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幸亏歼20成飞造:沈飞总师发文力挺苏57弯道超车称中国应学习

原标题:幸亏歼20成飞造:沈飞总师发文力挺苏57弯道超车称中国应学习

苏57

《航空知识》2019年第2期刊发了沈飞总设计师王永庆的文章《苏-57,被误解的英雄?》。全文可以提炼三个观点:

首先,俄国对隐身有足够的认识水平,苏57选择充满“俄罗斯人的智慧”;其次,俄国擅长用二三流的技术基础,造出整体性能优异的产品;最后,要学习俄罗斯,通过绝招制胜。

剖析如下:

一:俄国学术界对隐身认识很差,至今有大量核心科学家、高官抵制隐身设计

美国隐身技术的系统化发展从1956年开始,可以分为早期探索(尚未成功)、初步成熟、完善发展三个阶段,大致代表机型分别是黑鸟系列(试图实现隐身但没有成功)、F117、B-2/F22/F35。

现在俄国学术界很多人——比如俄国家航空系统科学研究院院长费得索夫院士、俄杜马议员/航太产业委员古特涅夫,对于隐身的优缺点观念都始终停留在美国相关技术的初步成熟阶段,对其后来的理论、技术成果(特别是F35)持无视/拒绝相信的态度。

F117

F117上体现的隐身技术局限于主要在于两点,也是费得索夫院士攻击隐身作战概念、坚决反对俄式战机把高隐身指标作为总体设计核心的论据所在:追求隐身严重破坏飞行性能,无法适应更复杂的作战任务——要么雷达等设备工作导致隐身失效,要么飞机不装这些设备导致欠缺关键作战能力。

按费得索夫的标准,歼10B/C也算五代机了

费得索夫一直坚持五代机最核心特征是先进的航电系统,“能整合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等多个系统的功能,并且可以通过数据链,直接从预警机等节点上下载战术信息,实现侦察和打击功能的一体化”;并且无视F22、F35的成功,坚决声称这些西方和中国新型三代机就具备的功能,在实现的过程中一定会由于主动发射信号等原因而无法与高指标的隐身设计兼容。

俄的隐身方案总是在竞争中被自己专家第一时间给拍死

而古特涅夫则更干脆的认为,六代机比五代机更不需要隐身能力——“由于探测频谱越来越宽广,隐身科技的重要性会日渐减少,新的探测技术可以在很远就发现低可探测(隐身)战机”。实际上探测和隐身技术体系是一枝双花的能力,都建立在信号的收/发和分析处理能力上,因此两者是伴生关系。

二:俄式系统工程学的本质,是不惜代价保障少数性能指标能追平美国

对于俄式装备,最常见的一个观点就是所谓俄式系统工程学,称他们善于把落后的东西整合出先进的整体性能,这是一种误解。

在追求总体性能整合优势上做的较好的航空国家,最典型就是法国;而所有法国战机的最大特征,就是在同时代的产品中,法国货在设计和制造上对于细节额外的苛求——这是法国装备通常价格非常昂贵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要在有限的技术基础上获得更高的总体性能,实际上只有两个出路可走:

阵风

图:注意翼尖挂架的特殊曲线造型、乌龟脑袋风格的副油箱,这是阵风为了实现高密度挂载而阻力不超标的优化设计。这都需要大量的试验和设计优化,烧的研究经费非常多。高水平系统整合设计的飞机,浑身到处都是显著的优化细节,绝不是苏俄那样的糙玩意。

1:通过提高总投入,拉高整体设计中可获得的潜力极限。这意味着忍受边际成本的暴涨,在材料、工艺、设计等方面,宁愿为了1%的性能指标提升,而付出5%乃至于更高的经济等代价。法式装备中大量可以见到很多独门的坑爹工艺、设计,性能提升很小,但是加工难度高、成本昂贵,原因就在于此。

2:以极其苛刻的态度,挖掘每一处细节的潜力,用高得多的工作量,去反复测试和优化各处设计及其相互之间的匹配关系,从而实现总体设计效率的有限提升。这同样意味着巨大的人力、物力、时间投入,比如阵风战斗机的设计工作量就极其巨大,放在别的国家足够做两个完全不同的三代机型号。

俄罗斯人到底有什么底气觉得自己系统整合能力比美国人好?

