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湾仔码头创始人臧姑娘去世,又是一个女性悲情创业故事

原标题:湾仔码头创始人臧姑娘去世,又是一个女性悲情创业故事

今天,再面对冰箱里的湾仔码头水饺,内心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悲凉:香港知名水饺品牌湾仔码头创始人臧健和去世,臧姑娘享年73岁。

湾仔码头水饺创立于20世纪70年代,我们差不多在本世纪开始,因为那句“每一颗水饺都皮薄、馅大、汁多”,开始把它添加到自家冰箱里,成了速冻食品的一个必备。

这个后期年赚六十亿的成功女企业家,成长史完全不亚于老干妈,现在被尊称为水饺皇后的她,故事可以写一部连续剧。

从上个世纪70年代简单说起吧:

1977年深秋的香港街头,一身外地装扮的32岁妇女,身上背着沉重的包裹,两只手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女孩,一个8岁,一个4岁。三人如同游魂般在人群中茫然穿梭,陌生的语言,鄙视的眼神,无处落脚的凄凉……周遭的一切让这个女人再也无法抑制早该流出的泪水,痛哭中,她蹲下身将两个女儿拥进怀里:“妈妈一定要给你们更好的生活。”

她就是来自山东一家县医院的护工臧健和,臧姑娘。

臧健和5岁就下田帮忙捡土豆,7岁在家剥玉米。10岁出头做出的饭菜比妈妈做的还好吃。14岁那年,一场自然灾害让家里断了生路,父亲出走台湾一直杳无音信,母亲带着她和妹妹离开家乡日照,辗转到了青岛,靠缝裤脚赚钱度日。多少次臧健和深夜醒来,母亲仍在灯下穿针引线,双眼已布满血丝。

因为心疼母亲,臧健和选择了辍学,到县医院当了一名护工补贴家用,在这里,她结识了一名医生、后来的丈夫——一位来自泰国的华侨。

1968年8月,她生命中的那个黄道吉日,天下起了大雨。亲友们圆场说:“有人缘的人没天缘。”

婚礼上那场不受欢迎的瓢泼大雨,也许是臧姑娘不幸婚姻的开始。

婚后6年,丈夫有了回国打算,并允诺回去就为母女三人办手续,全家在泰国团聚。

不曾想,这一等就是三年。

1977年,当母女们欢喜地来到泰国时,女儿眼中的爸爸已经为她们又添了一个弟弟。在允许一夫多妻的泰国,婆婆为了要孙子,“理所当然”地为儿子又娶了一个妻子。

突出其来的变故颠覆了臧健和从小到大接受的婚姻观念,更不能接受的是,在短暂逗留期间,她目睹了婆婆对两个女儿的种种不公和嫌弃,为了自己的尊严和女儿们的将来,她决定离开。

青岛父老无颜再见,工作也已经辞掉,因为持的是香港护照,索性就在香港落脚。

在铜锣湾旧电车厂附近的一幢旧楼里,一个只有4平米的空间,除了上下铺,没有其他家具,没有窗户,这就是她们暂时的“家”。

为了尽快找到工作,臧健和四处打听,不会英语和港语,她打了三份杂工:早上给一个糖尿病人打针,中间去酒楼洗完打杂,晚上11点酒店收工后去洗电车。每天只睡3、4个小时。

一位朋友来家中探望臧健和,为表感激,臧健和亲手为朋友做了饺子。一口下肚,朋友赞不绝口,“你做的饺子这么好吃,去外面卖一定赚钱。”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从此湾仔码头多了一个推手推车卖水饺的女子。彼时的香港还没通地铁,轮渡是人们往返于香港岛和九龙半岛的主要交通方式,湾仔码头则成了重要的交通枢纽,每天码头上人流不断,各种小摊贩也应运而生,随处可见。此起彼伏的叫卖声让臧健和心有所动,她决定试试。

在臧姑娘的回忆中:这天周六一大早,臧健和带着两个女儿加入热闹的摊贩队伍“开业”了,大的擀皮,小的洗碗。

这就是湾仔码头水饺的第一步,从此开始了她的传奇人生。

码头上的杂卖区是底层人谋生的舞台,也是个凭真本事立足的竞技场,做吃食的手艺单从客流就看得一清二楚,有的摊主忙得满头大汗,有的则只能看热闹。

初来乍到的臧健和,梦想着做其中最忙碌的那个。她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较真,研究高科技不行,三下五除二的手上活她还真没服过谁。对于卖饺子,她给自己定下三个原则——高品质,讲卫生,听意见。

为此她还常说:“要是做给自己吃还没这么多讲究,一想到是给别人吃的,咱得对得起人家的信任。”

某天,她发现有顾客只吃了馅,把皮全部留在碗里,她赶紧追上去询问,对方用地道的粤语回答:“饺子皮厚得像棉被,怎么下得了口?”

