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李武兵|喜鹊,寻找也是快乐(外二首)

原标题:李武兵|喜鹊,寻找也是快乐(外二首)

儿时,爱看喜鹊在雪后觅食

它不是鹰,不是鸟类之王

一身光洁的羽毛也亮得柔和

可在冰冷的雪地上走着

却能用一身喜气震慑人心

两只,三只,没有孤单感

即便一只喜鹊落在雪地上

也是叽叽喳喳的,快乐着

用坚硬的喙拨动积雪

哪怕积雪是它们眼里的山

仍不舍拨动的节奏和欢喜

喜鹊相信雪下压着植物的种籽

相信世代相传的经验

相信雪是冬藏的仓盖

一种信念的支点放在心上

执着如磐

撬得动山

喜鹊不想等待春风

不想借用二月的剪刀

不远的春天毕竟不是唾手可得

它们相信自己坚硬的喙

更像诗人歌唱的剪刀

剪开雪被,发现种籽

老了,我还像少时

喜欢看喜鹊在雪后觅食的姿态

看它们愉快的寻找

结果只能在寻找中给人惊喜

寻找本身也是快乐……

(二)太平鸟,闪耀着吉祥的光芒

太平鸟,冬候鸟

每一根羽毛都闪耀着吉祥的光芒

蓝天下打开欢愉的翅膀

自由地拥抱快乐,无惧隆冬严寒

不倦的守候

只为迎接春天的风光

嘴衔忍冬红果

送人间满目喜庆的颜色

一声声清柔的鸣叫

播种的热情

都在召唤春天的福音

——太平!太平

(三)那时的贫穷让嘴很馋

儿时,最喜欢听到拨浪鼓的声音

它肯定比出工的钟声更有权威性

哪怕只隐隐地感觉到它靠近村边的响动

我就赶紧翻箱倒柜,寻找破铜烂铁

不为别的,只想找货郎换糖

那时的贫穷让嘴很馋

馋货郎担子上热騰腾的米糕

馋那些散发着香味的生姜糖

馋那种五分钱可以买一衣兜的炒花生

馋从城里走进乡村的麻烘糕

如今孙辈们看不上眼的食物

当年是我心里的美味

那次在屉斗里找到一只铜凤凰

换得一大块生姜糖

三个小伙伴分而食之

快乐得像过年

可至今我忘不了失落那只凤凰之后

母亲疼痛的眼神

(文中图片摄影:王名才)

作者李武兵,曾用名李武斌,1968年3月入伍,曾任职于铁道兵文化部、总政群工部,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现代格律诗学会理事。著有诗集《三月梨花飞》、《乡恋》、《瑰宝集》、《蓝色的恋情》、《爱心之吻》、《李武兵抒情诗选》(上下册)和散文集《太阳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