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跟好莱坞科幻片相比,中国科幻片的不同就在于精神内核”

原标题:“跟好莱坞科幻片相比,中国科幻片的不同就在于精神内核”

据新华网2月11日报道,春节前,《流浪地球》导演郭帆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表示:“(对《流浪地球》)我的要求不高,只希望不赔钱。”

那时候的郭帆,可能没有料到,他的作品即将引爆这个春节最火爆的话题。

春节期间,《流浪地球》不仅票房突破了20亿,在网友中引发的热度也是居高不下:

不过有些较真儿的网友也对涉及“硬核科技”的部分表达了质疑,认为《流浪地球》存在不少bug(话说较真儿的也是真爱啊)。

己亥年第一个工作日,新华网思客联合科技频道采访了郭帆导演。

“4年时间”、“从2人到7000人”、“没有遗憾”,这些在采访中频繁被郭帆提及的词语,体现了整个制作团队的执着和努力,也呈现出国产科幻片重拾自信的不懈追求。

跟随思客君,一起来了解《流浪地球》的那些硬核过往。

思客:您为何想拍这样一部科幻题材的电影?

郭帆:最开始只是个人的梦想,我个人非常喜欢科幻,对未知的事物好奇。到2014年的时候,这种梦想多了一点使命感。

2014年国家电影局派我们几位导演去好莱坞学习,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中国电影工业与美国电影工业的巨大差距。所以你发现(参加过学习的)几位导演回国后做的几乎都是一样的事情,就是去做中国的工业电影的探索。

思客:有网友指出《流浪地球》有一些科学硬伤,您如何看待这些质疑?

郭帆:这个要看在开始创作的时候,我们怎么去定义科幻的写实度。举例说,写实度比较高的如美国电影《星际穿越》,这部电影在创作初期就定义所有的文艺创作要遵循科学,那部电影完成后,甚至出了8篇相关的学术论文。

包括他们的执行制片人都是非常著名的物理学家基普·索恩。而《星球大战》的科技现实度就相对低一些。

我们做的《流浪地球》,最初对影片科技度的底线即定义在“不被证伪”。我们也找中科院的老师来指导我们尽量排除一些大的bug,但小的bug应该也会有,我们尽量去排除,并且我们在创作初期的经验有缺失,也会导致有影片一些漏洞。

电影构建了五十年后的近未来世界,细节繁杂庞大,所以难免有纰漏,我们争取在之后的创作中加以改正和改进。

现在电影取得这样的成绩,主要还是该归功于观众的宽容。

思客: 有人认为《流浪地球》开启了“国产科幻电影的元年”,你是否同意这样的说法?

郭帆:“国产科幻电影元年”这样的说法,可能得再过十年、二十年后,我们回过头来看才能准确定义。

如果我们每年都有一部又一部好的科幻电影出现,如同好莱坞一样,每年都能看到若干部好的科幻片,这样十年二十年积累下来之后,我们再回头看是哪一年爆发的,我们就可以称之为元年了,现在去定义有点早。

思客:跟好莱坞科幻片相比,中国科幻片有什么不同?

郭帆:就是精神内核,《流浪地球》的内核就是我们中国人对土地和家园的深厚感情,体现在人的身上就是亲情。

其实,因为全球化的原因,我们穿的衣服、用的东西和西方也没什么区别,但我们的文化是完全不同的,我们有自己很明显的特征,这是最大的区别。

思客:拍一部好的科幻电影,最大的难度在哪里?

郭帆:最重要的是信任。

所有新事物的出现都会受到人们的质疑,就像当年火车刚发明的时候不如马车跑得快,但如果没有当年笨重的蒸汽机也不会有今天的高铁。我们的团队也是从最初的两个人,发展到一个七千人的团队,前后用了四年时间。这么长的时间里,不仅别人对你有质疑,你也会对你自己的团队产生质疑,甚至会自我怀疑。

作为一个新兴事物,如果我们能够解决信任的问题,就会有更多的投资商把资金投进来,就会有更多的导演有机会去尝试拍科幻片,中国的电影工业才会越来越完善,我们才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优秀的科幻片。

思客:对于《流浪地球》这部影片您有什么遗憾吗?

郭帆:现在看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这部电影拍了四年,如果以四年前的经验去做的话,估计也不一定会做得更好,所以其实没有什么遗憾。

这四年,我和团队竭尽全力,我们把能够呈现出来最好的状态展现给大家。我们没法以现在的经验再倒回去做四年前的事情,我们只能往后看,我们之后会做得更好,因为我们积累了更多的经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