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一群亡国奴为他们的亡国君所做的一首歌,道尽古今大国灭亡之根缘

原标题:一群亡国奴为他们的亡国君所做的一首歌,道尽古今大国灭亡之根缘

倚天万里须长剑,才貌双全大将军——千古冤臣蒙恬(4)

秦灭六国主要有三大绝招:

一.远交近攻。这个我们在白起那一章提过了,简单来讲,就是交好麻痹远敌,以便从容攻近,由近及远,步步蚕食。

二.反间之计。这个我们在李牧那一章也提过了,简单来讲,就是离间六国的关系,让他们鹬蚌相争;或者离间六国的君臣关系,让他们自毁长城。

三.金钱攻势。这一招是和第二招配合使用的,简单来讲,就是用大量的金钱收买六国的执政之臣,能收买的利用之,买不了的则刺杀或间杀之。归纳秦用兵之法,即杀人如刈草,使钱如使水也。据《战国策》载,秦为连横六国总共花去了足足三十万金,可谓大出血本,当然,赔本的买卖秦人不会干,等六国一灭,他们就会连本带利的收回去。

三管齐下,再加上秦国强大的军事实力,六国焉能不亡?这三招,简直就是乱世称霸经典教科书了,中国历史上每逢群雄逐鹿,最后得到那头“鹿”的,莫不是这三招的集大成者。

所以战国末期将近四十年,虎狼之秦竟没有揍过齐国一次,不是因为它惹不起,而是要把它留在最后收拾。事实上,一条看不见硝烟的战线,早已在齐国悄然发动,所使用的战略,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那三招。

三招看似玄乎,其实说白了,关键就是“钱”嘛!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身在“风月之都”临淄的齐国“市侩”们。于是在“孔方兄”的强大攻势下,齐国群臣,上至丞相后胜,下至侍从太监,全都成了秦国黄金的奴隶。而一眼望去这朝廷上下都成了亲秦派,齐王建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咱们就今朝有酒今日醉,明日醉死再去医院好了!

正所谓金钱使人堕落,此言非虚也!

所以,自长平之战齐人不借赵粮以来四十余年,全天下打成一片狼藉,齐国却变成了个远离纷争的极乐净土,君臣们夜夜欢歌,士兵们日日放羊,从前好侠尚武的齐技击之士,如今竟个个连剑都舞不来了——这也难怪,齐四十年不受兵,那些见识过真刀真枪浴血之战的山东大侠们早就化作老头子矣,年轻一辈打小在和平环境长大,居安不思危纯属正常。

齐王建就是这么一个不知世道艰险的年轻小毛孩,他在群臣一面倒的亲秦舆论下彻底昏头了,在这最危险的时候,他不但不修战备,不救列国,秦每灭一国,反遣使入秦称贺。亡国之君,长得就是他这模样啦,我国人每逢盛世,不可不以此为鉴。

等到列国皆亡了,齐王建才如梦初醒,秦国下一个莫非要对付咱们了么?我大齐可堪与秦一战?

群臣沉默如死。大家心里明白的很,齐国绝不是秦国的对手,睡狮醒来,可震四方,齐国醒来,却一无可用,因为它不是睡狮,哈巴狗一只而已。

是战是和,齐王建无所适从,他只有勉强凑出一支从没打过仗的哈巴狗部队,守住齐国西界,断绝与秦国的一切官方及民间往来,关起门来成一桶,能拖一天算一天。

这个时候,齐王建还抱有一丝幻想,秦军不会来的吧,来也不会这么快吧,他们一口气吞了那么多地方,总需要时间消化吧!

齐王建错了,谁都知道,这个时候,秦统一天下的战争就像一支贯弓利箭,势不可不发矣。秦王嬴政毕生的理想就是建立一个旷古烁今的伟大帝国,这个世界谁都无法片刻停住他的脚步。

但是这一次,嬴政又不想再用王翦蒙武这些老家伙了,如果说蒙恬等年轻一辈将领几年前还嫩,现在他们也该成熟了,因为失败会加速人的成长,他自己不也是在风云诡谲的秦国宫廷中历经无数挫折,最后终于打败了老奸巨猾的政敌们,名副其实的坐上大秦最高王座的吗?

