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商业韩寒:从青年作家到十亿票房导演

原标题:商业韩寒:从青年作家到十亿票房导演

春节假期刚刚结束,猫眼数据显示,截至2月10日24时,春节档票房累计超过58亿。虽然相比2018年同期的57.7亿票房上升幅度不大,也远远没有达到当初业内普遍预期的70亿,但对于票房前三名《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和《飞驰人生》来说,加起来45亿的总票房,成绩已经相当亮眼。

尤其对于“新晋导演”韩寒,能从激烈竞争的春节档厮杀中脱颖而出,拿到过十亿的票房,也从另一个角度再次印证了他身份的成功转变。

2015年7月,韩寒注册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公司上海亭东影业。此后三年多时间,相继完成三轮融资。随着他把更多精力放在导演的角色上,也有声音认为,那个充满“棱角”、一支笔杆战天下的韩寒似乎正在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位还没有失败过的商业电影导演。

在今年1月的一次采访中,韩寒回应道: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一部电影其实是导演最大的“私货”。全中国多少人买你的票,投资人看着你的自我表达,你还非得在里面借别人的嘴夹带私货,这也是不负责任的体现。

这是韩寒作为导演的思考,37岁的“商人”韩寒,已然学会了与商业世界和平共处的方式。

从不听劝到逐渐蜕变

2014年,阔别十年的朴树给韩寒的电影处女座写了一首主题曲,电影未播先热。同年7月,《后会无期》上映,最终拿下6.28亿票房。与郭敬明喜爱的都市繁华风不同,上海人韩寒偏爱“小城情怀”。

很多人把这部电影定义为公路电影,他们认为这是最接近作家“韩寒”的一部电影。这部作品至今维持着他三部电影里的豆瓣最高评分和最低票房。

《后会无期》或许是作家韩寒与商业碰撞最为激烈的一次。电影背后的出品方是制片人方励的北京劳雷影业和路金波的果麦文化。

方励曾抱怨过韩寒的“不听话”。在电影宣传期间,韩寒在微博发了那句著名的电影宣传语: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这句slogan发出之前,方励和路金波都不同意用这么消极的句子做电影的宣传语,但韩寒没听。此后类似争执也没有停过。

路金波那时候评价韩寒是听不进别人建议的那一类人,“你和他说话的时候他会假装认真听,但实际上他听不进去。”此时的韩寒还是离商业较远的文艺青年。

除了散漫随意的故事线和横行的“毒鸡汤”,影片也引来了褒贬不一的评价。有影评人觉得,电影弥漫了一种盲目的萧条。总而言之,这部片子有情怀、有看点,但离工业电影还有差距。

到了2017年春节档上映的《乘风破浪》,是韩寒成立影视公司亭东影业后,第一部独立出品的电影。另一个出品方霍尔果斯橙子映像,光线传媒持有其24.62%的股份,是第二大股东。这样的组合背后,能明显感觉到韩寒导演风格向商业化的变化。

从资本扶助到资本深度介入,各方力量无形中推动着作家韩寒向商业片导演韩寒的蜕变。在拍摄制作上,电影增加了更多工业化属性和流程性管理,向更专业和高效的传统电影制作过程靠拢。韩寒的电影也在妥协,保留内容主旨的“韩式风格”,其他则开始更接近资本对于商业化电影的经验判断。最终《乘风破浪》收获了10.46亿的票房。

不太成功的两次商业化试水

作家韩寒在向商人角色转变过程中,并不是一帆风顺。韩寒曾公开过他的四个梦想:科学家、作家、赛车手、导演。在选择拍电影之前,韩寒有过一次更接近他作家身份的创业。

2012年6月,由韩寒担任主编的电子读物“ONE”在腾讯网上线,每天只为你准备一段话、一张图和一个回答。2012年10月,“ONE”推出了独立APP,发布24小时内,就登上了App Store免费榜第一名。ONE曾被认为,有可能成为另一个豆瓣,其盈利模式主要来自图书出版,包括韩寒主编的文集以及平台孵化的作家作品等。