在臧健和的经验里,饺子皮太薄就没了面香,且容易破,不破也会变形,最终不像饺子。不过,她也转念意识到,在香港地盘,就得顺着香港人的胃口。

连续几个晚上不眠不休,她做出了又薄又爽滑、筋道的饺子皮。

此后,在臧健和的摊位前,顾客总是络绎不绝,回头客也越来越多。她的水饺还进了写字楼、酒店等高档场所。

臧健和不知道的是,在这些顾客中,有一人是《文汇报》的专栏记者,他在偷偷观察着母女三人,并将事迹在报端发表。此后,臧健和“街头水饺皇后”的大名传遍了大街小巷。

她的摊位前开始排起了长龙,有的甚至从澳门赶过来,只为了能吃上一口“水饺皇后”做的水饺。

吃的人多了,就有人建议该给这饺子起个具体名字,臧健和直接想到了让她走出绝境的这个码头,“湾仔码头”水饺由此诞生。

与日俱增的名气为臧健和带来可观的收入,她创下了湾仔码头摊贩中6小时卖1000份的最高纪录。

之后,更大的惊喜也从天而降了:日本大丸百货公司老板要跟臧健和谈合作。起因是他12岁的女儿重度挑食,唯独对湾仔码头水饺情有独钟,一口气吃了20多个,这引起了他的注意。

大丸百货是日本最大的零售集团,在国内外开有数十家连锁店,在香港也已经营了20多年。女儿的表现让商业嗅觉敏锐的父亲看到了湾仔码头水饺的市场潜力。

不过,这位日商并不知道湾仔码头水饺出自流动摊贩之手,当臧健和毫不隐讳地直言相告时,他决定结束谈判。

本以为此事作罢,但几天后,臧健和又接到对方的邀约,并以公司给她牌照为条件,让她在大丸公司的工厂里生产,用日式包装,以大丸公司产品名义出售。

这直接遭到了臧健和的拒绝,“进商场可以,但要体现出是她的湾仔码头。”

臧健和虽没做过大生意,但道理想得通。按日商的精明打算,臧健和等于把自己苦心创造的品牌和技术都拱手于他,自己随时可能被踢出局,以后再想吃这碗饭也吃不成了。

日商考量再三,做出让步,同意用“湾仔码头”的牌子,但要去掉现有包装盒上的地址和电话。

“不行,电话是我跟顾客沟通的唯一渠道,湾仔码头有今天全靠顾客们的意见和提醒。”

这样的理由让对方无法拒绝。

至于供货价格,按常理批发价要低于11元的零售价,臧健和一开口,变成了“12块半”。

臧健和的道理是:“我不懂做生意,但我得考虑成本。现在我的饺子包装简单,费用也低。到商场卖,必须给顾客留下好印象,换更好的包装,这成本就高了。”

有责任心,有追求,未来不会错。这个合同一直用到大丸百货撤出香港。

后来,合作的商场也越来越多,八佰伴、华润、吉之岛、百佳等大型卖场都陆续找上门,成了臧健和的大客户,仅八佰伴开业第一天,湾仔码头就卖出4万元。借此,湾仔码头水饺占领了香港大部分的新鲜水饺市场和30%以上的冷冻饺子市场。

1996年,以臧健和为原型的电视连续剧《水饺皇后》的播出更让她成了风云人物,找臧健和谈合资合作的电话不断,其中就有哈根达斯的母公司——拥有120多年历史的美国品食乐(pillsbury)食品公司。

在品食乐工厂,臧健和看到了现代化的管理和机械化生产、先进的HACCP食品安全控制系统以及操作工人严谨用心的工作态度。更让她惊叹的是,研发部门竟然比一些香港企业的工厂都要大,每年的研发基金就有一亿美金。臧健和觉得,自己的老师找到了。还没等参观结束,她就拍板决定合作。

最终,品食乐“连名带姓”买下湾仔码头七成股份。在其强力运作下,“湾仔码头”快速在上海、广州建起现代化工厂,进军国内市场,并推出手工包制的馄饨、汤圆、云吞等新产品。

1999年,湾仔码头水饺销售额达5亿元,牢牢占据华东冷冻食品市场的半壁江山。这一年,臧健和被评为香港首届“杰出专业女性及女企业家”。次年,她获得第四届“世界杰出女企业家”殊荣。

此后不久,湾仔码头又“意外”迎来了再上台阶的机会。

2001年,全球第六大食品企业——美国通用磨坊收购了品食乐,其超强的资金能力和冷链优势帮助湾仔码头实现了更高速的全国扩张。

彼时,中国商超体系以及冷链物流设施尚不完备,通用磨坊以向商超赠送冷柜的方式,使湾仔码头得以在全国迅速铺货。

同时,其利用产品研发和渠道能力,帮助湾仔码头开发出适合美国人的炒面、炒饭系列产品,并顺利进入美国商超。

至今,湾仔码头在国内外拥有15家大型生产基地,产品出口到东南亚、北美、欧洲多个国家。

尼尔森调查公司数据显示,在水饺市场占有率上,湾仔码头达44%,在广州、上海更高达56%-60%,每年销售额超过15亿元人民币。

从天涯沦落人到水饺皇后,再到世界杰出企业家,今天,臧健和把自己的酸甜苦辣都默默带走了。

很遗憾,女性的创业故事都太悲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