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1分52秒的爱情

原标题:1分52秒的爱情

安静的陕北冬夜,寒风起自荒芜的黄土高坡,萧瑟凛冽。2月4日,除夕零时的钟声刚落,郝康就提上保温饭盒,步履匆匆地走进榆林火车站候车大厅。

因为部分路段的积雪,造成他等候的这趟列车晚点10分钟。小伙焦急地等待列车,同时将手提的饭盒紧紧抱在怀里,那里装着他亲手熬制的陕北小米粥,还带着些许温热。

郝康,是中铁西安局集团延安机务段一名电力机车司机,担当榆林至包头区段的牵引任务。小米粥是要送给他的恋人——包西线上K1686次列车的列车员雷杰。

时钟已指向零点47分,轰鸣的汽笛声撕裂了寒夜,列车缓缓驶入车站。郝康疲惫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四年时间,这对90后铁路职工的漫漫爱情路感动了包西线上所有熟识的工友。由于两人分属不同单位,不可能像其他恋人那样天天腻在一起,甚至连见一面都是奢侈,只能把依恋播洒在繁忙的包西铁道线上。每次两车相会,郝康都会鸣笛两声,算是对恋人最贴心的问候。

每当郝康不当班的时候,才是两人最幸福的时刻。因为雷杰值乘的列车会在郝康的工作地榆林站停靠8分钟,时间在零点37分,这8分钟始终是两人最难得的见面机会。片刻的相见,根本来不及互诉衷肠。雷杰会给郝康带一些水果和途径地的特产,郝康则会给雷杰带一些家乡的小吃……这8分钟,他们两个不知盼了多久,等了多久。

说起两人的相识,还真有一段佳话呢,他们两人都是绥德老乡。2014年,郝康分配到雷杰所在的中铁西安局集团西安客运段“包扬车队”实习,临时支援春运,朴实的郝康就这样进入雷杰的视线。

当时,雷杰还是郝康的师傅呢!工作上,雷杰总是手把手的带教他生活中,雷杰更是贴心照顾这个“小老乡”。为了让郝康更快的融入工作,熟悉业务,雷杰每次忙完自己的分内工作,还要抽出时间来帮助和指导郝康的实习工作。从那时候起,雷杰的身影就深深地留在了郝康的心底。

郝康实习那年的中秋节,因为有出勤任务,他不能和家人团聚。下了班,同宿舍的同事都收拾行李回家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待在冷清的宿舍。忽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是雷杰打来的:“徒弟,来我宿舍吧,姐给你做了好吃的,咱们一起过中秋!”

当郝康推开雷杰的宿舍门,一大桌美味佳肴的香味扑面而来,细心的雷杰还专门给郝康做了绥德的特色小吃,炸油糕和洋芋擦擦,让郝康第一次在外地感受到了家的味道。

内蒙的冬天很冷,有一次值乘到包头站,郝康感冒了。那时候学校发的大衣也没有随身带。旅客放行前,雷杰看到郝康难受的样子,二话不说就把她的大衣扔给了郝康。那么冷的天,郝康尽力推辞,雷杰却骗他说,“快穿上,姐一会儿不立岗,谁让咱们是老乡呢。”郝康傻傻的相信了她的话,在旅客验票上车时,却远远的望见了她立岗时冷得发抖的身影。那一刻,郝康的内心彻底塌陷了……

2015年8月,郝康以优异的成绩和实习表现,被分配到延安机务段学习开火车。对于这个结果,郝康有点遗憾,他一直希望能分配到实习单位,这样就能和雷杰朝夕相处了。然而造化弄人,郝康和雷杰这两个奔波在铁路线上的年轻人,只能接受组织的安排。

在延安机务段工作后,两人从之前的朝夕相处,变成了“手机交心”,只要一有时间,两人就会在网上互诉衷肠。

有一天,雷杰带了一盒富平的柿饼,让郝康去延安北站接车。那天很冷,郝康看着没穿大衣的雷杰,脸冻得通红,别提多心疼了。郝康通过车班的喜子哥才知道,雷杰的大衣丢了。第二趟车经过延安北站的时候,郝康早早就在站台等候,把自己的大衣交给了喜子哥,让他捎给雷杰。喜子哥笑着问他:“你俩是不是谈恋爱了?”不善表达的郝康赶紧否认,喜子哥笑着说:“喜欢就大胆去追!要是不好意思啊,哥给你们撮合!”既然已经瞒不住了,郝康干脆就不隐瞒了,大胆对雷杰说出了心中的爱……两人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2016年1月,郝康主动申请调至条件比延安北更加艰苦的榆林运用车间,担当起榆林至包头区间的牵引任务。郝康早就把雷杰值乘的K1686次列车运行时刻表烂熟于心,两人约定,如果遇到雷杰出乘,郝康休班有时间,他就一定去榆林车站看她。

2月3日,又到了雷杰出乘的日子。晚上8点40分,雷杰的车刚过延安,郝康终于下班了。得知没有加派的出车任务,郝康计划着应该能在榆林站见上一面。知道雷杰胃不好,郝康就去表姐家给雷杰熬小米粥。想到今晚过了零点就是除夕,郝康还特意准备了新年礼物。

因为硬座旅客较多,上车后,雷杰临时从9号车厢调到了1号车厢,又因为手机在值乘期间早已上交,她没能通知到郝康。

当郝康信心满满地走到熟悉的9号车厢时,却不见了雷杰的影子,一连问了几个立岗的列车员,都说出乘时见过雷杰,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这次因为晚点十分钟,原本停靠的8分钟变成了5分钟。上下完旅客,发车的铃声就急促地响起。郝康一下子蒙了,顿时觉得这次的见面的机会肯定是泡汤了。

关键时刻,有人吼了一嗓子,“找到了,雷杰在1号车厢!”郝康闻声就往车头方向一路狂奔而去。相聚这么短,列车那么长,郝康跑过一个又一个车厢……

雷杰远远望见郝康,欣喜又心疼。

眼看发车时间就要到了,郝康执意要在车上陪雷杰到前方的神木西站,却被雷杰拦住了。

郝康只好赶紧将提前准备好的戒指、一束玫瑰花,和保温饭盒塞到雷杰手里,又轻轻地拥抱了一下雷杰,却始终没来得及说出那句“嫁给我”的话。

长长的汽笛声响起,列车缓缓驶离站台。这次相遇,最后只有短短的1分52秒。郝康在站台目送着雷杰离开,百感交集。在回宿舍的路上,郝康哼起了陕北的信天游“咱们见个面面容易,哎呀拉话话难……”

从在春运中相识,相知,再到相恋,长达4年的爱情长跑,他们用深夜8分钟的守候,守护着他们的爱情。今年他们共同约定,等这个春运结束就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他们的爱情如同一年又一年的春运,还要继续走下去……

(经济日报 作者:雷婷 通讯员:郜军山 责编:丁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