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卜睿哲发公开信 警告“台独公投”

原标题:卜睿哲发公开信 警告“台独公投”

卜睿哲发出公开信警告推“台独公投”风险太高、后果太大(中评资料相)

对于台湾深绿人士想在今年推动“台独公投”,美国知名台海问题专家卜睿哲 (Richard Bush) 11日发出致“喜乐岛联盟”总召集人郭倍宏及其同僚的公开信,强调“台独公投”若成功,对美国意涵重大,而美方对台湾的防卫承诺“从来都不是绝对的”。他强调,反对台海两岸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仍是美国政策的核心内容。

这封11日发表于布鲁金斯学会官方网站的公开信加了“编者按”。“编者按”指出,民进党在去年底的台湾地方选举失利之后,“深绿派”批评蔡英文在推行抵制中国大陆和台湾“法理独立”的议程方面不够积极。深绿政治团体向蔡英文施压,要求其改变政策方向。民视董事长郭倍宏就是这些活动人士之一,他与同道者成立“喜乐岛联盟”,推动深绿议程,特别是让本来在台湾主权问题上要求严格的“公投”自由化。这封公开信认为,这种公投行为如果成功,将对美国产生重大影响。

现任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卜睿哲近日连续就事关台湾未来、两岸关系以及美中关系的重大问题发声。日前他反对美国若干参议员要求众议长邀请蔡英文到美国国会演讲,今天又以公开信的方式,对“深绿派”试图推动“台独公投”发出警告。

卜睿哲致郭倍宏及其同僚的公开信 布鲁金斯网站

公开信开首即针对郭倍宏最近提出“喜乐岛联盟”今年目标就是“独立公投,正名入联”,以及郭呼吁修正“公投法”,并指今年是台湾“建国”重要一年。卜睿哲指出,考虑到中国大陆明确反对台湾独立,以及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的立场,该联盟的提议肯定会引发争议。

卜睿哲表示,应当由台湾人民对诸如通过公投使台湾成为一个“正常国家”这样的想法做出判断,但他依然从两方面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第一方面是,该提案涉及美国的国家利益,特别是美国对台湾地区和平与安全的持久利益,以及台海两岸都不应单方面试图改变现状的长期观点。美国采取这一政策的一个原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2005年《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授权使用“非和平手段”来回应它所认为的台湾走向“分裂”。

“我知道,你拒绝中方关于台湾领土法律地位的主张,但这恰恰是中方的正式立场。此外,你我都无法控制北京政府如何解读台湾问题的发展,以及这些发展会否触发《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我相信你同意我的看法,即无论台湾海峡的战争如何开始,对台湾及其人民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将是一场悲剧。”卜睿哲对郭倍宏这样写道。

卜睿哲接着指出,如果中国用“非和平手段”来回应它得出的台湾分裂的结论,这反过来又会提高美国对台湾防卫至少是含蓄的承诺。然而,“这种承诺从来都不是绝对的”。如果美国军人要为台湾的安全而冒生命危险,美国领导人希望确定,根据美国的利益,这种牺牲显然是必要的。美国领导人至少会坚持,如果台湾的行动带来战争风险,并可能触发美方干预,这些行动的台湾起草者会事先征求他们的意见。“我想知道你是否就你的建议可能带来的风险向美国政府的任何权威人士进行了咨询?或者你是否认为特朗普政府对台湾的支持如此之强,以至于它会支持台湾可能带来冲突风险的举措?”

在历史上,卜睿哲指出,美台之间有过类似情况。艾森豪威尔政府担心1954年与台湾签订的防御条约可能会诱使蒋介石采取冒险主义行动,因此它坚持要求台北在对大陆采取任何重大军事行动之前先获得美国的批准。陈水扁时期就台湾的法律和政治性质采取了主动行动,推动“台独”公投。他没有事先与布什政府磋商,因为他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答案。这些举措对美台关系造成了巨大损害。

卜睿哲认为,美国今天之所以对蔡英文及其政府表达支持,正是因为美方认为蔡是谨慎和小心的。她不认为美国的承诺是理所当然的,她理解密切沟通的价值。

卜睿哲对特朗普政府对台湾防务的承诺的坚定性表示怀疑。他指出,有些美国人认为,台湾在抵制他们所认为的中国修正主义目标的运动中是一项有用的资产。但卜睿哲强调,以这种方式评估台湾的伙伴关系,并不等于给台湾或台湾的政治力量单方面采取行动改变现状开绿灯,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原则仍然是美国政策的核心内容。

卜睿哲劝告:要知道,特朗普总统本人对美国对台安全承诺持怀疑态度。2018年1月19日,在白宫国安会的一次会议上,特朗普问他的高级国家安全团队,“比起(韩国),我们从保护台湾得到了什么?”在特朗普看来,这个问题的含义是美国对台湾的承诺是不正当的。卜睿哲说:“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这种怀疑已经改变。”

第二方面,自称对台湾社会民主化进程做出过贡献并有权利就台湾的民主制度发表意见的卜睿哲指出,民主机制没有十全十美的。无论是立法的间接民主,还是公民投票的直接民主,都会发生对民意的歪曲和操纵。因此,公投不一定比其他机制更好。如果公投要用于常规政策问题,就应该精心设计,使其结果真正反映大多数公民的观点。“我不确定去年11月24日举行的公投可以这样说。”

卜睿哲指出,尤其是当全民投票是关于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基本身份认同时,情况更是如此。为授权和通过全民公决设置高门槛是一件好事。风险是如此之高,错误的后果是如此之大,要求公众以绝对多数达成广泛共识才能获得通过是恰当的,甚至是强制性的。英国退欧现在的麻烦就是只有简单多数支持,公投就获得通过。

来源:中评网

记者:余东晖

责编:桃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