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用疟原虫感染治愈晚期癌症,靠谱吗?

原标题:用疟原虫感染治愈晚期癌症,靠谱吗?

春节很多人的朋友圈被这条大新闻刷屏了:中国科学家陈小平能用疟原虫感染治愈晚期癌症!

但这靠谱吗?

根据World MT 世界医疗科技资讯报道,2018年12月24日在中科院举办的SELF格致论道讲坛“粤见未来”主题活动上,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研究员陈小平教授向全世界宣布,由他带领的科学研究团队经过十多年的奋力拼搏,用疟原虫感染的免疫学方法成功地治愈了晚期癌症。

现在就来讲一讲这个癌症疟原虫免疫疗法的故事。

先看到这癌症和疟原虫就足够让你大吃一惊,癌症谁都知道几乎是不治之症,是死亡之症,是人类的最大杀手。再看着疟原虫更是让人心惊肉跳,这不就是肆虐非洲大地的疟疾病的罪魁祸首吗?疟疾是祸害非洲的最大瘟疫。

当然在中国也是家喻户晓的瘟疫,中国人过去都称之为“打摆子”,也就是疟疾。过去如果患上疟疾那基本上是没有救的,100多年前也经常肆虐中国大地,瘟疫遍地。据史书记载,清朝年间康熙皇帝曾三次亲征噶尔丹,其中一次亲征过程中得了疟疾,差一点要了他的性命。幸好有法国的传教士给他带来了金鸡纳霜,也就是奎宁,他吃了之后很快就好了,最后战胜了噶尔丹,这是历史上比较有名的有关疟疾的故事。

但是后来这奎宁对疟疾就不太灵光了,才有了我国著名科学家首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奶奶艰苦研发青蒿素的故事,她的研究的青蒿素帮助挽回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为拯救全世界人的生命做出了贡献。

因此,2019年1月8日,英国BBC发起“20世纪最伟大人物”评选活动的“科学家篇”名单中,中国首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屠呦呦与居里夫人(Maria Curie)、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以及数学家艾伦·图灵(Alan Turing)共同进入候选人名单,也是唯一一位在世的候选人。

1985年,在陈小平教授还是一位中山医科大学的研究生时候,有一天老师讲疟疾的流行病学时,挂出一张地图,与下图很像。疟疾主要流行在非洲、赤道附近,因为多蚊子的地方疟疾就多。

过了几个星期,讲到了肿瘤流行病学时,老师又挂出一张图片,与下图差不多。

就在陈小平同学看到这个地图一瞬之间,他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好像哪里多疟疾,哪里就少肿瘤死亡。从此他就发现了疟疾与癌症的关联。

由于当时世界卫生组织并没有公开的数据库,直到过十几年有了关于疾病的公开数据库后。他的团队与美国哈佛大学的统计学教授进行合作,哈佛教授了解他的发现和研究后觉得非常重要,很乐意一起研究这个课题。

他们收集了全球所有国家疟疾发病率和肿瘤死亡率的数据,还搜集了包括联合国的公开数据库、世界银行的公开数据库、美国有关人口的公开数据库……所有能够用的数据库他们都用了。把所有可能混杂的影响因素都剔除后,确实发现疟疾的发生率跟肿瘤的总体死亡率呈显著的负相关,这个论文《Worldwide malaria incidence and cancer mortality areinversely associated》已经发表在国际期刊《InfectiousAgents and Cancer 传染因子与癌症》(DOI 10.1186/s13027-017-0117-x。)

仅仅靠大数据的分析还不能相信疟原虫感染对肿瘤有治疗效果。于是,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小鼠模型研究,历经十多年,用了成千上万只小鼠,有肺癌、肝癌、乳腺癌、结肠癌等实体肿瘤的小鼠。终于证实疟原虫感染的确显著延长了荷瘤小鼠的寿命。最终确定疟原虫感染的确对肿瘤有相当好的疗效。