2012年以后,移动互联网开始崛起,伴随手机更新换代出现的移动类应用抢占用户流量和用户时间,ONE所讲究的小而轻,并不契合移动互联网下的生存法则。竞争者层出不穷的竞争环境里,要求应用要具备对于用户流量的爆发式收集和快速的商业转化。再加上各公众平台和资讯平台的出现,ONE的黏性不足,在此后几年,逐渐被更多人遗忘。

ONE曾经获得来自华创资本的A轮6000万融资,但2016年4月,韩寒将ONE并入亭东影业,成为影视公司的内容生产和IP储备平台。同时维持运营的ONE文艺生活公号正在降低内容与韩寒的关联度。成立于2017年1月,被称为“特稿梦之队”的ONE实验室项目,在成立半年之后,也宣布解散。

有关注媒体的投资人曾表示,投资一个内容标的,关键在于它的产出是否能形成工业化规模。非虚构写作本身的特点决定了投入产出的效率并不成正比,在变现速度和变现方式上,都不乐观。

除了内容创业,像很多具有个人IP知名度的公众人物选择一样,韩寒也进军了餐饮业。2014年,韩寒成立了餐饮品牌“很高兴遇见你”。该品牌2015年迎来开店高峰,在上海、北京、广州等地都曾有分店,最多时达数十家。但2018年,“很高兴遇见你”被爆出天津加盟店欠薪,在上海的门店也大规模萎缩。

担任7家公司法人,投资多部电影

天眼查信息显示,与韩寒相关的公司共有15家,在7家公司担任法人,在10家公司作为股东,其中最为人熟知的要数上海亭东影业。

2015年7月,韩寒注册成立了亭东影业。股东除韩寒和孙妮外,还包括6家公司。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博纳影业均有入股,持股比例暂未公开。从第二部电影《乘风破浪》开始,亭东影业就以主要出品方的身份出现在韩寒导演的电影中。在《乘风破浪》里,亭东影业的投资占比超过了50%。

影视寒冬之下,2019年1月15日,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宣布入股上海亭东影业有限公司,意味着后者已经完成第三轮融资。2016年4月,亭东影业获得普华资本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2017年10月,获得由博纳影业、辰海资本、上海景璨续辉文化传播中心合计投资的3.1亿,当时市场对于亭东影业的估值是20亿。

除了做韩寒自己导演电影的出品方,亭东影业也参与了其他电影的制作。《地球最后的夜晚》、《杀破狼》的联合出品方均有亭东影业。

从第一部作品《后会无期》到第二部作品《乘风破浪》,韩寒讲的都是关于少年的故事,到了《飞驰人生》,他将视角转到了一个落魄的中年大叔。

影片中的张驰为了赞助,给土豪们唱歌、跳钢管舞、还不得不在比赛服上绣上赞助商女朋友的名字。韩寒当年为了帮车队拉赞助,也有不得不应酬的经历。这似乎与他的文青气质颇为不符,但妥协了的并不仅仅是韩寒的“气质”和文字。

2016年4月,在亭东影业成立的发布会上,韩寒演讲时曾提到自我变化:以前我会阐述半天我的想法,希望可以改变他人,但现在我更多知道了换位思考,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感情和生活,如果你不了解,那么你就闭嘴。如果你了解,那就更应该闭嘴。

曾经奋力挣脱应试教育桎梏、曾喜爱评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少年,如今开始慢慢与世界和解。就像他在另一次演讲中说的那样:“以前我觉得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也许靠杂文,也许靠勇气,也许靠争论,后来我发现并不是这样,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更多可能是靠科学靠商业。”

《飞驰人生》上映当天,韩寒写道: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讲的就是和你所爱的一切在一起,以及爱的代价。片子里有对手却没有大反派。你不想索然无味的过完这一生,而反派就是那索然无味的一生。他在文章结尾祝愿大家:爱你所爱,人生飞驰。

新京报记者 闫丽娇 编辑 魏佳 徐超 校对 李立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