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不完美,很脆弱

原标题:不完美,很脆弱

前天写的文章,后来看看,有点怕被人误会是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没结过婚的人不理解婚姻的辛苦和复杂,各种权衡和无奈,却还来指手画脚。

其实不是的。我的意思是,就算你凭本心,尽了最大的努力,也有可能控制不了别人,也有可能身不由己地走到了难看的结局,但你要记得,那不是你的错,你没有输,全心全意去爱、去活着的人永远不会输。而且你永远有选择——只是任何一种选择都不容易,取决于你愿意承受哪一种辛苦。

我在上海的家楼上有一对夫妻,常常在深夜吵架,女的大声地哭,撕心裂肺的,足以吵醒整个小区。我躺在床上会想,为什么人愿意在痛苦的情境里停留那么长的时间?

//

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

//

昨日提到太宰治说的,猛烈的欢喜和巨大的悲痛,以及 the capacity to feeldeep pain and ecstasy。后来想到了一个视频——The power ofvulnerability。在我读心理学研究生的第一堂课,老师就放给我们看。

第一次接触到vulnerability这个概念很受震动,中文似乎很难找到对等的词。现在的翻译是脆弱。

我查了一下脆弱的释义:

东西易碎易折经受不起挫折,对事物敏感、患得患失;不坚强;不稳固。

大部分时候中文“脆弱”的释义是贬义,脆弱更接近的英文是fragile。

但是英文中,vulnerable更像是一种主动态——

主动把自己曝露在外,身体或心理有可能受到攻击和伤害,是一个中性词。

演讲者Brene Brown最开始只是想研究人和人之间的关联(connection),这是她最开始所认为人们活着的意义。但是在研究中她发现了人们谈论的更多的是,跟人失去关联的时刻——不被爱的时候,被断绝联系的时候。

羞耻感(shame)和恐惧(fear)无时不刻地围绕着人们————倘若别人看见自己的弱势缺陷,那种深刻的耻辱感,会让自己害怕,怕自己不值得被爱。

本科时候,有个同学曾跟我说了一段话让我记了很久,她说:“你是一个非常聪明,也非常敏感的人。你很特别。你的思想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但是你缺乏爱。其实你的心里非常地渴望得到别人的爱。这个方面我跟你是很像的,我也渴望爱。但是我们俩跟zn和rh是不一样的,她们俩充满爱,她们从来没有渴求过,可是她们的生活充满爱。特别是zn,她无时不刻地不爱着以及不被爱着。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阻止你得到爱,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我不了解你的过去,但是我总觉得我们有些东西是相通的……”

这个问题从那以后一直跟着我,很感谢这份了解和洞察。直到我看到这个视频才得到解答。我们那时候的困惑,她所说的我和她们,就是Brene所分类的两种人。

这两种人唯一的不同点是——

自我价值感(sense of worthiness)——坚信自己值得被爱,值得与他人建立联系。

他们的共同点是:

勇气 courage :做一个不完美的人的勇气

同情 compassion:善待自己和她人

关联 connection:用真实的自己与她人建立关系

脆弱 vulnerability:承认自己脆弱,易受伤

其中最难和最重要的部分就是vulnerability——保持开放,哪怕是很受伤的时刻:

1

在一段关系中,他们愿意对认真对待一段感情,不管有没有成功的可能性;他们愿意做先说“我爱你”的那个人;愿意把自己放在容易受伤的位置;愿意用心去爱,而不要求对方立马给出自己所期待的回应。

2

在人生的奋斗中,他们愿意做一些不确定的事情——请求别人的帮助,申请一份很难的工作,做一个有点冒险的决定,不怕别人嘲笑自己自不量力、异想天开。

3

他们愿意被拒绝,愿意面对失败,尽管还是会非常痛苦。

//

关闭感受

//

和脆弱感共生,和不确定性共存。这在日渐发达的社会,是一件越来越难的事情。

刘易斯·芒福德在《技术和文明》写“机器纪律和很多重大发明都是精心刻意地创造一种机器生活方式的结果。背后的动力不是机器效率,而是一种神圣感,或者说是对他人的支配力”。

现代科学研究的发展是为了一种确定性,一种可以预测的未来。任何事情都可以被预测了,任何事情都可以在掌控之中了,唯独感情不可以。这怎么可以?!