但是背后的分子机理是什么?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研究,经历了14年的机理探讨,发现疟原虫感染可以非常强烈的激活天然免疫细胞(NK细胞),这种细胞激活后可以杀灭一部分肿瘤细胞。此研究报告《Antitumor Effect of Malaria Parasite Infection ina MurineLewis Lung Cancer Model through Induction of Innateand AdaptiveImmunity》在线发表在美国《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ONE)》上,钟南山教授为共同研究者。研究发现,疟原虫感染(疟疾)显著抑制小鼠肺癌(Lewis肺癌)的生长和转移,显著延长荷瘤小鼠的生存时间;疟原虫感染明显抑制肿瘤细胞的增殖,促进肿瘤细胞的凋亡,抑制肿瘤血管的生成;疟原虫感染激活机体天然免疫系统,诱导产生大量的IFN-γ和TNF-α等,明显增强NK细胞的杀伤活性;疟原虫感染诱导机体产生肿瘤局部及全身系统性的肿瘤特异性免疫反应,能使大约10%荷瘤小鼠的肿瘤完全消退,并能长期保存有效的肿瘤特异性免疫记忆,研究还发现,疟原虫感染与肺癌DNA疫苗联合应用有明显的协同作用。该项研究表明,疟原虫感染通过激活天然免疫和特异性免疫反应并抑制肿瘤血管生成,进而抑制肿瘤生长和转移。疟原虫感染可用于肺癌的免疫治疗,也可能作为携带肿瘤抗原的新载体用于开发新型有效的治疗性肺癌疫苗。

当肿瘤细胞死亡后,它释放的抗原跟疟原虫感染同时存在的情况下,激活了T细胞。我们知道,T细胞是抗病原体和抗癌的主力军,T细胞被激活,特别是肿瘤内部的T细胞被激活,可以非常有效的杀灭癌细胞。

这个原理如果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癌细胞分泌一系列信号,使我们的免疫系统睡眠、不工作,而疟原虫感染恰好唤醒、激活了免疫系统,使免疫系统重新识别癌细胞,从而杀灭癌细胞

有意思的是,在疟原虫激活了免疫细胞的同时,它还干了一件非常漂亮的工作:使患肿瘤的小鼠肿瘤里的血管几乎消失,也就是说抑制了肿瘤血管生成,使肿瘤没有血管供应,从而切断营养供应。

这个研究成果《Exosomesfrom Plasmodium-infected hosts inhibit tumor angiogenesis in a murine Lewislung cancer model》2017年6月26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Oncogensis上。

历史上曾经有科学家利用疟原虫感染治疗一种非常严重的疾病——神经性梅毒,是晚期梅毒的一种。在上个世纪早期,青霉素还没有被发明,神经性梅毒像今天的晚期癌症一样被称为“不治之症”,得了神经性梅毒相当于判了死刑。

奥地利科学家、精神神经科教授Julius Wagner-Jauregg,有一天回到病房查房,一个病人突然跑到他身边说:教授我今天发高烧了。教授非常惊讶,因为这是一个瘫痪的病人,居然走到了他跟前。

教授说:你怎么会走路了?病人也才恍然发现自己能走了。教授觉得发烧跟病情好转一定有关系,最后发现这个病人得了疟疾,感染了疟原虫。

接着,他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举动——把这个病人的血抽出来,分别注射给18个瘫痪病人,这18个病人的病情都有不同程度的好转。一天之内,整个欧洲包括前苏联,都知道疟原虫疗法可以治疗神经性梅毒。

消息也很快传到美国和加拿大,整个西方世界都在用疟原虫疗法治疗神经性梅毒,仅仅十年,这个科学家就获得了192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但好景不长,1947年人类发现了青霉素,青霉素对梅毒非常有效,用不到疟原虫疗法了,所以疟原虫疗法30年后退出了历史舞台。

用“疟原虫治疗肿瘤”和100多年前用致病细菌治疗肿瘤是有很多相通之处的。

它们的本质,都是希望用一种外源病原体来刺激人体免疫系统,从而达到杀灭肿瘤细胞的效果。

“用疟原虫感染治愈晚期癌症”的理论

需要更多科学证据支撑

但现在就断言能用疟原虫感染治愈晚期癌症,可能为时尚早。

清华大学本科、美国杜克大学癌症生物学博士、笔名菠萝的国内80后癌症科普大咖李治中,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菠萝因子”上表明了他的观点:

