“一切不以流量和规模”为目的的互联网创业都是在耍流氓。

然而,在2018年有这么一众互联网企业,不温不火,论规模它们不是“老二”的level,论流量,它们在行业里又有一些“本我”的优势。简言之,在偌大的创业熔炉中,它们似乎可以置身于局外,但是,又有着某种“待价而沽”的期待。

一起来看看,2018年互联网企业里的“温水动物”。

寺库的狭路

寺库向来比较佛系,不仅因为寺库的创始人李日学是个佛教徒,还因为寺库的佛系创业的风格。从创立到2018年寺库已经走过了十年的创业生涯,但是,它真正走进公众视线是在2017年,那时寺库作为中国侈品电商第一股登陆纳斯达克。

十年磨一剑,寺库从最早的二手寄卖转至高端奢侈品电商,可以说经历了珍品网、唯品会、呼哈网等那一波垂直电商的潮起潮落,也正在经历奢侈品消费的“第二春”,尤其是中国奢侈品市场回暖的好时机。

然而,十年来寺库依然是个“小盘子”企业。

从股市表现上看,寺库的股价从上市首日报收10美元,估值近4亿美元,时至今日,寺库的股价和市值依然在这个水平线上徘徊不前。从流量来看,寺库只是一个千万级的平台,从一般规律来看,作为电商平台,没有亿级的体量是比较危险的。

寺库的不温不火,被业界认为品牌定位不清晰,不会讲故事,资本注入的空间不大,当然,也有人对此解读为专注、极致。

地歌网对寺库保持着长线的追踪,曾经在把寺库看作奢侈品行业里的慢样本(参考《寺库,慢样本大提速》),也曾经分析过寺库的发展依靠的是“铁粉”理论(参考《三千弱水,只取1800万+“寺库家军”》)。

正如寺库CGO任冠军所言,奢侈品是一个特殊的行业,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综合电商,品质是第一核心要素,其次,信任的传递至关重要。

某种程度而言,寺库的坚持在于抓住了奢侈品这一高客单价、高用户粘性的行业,建立起一定行业壁垒。目前,寺库的客单价达超3500元,会员超1800万,据介绍平台的商品复购率相当高。

对于一个电商平台而言,1800万+的会员不是一个大的数目,但是,对于高端生活服务平台而言,寺库1800万+会员成为不可撼动的基石,1800万+会员好比寺库家军,已经构筑起一条寺库防线。这道防线是寺库用了将近10年时间炼成的。

另外,寺库在十年的时间里完成了行业的鉴定标准,同时还相应地在国内外中心城市建立了线下体验店,这也成为寺库可以讲的故事。

然而,总体而言,寺库走上的是一条狭路。

一方面,京东、阿里等巨头已经大手笔地跑步进场,而且它们都有各自的阵地。京东有自建平台Toplife,阿里有专属的奢侈品虚拟APP—Luxury Pavilion 以及此前收购的魅力惠。在对外合作中,阿里和利峰集团旗下奢侈品电商YNAP成立合资公司,进军高端奢侈品行业。京东则联手LVMH以及入股的Farfetch已经挂牌上市,成为奢侈品电商第二股。

巨头无论在现金流、供应链还是流量上,都占据着绝对优势,寺库可容纳的空间看得见。

其实,寺库是在奢侈品狭道当中求生。

过去的一年多来,看到寺库也有不少变化。首先第一要务就是要破流量瓶颈,做出规模。

寺库已经从垂直的奢侈品行业向高端生活服务转型。因而在过去一年多里,寺库推出自有品牌“24 |7 by SEOO” 订制高端预调鸡尾酒 ,正式进入酒水领域和酒吧领域;寺库农业推出小产区精品如褚柑等;寺库旅游牵手恺撒旅游,此外,还有百盛、砂之船、威尔士扽等从美酒、美食、艺术、健身等方面希望打通高端生活服务场景,打通会员服务。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对于寺库奢侈品的赛道也不容易做上去,或许更好的命运是能够在兵强马壮之刻,站队成功,找到靠山。

当当的窄路

当当网,在2018年便找到了个靠山——海航科技。

2018年3月,拟作价75亿元收购老牌电商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俞渝将退出业务管理层。然而,前后历时半年多,海航科技忽而有宣布弃购当当网。话术中无非是“外部环境产生变化,就合同履行情况双方未达成一致”等模糊话语。

当当网的命运之石到底是没落下。

当当网成立于1999年,由图书起家,不断覆盖至音像、母婴、美妆、家居、数码3C、服装、鞋包等领域,成为综合性大型电商平台,是当之无愧的国内最早的电子商务公司之一。

然而,号称中国亚马逊的当当网,路愈走愈窄了。

当当网曾于2010年赴美股上市,那一年的当当网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店,年销图书销售额超过100亿元,占有国内网上图书零售市场份额的50%以上。

然而,在随后电商大战中,当当网逐渐丧失的时机,被京东赶超,据公开数据显示,2008年京东的销售额仅为当当的75%,而到了2015年三季度,京东的营收已经变成当当的18倍。现如今,京东已经成为一家市值高达347亿美元的上市公司,而当当退市时的市值仅为5亿美元,是京东的1%多一点。

