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正文

【我的家人】我的老父亲

原标题:【我的家人】我的老父亲

   我的老父亲

文/李文耀

孩子终于放寒假了,一只只小鸟从天南地北返回巢中。我这只辛辛苦苦伴读的母鸟,今年终于有了携小鸟们,陪伴父母过个新年的缘分。

不知咋的,母鸟总觉得像"倦鸟儿归巢",提不上精神……

也许是年近五旬,多病缠身,再加上小小鸟儿从班上传染来的"甲流",弄得一屋咳咳坎坎,闹个不停;也许是工作上的心灰意冷,薄了些收成;还可能是生活不顺,凉了人心……

老鸟没劲,小鸟儿自然也状态不佳,个个宅在家中,不吵不闹、不悲不喜……

自从前几日,老父老母返程回家过年,家中竟然陡增了不少热闹。小小鸟们也个个打开了紧闭的窝门,开始聚会,开始调笑……

"忙碌的人哪有多余的时间生病"?瞅瞅年近八旬的父亲,我的心中不由升起愧疚之情。

早上,我也醒得很早,不过那是因为睡眠不好,容易惊醒。睡不着了,便在那儿看文章、瞎涂丫,想东想西的……

父亲也起得早,不过他睡得好,昨晚9点便上床睡觉了。早上6点爬起来,便为母亲泡药粉,调蜂蜜,做早餐……

整天瞎想着:自己是老牌主任编辑,却不被重视,凉在一旁晒稻草;却见老父,正牌高级记者,一早起来就开始忙这忙那,准备年夜菜了。也没把自己装根什么蒜!

愧疚感催促之下,我亦只能打起百倍精神,跟着忙碌起来。手动起来,腿一迈开,这血液循环的确畅通不少,渐渐淤积于脑部的过剩精力,也逐渐分散到了全身……

"只要能干活,就没什么病治不好!"父亲说。

退休返乡以后的父亲,每日就这么带着曾经遭遇心肌梗塞的母亲,住在乡下种菜锄地,烧饭劈柴,一切自给自足,从来不请保姆,也不找这个那个帮忙。

忙碌之余,他也没忘了自己作为知识分子的小乐趣。写写书法,做做根雕,记记日记……用别人同样多的时间,做了几倍于他人的成绩来。

乡下的堂屋里,摆放着他亲手撰写的书法对联,亲手制作的龙凤。

回城的老父老母,也为一对小鸟儿带来了"叽叽呱呱"的乐趣。老父竟然开金口,向已迈入择偶期的大鸟儿传授起了当年的大学爱情故事。

老父老母是高中+大学的同班同学,但俩人都极力否认"早恋"过。母亲说:当时班上一女生倾慕父亲,她是班干部,还曾做过父亲的思想政治工作,希望他俩能谈成。结果忠厚老实的父亲说:我选伴侣是要过日子的,太花哨的不敢要。我奶奶更实沉,亲自来了一趟学校,翻了我妈和另外那个女孩的抽屉,发现那女孩抽屉中尽是些小玩艺儿,而我妈的抽屉中是鞋底、针线。两人立马拍板:就是我妈了!

老父说:既然认定了你妈,我就再也没有别的想法,一心一意跟她过日子了。

老父显然也想小孩子们都能和他当年一样,目光炯炯、从一而终。不过从我家那只出类拔萃的美丽大鸟儿脸上露出的笑意,我知道:时代变了,美好的传奇只能在岁月的长河中随缘书写了……

渐次地,姐妹们也陆续回到了家中,陪着忙碌的老父一起,喜迎新春。晚间,聚齐的一大家子又该是吃年夜饭、看春晚、发红包……的欢乐时光了,期待啊!

作者:李文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