记得以前在学校做亲密关系讲座的时候,谈到爱情的复杂和难解,有位男生说,如果我永远不陷入爱情,我也可以永远不用面对这些复杂。

关闭感觉,麻痹自己,是有些人一劳永逸的选择。

人们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逃避脆弱的自己,逃避被打开,被别人看见,逃避在感情里被看穿任人宰割的时候。

“但感情是不能被选择性地麻痹的。当你麻痹了消极的情感的时候,你也关闭了积极的感受。如果你屏蔽了脆弱感、悲伤、羞耻感、恐惧、失望,你也同样屏蔽了快乐、感激、幸福”。

猛烈的欢喜和巨大的悲痛,永远是共存的。

失去了感受和他人的关联,人生也没有了意义。

//

不完美

//

Brene说,我们生而有憾。有的人债务累累,有的人身材不堪,有的人耽于烟酒,有的人迷信药物。明明没有一个人可以至善,却都想要伪装完美。我们孤注一掷,我们整容,把身体上的脂肪打到脸颊,我们甚至苛求自己的下一代,我们强求孩子们弥补人生中未完成的遗憾。

我们就是无法忍受直面这些人生中的残缺。

我认真回想了遇见过的快乐的人,发现了这个共同点:她们热情她们自信,她们真实拥抱了自己的不完美,相信自己除了身材除了长相除了才华除了偶然的缺点之外有许多值得被爱的一面。

而有些被辛苦维持表面和平美好的人,看起来很美,也看起来很远。

未曾确认的答案不敢说出口,怕说得不对不准;

考试没有把握干脆就弃考;

出门不打扮不敢跟人打招呼;

永远生活在自责和自我不满中;

害怕被拒绝所以从不敢要求;

害怕被忽视所以从不敢主动;

害怕被辜负所以从不敢付出;

如此在乎别人的判断,以至于不能接受一点点负面的评价。不肯认错,不肯服老,不肯服输,不肯让别人知道自己不行。躲在自己的安全空间不肯出来。

我们的生活中也不缺乏输不起的人的歇斯里地的例子:

有的人咄咄逼人,自视甚高,却可能是最自卑和最没有安全感的;

被一些经历辜负过的人,会倾向于以先拒绝或者伤害别人的方式来保护自己————我先离开你,这样你就没机会伤害我;

有的人考不上大学自杀,有的人拖延症——因为怕做不到最好,有的人40岁要整成20岁,有的人不化妆不敢出街,还有人因为一句嘲笑话杀人,激情杀人,犯了错为了掩盖错误而做了更错的决定等等等等。

情感博主的斩男术把妹法,总是在教你如何欲擒故纵,玩弄他人股掌之中。

但是认真的感情,不是都是傻乎乎的吗?

为什么是不一样的?因为权术的目的是得到这个人,收获这个猎物;但真正的爱只是爱,是对一个人发自内心的关心。

就好像父母对子女的爱,你的目的是孩子成为你的骄傲,弥补你的遗憾,还是为了她成为快乐幸福内心安定的人?恐吓威严是最快的路,但是最好的路吗?

跟父母建立起来的信任,才是一个人安全感最重要的来源。童年得到过足够的关爱,长大后对身边的人更容易建立起信任感。

如果你能够给他足够的安全感,无条件的爱,也许我们就能终止这个害怕脆弱的恶性循环。

//

内观

//

其实大部分情况下是,如果你未曾好好观察过自己的内心,你很难发现自己在逃避脆弱感。

比如你是不是在小心翼翼地对照别人的标准生存?有时候你会发现,你甚至不是在遵守别人的这些标准,而是为了标新立异去故意对抗这些标准。

《废柴联盟》里Troy说,“别人都说我穿这个套头衫不好看,但我不想让他们爽,所以我偏要穿着。但有时候我还会想,我是不是最好不要穿,我是不是很悲哀?” Abed说,“你觉得你穿是因为别人说什么,你不穿也是因为别人怎么说,你穿或不穿都是因为别人,这才是最悲哀的部分”;

Brene的建议:

  • 曝露自我,完整而不必完美地展现自己;
  • 全身心投入地爱,即便是没有任何保障(作为父母尤其难)
  • 常常感恩,即便在最恐惧的时候,在怀疑自己能不能如此坚定,能不能爱得这么深,如此热烈,如此一往无前的时候,都非常热忱地相信
  • 相信自己已经足够好。只有在这种时候,我们才会停止内心的喧嚣,不争论,而是去倾听,去善意对待别人

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实践这些点,可以诚实地说,我至今还没能完全接受自己的脆弱感,还不能完全放开,还有时候要躲起来。

所以在我自己暂时做不到的时候,我多多原谅自己。

我有进步,我有比从前快乐。

回头看这两年写的很多文章,其实都在强调这一点:开放性、勇敢、愿意失败。写下来是为了提醒和自勉。

因为在你被各种强烈的情绪——不管是爱或恨、恐惧还是愤怒冲昏头脑的时候,其实很难实践。

有个很有用的小练习是,学着向内去观察自己。在自己能够稍微冷静一点的时候去看清自己的情绪,听自己的心真实的想法,你对这件事情真实的想法,不评判自己,不逃避,不为自己辩解,不一味责备他人,不合理化结果,不找借口,不急着跑回安全的舒适区,就自己诚实面对自己,深呼吸,认真去感受那种深深的,令人窒息的痛苦。

因为能感受到自己的脆弱的时候,是感觉到自己真正活着的时候。

“They believed that what made them vulnerable made them beautiful”。——Brene Brow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