2016年完成私有化退市时,彼时当当网的市值仅为5.36亿美元,不足上市时的四分之一。尽管,李国庆俞渝夫妇,多次宣称“京东亏损,当当已赚钱”,但这是上个世纪盈利的概念。这个世纪,资本和商业的玩法已经不一样。

虽然,当当这些年也在尝试变革,也在积极地搭建线下场景,在综合品类上不断地寻找出路,但是,当当依然面临着图书品类的客单价问题,流量瓶颈的问题,面对着“不入流”变革显得形单影只。

我们可以说,今天的当当网被电子书、网络文学、电商巨头打败了。然而今天的亚马逊呢?

2018年亚马逊的市值破万亿,仅比苹果晚一个月。

亚马逊也从最初在线售卖书籍开始,逐步扩张成为销售一切的网络电商平台。2015年年中,亚马逊市值超越沃尔玛,成为行业的里程碑事件。

目前,除了占据主导地位的电商业务以外,亚马逊的未来在于云服务、人工智能、智能家居、无人超市、内容原创和分发以及医疗健康服务都有不断的布局。其中,云服务在目前也处于遥遥领先,年化收入也超过了200亿美元,2017年,AWS宣布了1400项服务和功能,当年活跃用户增长了250%。未来,其各项业务的晕轮效应将会不断凸显。

目前,亚马逊的市盈率高达160倍,反映了外界对其未来增长的看好。

原本,亚马逊之路是当当网的一条明路,而今当当网走了条窄路,在不温不火中,曾经的巨人也开始陨落。

国美的保守疗法

对第一代零售企业,也曾经风光过的国美而言,此时或许只有一个执念:黄光裕出狱。败也黄光裕,成也黄光裕,或许是国美的唯一希望。

2008年,黄光裕进入高墙,杜鹃“被迫”进入商界成为掌门人。2010年杜鹃在陈晓手中夺回了控制权。8年过去了,杜鹃给丈夫黄光裕创造了一个怎样的国美?

曾经,在京东和阿里赴美上市潮之时,国美也曾做过不同的尝试。

从2013年起,国美向黄金零售业发起了凌厉的攻势,踏足黄金产业链上游,认为这是一个数千亿的市场,入手金矿,对手锁定为菜百首饰等传统黄金零售企业,手段依然是狼性的“低价抢市场”。后来国美做手机业务,国美通讯财报显示,2017年自有品牌就卖了1个亿。国美试图通过卖手机的方式,植入APP,抢占线上入口,利用本身的供应链优势,融合线上与线下,将社交、电商、卖场和直销融为一炉。

这一路来,杜鹃的目标或许不是拿第一,而是不掉队。但是,显然国美还是掉队了。

2017年苏宁易购实现营收1879亿元,同比增26.48%;国美零售营收为715亿,净利润为负4.5亿元,同比下滑238.40%。从营收上看,国美零售营收仅为苏宁易购38%,已经不到五分之二。

近年来电商大行其道,线下实体店举步维艰。国美可比门店数量增长很不乐观。2010年,国美电器拥有门店826间,另有494间非上市门店(含59间大中店),合计1320间;2013年,国美旗下门店合计1585间,与苏宁持平;2016年整体上市后,国美门店数达1628间,比苏宁多118间;2017年,国美门店数净减少24间,苏宁净增74间,国美领先优数降至20间。

面对掉队的压力,国美长期以来的采用保守疗法。

从2017年,国美的而立之年开始,国美重新聚焦到零售战略中来,它的新零售战略里推进了「 6+1 」新零售战略一一「用户为王、产品为王、平台为王、服务为王、分享为王、体验为王、线上线下融合为王」,打造以供应链为核心竞争力的新零售生态体。由单一的电器零售商向以「家电、家居、家装、家服务、家金融」五位一体的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变,从商品、服务维度全面提升用户生活品质。

除了线下零售板块,智能制造、智能手机、互联网、金融投资、地产等五大业务板块,都被杜鹃视为国美未来发展的「核武器」。

国美的新零售思路和阿里的新零售战略如出一辙。

然而,像我者死。诸如苏宁、国美这样的老牌零售企业,一直以来面临着互联网转型的阵痛,严格来说,在线上线下的数字化浪潮中,苏宁在线上“偷师”阿里,在线下疯狂地利用地产的优势开店,走出一条相对和缓的苏宁道路。

而国美,即使祭出新零售的旗帜,至今还没能打出一个立足的点来。一定程度上,国美倚仗着过去的老本,摇摆在空中。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大润发被并购,创始人黄明端黯然离任时如是说。

即使黄光裕复出,但今日之江湖物非人也非,对手一个比一个强,国美在规模、资金、品牌、人才等方方面面都不占优势。

时代向前,而国美在不温不火中似乎已前路茫茫。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可怕的是,没有大风大浪,找不到向前的抓手。火候未到,往往“温水动物”难以察觉火光电闪的变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