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北大毕业生可以玩玩外卖,你可千万别任性

原标题:北大毕业生可以玩玩外卖,你可千万别任性

来源:授权转载自升值记

他说走一步看一步时的那种随意,大概从来没有理解过他的同事。

《一个北大毕业生决定去送外卖》刷屏朋友圈,文章里北大硕士毕业的作者,为了找到人生的价值,去送了一段时间外卖,最后还是回去好好上班,用他的话说是过上“将来看女下属大腿的”日子。

说实话,这么矫情的事,我真的佩服他,居然可以写这么长。标题也完全起错了,这种事,不叫“北大毕业生决定去送外卖”,决定应该是下定决心,不是说以外卖为终身职业,至少也要在外卖员这个行业做个区第一市第一,或者兢兢业业干几年,这叫决定。作者所干的事,叫“北大毕业生体验送外卖”,或者叫“北大毕业生玩玩送外卖“。

这篇文章里,充斥着一种优越感,一种俯视众生的天之骄子的炫耀,文章中说,他问自己的外国女朋友:

“我问她愿意嫁给一个外卖员吗,她说不愿意。我说你这样子会被社会谴责的,她反问我会娶一个女外卖员吗?我说像你一样美可以考虑。”

这种莫名其妙地对外卖员的恶意让人觉得恶心,他的体验生活,当然可以完全不走心,但是完全没必要把处于社会底层的外卖员当成背景板来衬托他的高贵。

他对外卖员的浮光掠影的体验,其实完全来自于北大硕士的自信,来自于他只要随时抽身而去,就可以随时过上中产生活的笃定,正如他在文章最后所展示的那样,当外卖行业的同事知道他辞职,关心他的未来时,他说走一步看一步时的那种随意,他大概从来没有理解过他的同事,这种尚未来得及跨入精英阶层,就迫不及待的以精英视角审视大众的嘴脸,着实让人齿冷。

他体验送外卖的事情,让我想起来前不久有关外卖员的另一件事,2018年年底,美团给他们11.8万骑手发了问卷,问他们最想向用户说什么,收回来得票比较高的三句话是:

1、及时接电话。

2、写准确收餐地址。

3、希望顾客收餐的时候,能说谢谢。

本来没有什么大事,结果微博上,却引发了一场大讨论,讨论的主题令人生笑,居然是要不要对外卖员说“谢谢”。

说“谢谢”难道不是基本的礼貌了,没想到居然成了需要讨论的话题,这要是传扬出去,简直是个笑话,但这就真实的发生在我们身边。

可见,我们的底层服务人员,生存环境有多逼仄。在很多人看来,外卖小哥没有资格要求谢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多少人对底层服务人员已经产生了居高临下的轻蔑。

而在我看来,无论是拒绝对外卖员说“谢谢”的人,还是这位去外卖行业寻找人生价值的北大硕士,共同点都是冷漠,是一种对体力劳动者完全漠视的优越感。

而这就是广大体力劳动者的现状,在很多人的心目中,人是分三六九等的。

我当然不是说,他没有去玩玩外卖的自由,他当然有。但是,我必须提醒读者,尤其是涉世未深的读者清醒地认识到一点,他有车有房,女朋友在国外学医科(懂的都知道这至少家境优越),玩文学玩摄影,而真正的外卖员呢,一个月工资无非是五千六千,在生活、家庭、工作的夹缝里闪转腾挪。

最大的区别在哪里?最大的区别在于,笃定。前者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笃定,根本在于,前者有得选,而后者没得选。

什么叫笃定?笃定就是你准备拼命一搏的时候,望望后面,有一条退路,笃定就是你准备蹦极的时候,摸摸脚上,有条牢固的绳子,笃定就是你玩游戏,知道你还有一条命。

我有一个出身寒门的同学,他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我要是生在大富之家该有多好,哪怕是还是过我从小过的生活,父母不用支持我一分钱,都会好得多,至少我敢去拼,我只要那一份底气就好。

他说的就是笃定,没有资源和拥有资源的人最大的区别,不是别的,差的就是这份底气。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可谓痛彻心扉,因为他刚刚放弃了总部一个去偏远西部省份任职的机会,他知道,去了肯定提职,但是他不知道,去了,还能不能调回来,就在他犹豫的时候,这个机会被另一个高富帅同事抢走了。

用我的同学的话说,无论调不调回来,他(高富帅)都不怕,但他自己怕,他真的怕。

这就是笃定。

高富帅们可以去寻找人生的意义,清华北大的学子可以去轻松尝试体验各种人生,但你千万别瞎作。

我微信上加过一个姑娘,每天朋友圈都是在罗振宇的《得到》听课,还有收听女性专属书单,听的都是什么,《其实他没有那么喜欢你》、《通往幸福的教育》、《如何将孩子抚育成人》,然而,她是一个今年夏天要高考的学生,问我怎么在未来看更大的世界,我给她建议就仨字:刷题去。然而不去啊,就在那,刷各种听书节目,这还有半年要高考,我要有这孩子,看着都急出心脏病了。

还有个哥们,大学毕业以后,在后台问我,说现在很流行gap year,我要不要先不工作,先来个gap year,扩大一下眼界。我就问他,你家里啥条件啊,就敢玩gap year?一问家里就是普通县城工人家庭,我整个人都被震惊了。就这条件,你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你还打算再gap year一年,等你看世界回来,你知道新的毕业生出来,已经没多少公司要你了好吗?gap year是人家家里有矿的孩子玩的?你学人家家里有矿的干嘛?

所以,我始终劝我的读者,向上走,向上走的路,比向下走的路要简单,因为一旦滑下去,你就爬不上来了。

这个北大毕业生的问题,在于熬了一锅浓浓的鸡汤,但是这款鸡汤,只适合他一个人喝。他当然可以玩玩,寻找人生的意义,因为他有普通人没有的光环,所以他也有普通人没有的笃定。

而一般人如果真的到了外卖员的境地,体验到的只有痛苦煎熬,因为你得到了只有白眼和更多焦虑。

作者:升值锦鲤,来源:升值记

____________

中国大学教育 ID:cncollege

关注高等教育发展 / 关心大学教师成长 / 关怀大学生成才

大学,有大学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