1:科学是开放的。“疟原虫治愈癌症”是个科学猜想,值得研究,逻辑很类似一百多年前的“科利毒素”。

2:这还是早期研究。目前参与人数还太少,也没有正式的临床研究论文,所以疗效和副作用都属于未知。

3:在临床数据发表之前,自媒体向大众宣传“疟原虫是抗癌神器”是不合适的,用“治愈”这个词更是严重误导

4:对新诊断患者,不应该做为治疗的首选方案。对于标准治疗已经失败的患者,可以作为选择之一去了解,但需要降低预期。

李治中认为,用疟原虫治愈癌症是个有趣的尝试,值得科学家关注。最近PD-1抗体等免疫新药的成功,证明了适当地激活免疫系统,确实可能控制晚期肿瘤。加上“科利毒素”当年确实治好了一些患者,他个人相信有人会因为感染刺激免疫系统后,意外清除癌细胞。细菌也好,病毒也好,寄生虫也好,确实有可能产生这种效果。

同时,他也强调,疟原虫治疗肿瘤是值得深入研究的科学问题,但它还远不是救命稻草,我们需要非常谨慎。在有临床统计数据之前,不应该大规模宣传推广。

因为有许多核心的科学问题还没有被回答。

科利毕生都在研究和使用威廉毒素,据说他自己就治疗了近1000人,但“科利毒素”发明100多年来,从来没被推广,也没有成为主流疗法,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科利和后续研究者没有回答一些最重要的科学问题,包括:

1:它的严重副作用比例是多少?是否能控制?
2:客观有效率到底是多少?是否有大规模临床试验证明?
3:能否预测什么患者使用“科利毒素”会有效?什么患者无效?
4: 不相关的细菌感染,是如何激活人体免疫系统来清除肿瘤的?

“疟原虫治疗肿瘤”要想成功,也至少得回答这些问题。从目前公布的资料来看,

第1个问题,反复感染疟疾的副反应是不小的。虽然青蒿素短期可以控制感染和发热,但不清楚控制发热后,抗癌效果是否也会打折扣;

第2个问题,参与试验人数太少,还没有答案。10位随机患者无法形成有效结论;

第3个问题没有答案,但目前来看,单独使用疟原虫抗癌有效率并不高;

第4个问题有一些动物模型研究,但还没有人体数据。

由于这些有待回答的问题,这个临床试验还属于早期。网上也可以查到至少3个“疟原虫治疗肿瘤”的相关临床试验,都在1期或2期:

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2786589
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3474822
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3375983

严格意义上来讲,直到临床研究论文发表,所有数据公开,那“疟原虫治疗肿瘤”试验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都是未知的。

这样早期的临床试验,应该通过各种渠道招募没有选择的晚期患者参与,但通常并不适合通过大众媒体传播。

大众媒体的不准确宣传很容易造成误解,给患者带来不合理的预期,也给试验带来不可知的变数。

无论站在流行病学角度,操作方便角度,还是剂量控制角度,他都很难想象大规模使用活的疟原虫来治疗肿瘤。即使有青蒿素控制疟原虫,但反复感染疟疾给身体带来的副作用,以及大量使用青蒿素带来耐药变异株也是显著的风险。

一方面,海量晚期癌症患者知道了这个消息,找到患者入组会更容易,试验进度估计会大大提前。

另一方面,国内外科学家都会关注这个试验,如果试验设计出现纰漏,或者进展不顺利,可能会引起很大舆论压力。

最后,李治中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试验是成功还是失败并不重要。科学试验都有风险,何况是早期抗癌试验。只要试验设计和执行科学合理,即使失败的结果也将带来科学的进步,研究者都应该受到尊重。

综合自World MT 世界医疗科技资讯、微信公众号菠萝因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