况且,蒙氏家族本是齐人,让蒙氏为将,也可让齐人看看归顺秦国的好处。

图:山东威海成山头秦始皇像

蛰伏了足足三年,蒙恬终于要扬剑出鞘,一飞冲天了,为了这天,他等了太久太久

——大王,谢谢您还肯给我一个机会,蒙恬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等着瞧好吧!

秦王嬴政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王贲、蒙恬率大军攻齐,蒙恬跟王贲建议,齐之大军俱在西线,吾等不如直接绕过,从燕地南下长驱而入,一战可下临淄矣。

这就奇怪了,从前李信蒙恬正是因为深入楚境才吃了项燕的大亏,而今蒙恬怎么还要这么做,难道他一代名将,居然不懂得吸取经验教训吗?

当然不是,《孙子兵法》曰,“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列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蒙恬这么做,是因为齐国的情况与楚国大相径庭。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尝言:“山东以自守则易弱以亡,以攻人则足以自强而集事”,这一说法是有道理的。齐地地形的主体是鲁中南低山丘陵,四周都是平原,缺乏天然的屏障来巩固其略地,封闭性远不如秦国的关中之地,三面均可能受敌,不易固守;更糟糕的是,临淄四周低山丘陵方圆不过数百里,纵深亦远不如楚江淮之地,几处险要一被突破,全境即可能被击穿;再说今齐之主力俱在西界齐长城一带,其北境防守必然空虚,秦军只要绕过这一条“马其洛防线”,趁虚而入,齐一无战心二无地利三无名将,此三无之国,怕甚重蹈覆辙哉?

春秋齐灵公时平阴之战,战国齐缗王时乐毅伐齐,晋、燕就是看准了这一弱点,而把齐国给打穿了的。不过,从前的晋、燕给齐国留了一条小命,而今嬴政对齐国的老命,却势在必得,秦一统天下的千古伟业,注定毕其功于蒙恬之手。

于是事情简单极了,王贲蒙恬大军,由燕地南下,经历下、淄川,直捣临淄,一路势如破竹,所过之处,如入无人之境,齐国的西路大军,完全变成了摆设。

齐王建大窘,慌忙令齐西路大军回援临淄。

迟矣!临淄城四十年不修战备,对身经百战的秦虎狼之师而言,不过是豆腐一块。蒙恬大军一番猛攻,这座当时世界上最繁华富庶的欲望之都,即被攻破。齐王建仓惶向南逃至齐重镇莒城,企图重演田单复齐的故事。秦使陈驰入见齐王,许诺只要归降,秦将封以五百里之地,犹不失为一方诸侯。齐王建苟且成性,居然上当,遂放弃抵抗乖乖投降,开开心心的来到他的新“封地”共城。(今河南辉县)

齐王建很快发现,什么五百里封地啊,全都是骗人的,秦人给他的不过是一座种满了松柏的小山丘而已,别说人了,连只兔子都没有。结果,可怜的齐王建只好唱着“小丘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在一片蓊翁郁郁的松柏林中活活的饿死了。

古为今鉴,八百年之齐国江山,如此轻松被灭,正可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人如此,国家更是如此。

齐国的遗老遗少们,在听说齐王建死后,爱其不幸,怒其不争,从而为他做了一首歌:

“松耶,柏耶,住建共者客耶!”

意思基本上就是

满耳松树的涛声
满目柏树林
多美啊……
可惜有屌用
饥饿的时候不能吃
口渴的时候不能饮
谁使田建落得如此结局
是不是那些——
油嘴滑舌迷惑人心的“带路党”

我们且把这一首言简意赅凄凄切切的哀曲,当作六国灭亡的挽歌吧,不管六国之民如何心念旧国,总之一江春水向东流,六国已不复存在,天下已然归一了,这个“一”,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王朝——大秦帝国。

灭齐一役,功在蒙恬,大秦帝国最璀璨的将星终于瓜熟蒂落,秦王嬴政,哦,不,现在该叫他始皇帝了,始皇帝遂龙颜大悦,即封蒙恬为京都最高军政长官“内史”,也就是“咸阳市长兼京畿警备部总司令”。蒙恬,注定将远超他的父亲和祖父,成就大秦蒙氏一族的巅峰与传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