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正文

【我的家人】舅舅的牛肉串

原标题:【我的家人】舅舅的牛肉串

   舅舅的牛肉串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尹舒艺

舅舅过世已经十三年了。我时常想起他。过年的时候尤其想他。

舅舅身上的钱总是被舅妈搜的干干净净,过年好不容易攒点零花钱,都给我和哥哥平分了拜年红包。

我和哥哥特别喜欢吃烤牛肉串,过年的时候老缠着舅舅打牌,他身上给我们封完红包后还剩下的十几块都被我们赢走拿去买牛肉串吃,我还记得他笑呵呵的看着我们吃的不亦乐乎,特别开心的样子。

我和哥哥老是笑舅舅穷的连我们小孩都不如,但我们依然乐此不疲的去赢舅舅的钱。牛肉串不断涨价,从十块钱五十串到十块钱十串,这一年一年,其中的幸福滋味拥有的人不会愿意失去。就在我们以为这种幸福会继续持续的时候,06年的国庆节,舅舅突然去世了,才六十岁出头。

舅舅这一生就是一个老实忠厚的男人平淡的一生,怕老婆爱女儿,疼妹妹护外甥外甥女。

妈妈说,她小时候身体不好,舅舅比他大十几岁,把她又当妹妹又当女儿的养。妈妈二十岁时赶时髦烫头发穿的确良衣服,回家爷爷生气的要她剃掉,是舅舅护着她成为那条街最靓的崽。

我上小学,学校推销保险,妈妈不给买,是舅舅给的钱,两百块估计占了当时他月工资的一半,不知道舅妈有没有找他闹。

有一次去长沙,高速路刚刚开通,司机师傅也不知道在哪个出口下,舅舅在车上一路高唱,“妹妹你胆大的往前走哇往前走”。虽然最后司机开过了,导致来回多跑了一百多公里,但是我至今想起舅舅唱的那句歌,没有颠来跑去的辛苦,只有途中高歌的乐呵。

舅舅懂电,家里装修的时候,妈妈老是感叹,要是你舅舅在就好了,这些事完全不用我操心,你舅舅能搞定。

我从大人的闲言碎语里听出了舅舅在舅妈娘家那边受的委屈,我一度非常讨厌舅妈。

舅舅从查出肝癌晚期到去世一个月不到,走的很突然很快。他肝腹水最后肚子胀好高,眼泪却流不出,我去看他,他只有几滴干黄的泪水,望着我充满不舍。我能感到他强烈想活下去的意愿,可惜病情没有开恩。医生说,得这个病病人会很痛,发展到这个阶段家人一直都没有发现,有疏忽。医生说的很婉转,可是我知道舅妈如果能细心一点,多关怀哪怕一点点,舅舅不会走的那么快那么突然。

舅舅过世没多久,舅妈就又嫁了,和新夫婿住在舅舅以前住过的那个房子里,过年我去看姐姐的时候,进到那个房子就想哭。

曾经我说再也不会原谅舅妈,如今舅妈都第三嫁了,过年了我仍旧去看她。我想,不让姐姐在亲情中为难,也是舅舅愿意的吧。

今年过年,牛肉串十块钱只能买到三串了,那个甘愿输钱给我们买的人早已经不在,站在牛肉摊前,我眼前又浮现出他笑呵呵看着我的样子。

作者:尹舒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