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日本留学真实体验:一半想逃,一半想留

原标题:日本留学真实体验:一半想逃,一半想留

过去多少年,我都不会忘记,东京爱情故事里那对令人唏嘘的情侣,带给我那还没成型的爱情观的深刻影响。后来等到我成长了,丢掉所谓的爱情的幻想之后,我终于开始懂得了完治为什么不爱莉香。因为莉香太过于美好了,从乡下出来的腼腆少年完治,对东京这个偌大的城市,充满了小心翼翼的期待,也充满了漂泊的不安定感。

出国留学,也是这样。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混乱的时差、永远热狗披萨的三餐、不新鲜的浆果、比肉还贵的果蔬、晚上必须挂上三道锁的房门;不甘心却又充满期待、想放弃但不想被看不起,多重矛盾的心情交织在一起,或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真的彼此理解。

老东回想起自己在海外留学的那几年,典型的学渣,目标感也没有那么强烈,但骨子里是高傲的,认为这条路是自己的选择,那么就必须撑下去。撑过了,就涅槃了。

截止2017年5月,日本近24万留学生中,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占了41.2%——近10万的中国留学生,成了在日本留学中最庞大的一个群体。这些中国年轻人怀揣着不同的目的来到日本,也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经历。

截取几段赴日留学生经历,以勉励即将踏上征程的大家。

“在曲折中成长,知道在外一切都要靠自己”

宋同学

留学时间:2年

现阶段:国内日语老师

第一次出国留学,我18岁,去日本读本科,其实,当时我的成绩还不错,过了重点本科线,考进了本省最好的大学日语系,一路顺畅,学位证、能力证、语言证也都拿到了。推荐阅读:本科选择网课代修有什么好处?|http://www.northessay.com/news/company/134.html 临近毕业的时候,我迷茫了,因为日语系的我,没有去过日本,没有留过学,我不知道除了偶尔做做翻译外,日语专业的我,可以做什么?有什么价值?

“必须去日本。”这个念头根深脑海。

大概8个月后,我顺利出国,在日本求学的过程就不赘述了,经历过被老板克扣工资、被华人同学骗掉1个月生活费、也经历了房东老奶奶的温暖、独自在日本的第一个新年是和老奶奶一家一起,第二年开始,慢慢变好。

留学会让你知道赚钱不容易,身在异乡的你,每一分钱怎么用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用多了会想以后不好挣。甚至你会觉得经常向父母伸手要钱会不好意思,所以你会更精打细算。

留学会让你懂得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人去面对:你学会了组装家具、学会了打扫卫生,学会了担当和远见,学会了小心谨慎。会照顾自己了,发现很多事情其实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独立面对事情的应变能力会随着你的阅历丰富起来。

“在日本,会比在国内孤独”

周同学

留学时间:3年半

现阶段:软装设计师

都知道日本高自杀率的国家,经常有卧轨自杀、跳楼自杀、各种自杀的情况,而我特别清楚的记得有一位自杀的少年,他留下的遗言是,“全世界都在说日本是一个温暖的国家,日本人都是善良又有礼貌的,但是我每天,每一天,不论是在学校和朋友打闹、下课打工、还是回家吃饭,学习,从来就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人在看着我、在意我。”这对话对我的冲击特别大,可能也是因为学设计的人会更加敏感吧。

在日本三年多,最大的感觉就是孤独。

比如租房子:会需要一个在日本工作的保证人,若是没有,很多条件很好的房子便轮不到你住,或是交比别人更多的钱才能入住。

再比如工作:职场里的压抑气氛,就我了解在日本职场里人和人之间比国内冷漠多了。且存在由于你是中国人,当你犯错了,或者某些地方和日本人做事方式有出入的时候,明明日本人也会犯错,但部分日本人首先想的会是“你是中国人所以才会出问题”,这点我觉得压力会很大。

再比如“店大欺客”的现象,日本也是很常见的:当你发现在你手机/网络/电视或是其他服务的缴费清单里,存在除了主服务之外的你没有同意的捆绑服务项目,于是你打电话去问是怎么回事或者如何取消,结果日本人会非常圆滑地用各种没有意义敬语让你感觉这不是他们的责任,这肯定是你定下的服务,当你想取消的时候,拨打电话,而那个电话偶尔就是永远接不通的。

“高消费的国家,晚上宁可穿着衣服睡觉也不敢开暖气”

林同学

留学时间:5年

现阶段:插画师

为了让自己充实起来,我最多的时候一个星期做了四份兼职。打过最累的一份工是在一家居酒屋,忙起来6个小时都没时间喝水吃东西上厕所,IX必须不停地来回跑。比较麻烦的是,打工的排班表不是自己说了算,而学校里,提交报告、课题都发表都是有严格要求,有时候下了课就得直奔店里,下班也到凌晨了,根本没时间吃饭。一次打工结束,我得缓一整个晚上。

但最要命的不是累,而是冷。日本的天然气费用特别贵,冬天室外零下10度的时候,我回到家也只敢开一个小时暖气,让屋子暖一暖就马上关掉。

“终于有一项技能,没有日本人可以跟我比了”

马同学

留学时间:3年

现阶段:手工作人

娃屋在日本是很有人气的。但其实它是个危险工作,制作用的材料、树脂、涂料都是有毒的,对眼睛、呼吸道有很大的刺激。我对一些材料还过敏,只能带着防毒面具做。每当我一边流一边做娃屋的时候,我就会暗示自己,在这方面,我终于比日本人厉害了。一想到这儿,我就会觉得这时才是我留学生活中最美妙的时刻。

(图 / 娃屋达人@-souji-微博)

不论吃多少苦,受多少委屈,

年轻的时候,我们就是爱死了这种奋力一搏。

大不了,老子从头来过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