系统整合是一种严密的工程技术,而不是中医式的玄学,不能拿来当辩证法搅混水用。高水平的系统整合,必定建立在科学和严密的管理体系基础上,体现在所有的设计制造细节上。法国在西方同代产品中,能用二流的技术基础,做出性能一流的产品,关键就在这里。

所谓的俄式系统工程学,最重要的特征是在技术落后的情况下,牺牲其它功能和性能,保障少数性能指标能。以苏27为例,为了对抗F15,采用了巨大笨重的雷达、异常不利于结构强度(不易破坏)和刚度(不易变形)的气动外形设计、实际上让发动机处于超负荷工作状态的高推力指标;以机体结构和发动机寿命为代价,基本实现预定机动性能,而目标探测能力则直到定型后仍长期未能达标。苏27的寿命只有2000小时,连幻影2000的一半都达不到。

苏57舱盖完全没有锯齿化处理,接缝无隐身涂料填料

阵风鸭翼的边缘吸波锯齿,制造昂贵困难,俄五代机隐身设计细节甚至不如法国三代机用心下本

真正优秀的系统整合能力的基础,从来都是苏俄的劣势:严密科学的管理体系,尽可能涵括所有细节的高度优化能力。

如果说苏57的总体布局隐身缺陷,还可以用迁就飞行性能作为借口;那么机身上那些无关气动特性、却处处违背隐身设计原则的粗劣细节设计,则根本找不到任何借口来说明其合理性。真正强调性能整合优化的结果,即使是进气道采用了极其不利于隐身的设计,也一定要在其它所有力所能及的地方,拼命的把信号特征压制到最小——但在苏57上,完全看不到这种设计意图和对应的努力。

这种表现下,推断苏57具备很高的系统整合水平;甚至能在基础技术显著落后的情况下,形成抗衡F22和F35的总体性能,没有任何可信的依据。

三:“俄式绝招制胜”没有可靠理论依据,也从无实战证明

从引进苏27开始,体制内媒体和高级专家对俄式装备的“绝招制胜论”吹捧就从来没有断过。比如什么依靠雷达的高功率,有效远距离烧穿西方战机的电子干扰;比如依靠超机动能力,实现近距离格斗有效压制F22;甚至还有说俄制电子产品粗犷简单,所以遭遇强电子干扰也能正常工作。

但90年代后全球各地的实际交战结果是,同一代的苏俄战机和欧美战机交手,鲜有胜迹,九成九的战斗结果都是俄式军机被一边倒的屠杀。特别是绝大多数飞机由于机载设备的严重落后,直到被击落都没有能捕捉到对手的确切踪迹——这还是同代战机对抗。

毛子吹的牛能信,当年这个老苏35就能压制F22了

新华社曾经刊发中国西部战区空军副司令员亢卫民的回忆文章,他在香港回归期间执行任务时,被西方战机实施电子战干扰,导航、雷达火控、通讯全部失灵,从头到尾没发现对手到底在哪。

《苏-57,被误解的英雄?》一文给出的苏57“绝招”,论述过程缺乏足够的说服力。文中强调苏57的几大优势,比如“性能优异”“具备显著射程优势”的远程空空导弹,比如网络战和态势感知能力,比如超机动;或得不偿失,或根本不成为放弃隐身的理由,或没有切实的依据。比如:

图:300公里射程的KS 172导弹设计始于80年代,那会儿毛子根本没正经研究过隐身空战的事情

1. 既强调苏57能用远程空空导弹在400公里外消灭敌机,又强调面临对方的超视距导弹,苏57能提前发现并使用超机动躲避。

现在俄国KS-172之流超远程导弹的基本理念和设计方案,实际上都是苏联末期的产物。而美国AIM-54远程空空导弹,早在1973年就创造了38秒内对50-80公里范围内目标6发4中的记录,打下过203公里外的超音速靶标,而且拥有大量的实战战绩。

F35雷达模式展示

美军不继续开发实用型号的远程空空导弹,一方面是导弹太大装不进隐身弹舱;另一方面是它在飞行过程中,载机火控雷达需要以最大功率、长时间照射400公里外目标,为导弹进行中继制导。这种攻击方式在隐身机空战时代,信号特征太强烈太过易于暴露,而且在强电子战环境下可靠性过于脆弱;不仅失败几率非常高,而且会彻底暴露导弹载机的位置,得不偿失。

2. 苏57的网络战、人工智能决策。苏35的数据链通信能力很明确,是非常弱的;而类似F35 MADL的宽带高速数据链,至今在俄国仍然处于“也必将发展”的阶段;这个现状水平,还一定要强调苏57能在网络战上有所作为,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数据链是俄极大的弱项

3.超机动。现阶段战斗机——应该说是说有类型飞机里,超机动性能最强的是F22;只有该机公开展示过落叶飘机动中途变向等能力,而逮着航展就要炫耀一把超机动的俄式飞机,无论任何一种,都没有公开展示过这一能力。当然也许苏57把这个当成绝招藏着了?

苏57目前数的出来的所谓绝招,要么是美国曾经领先、但判断没有前途而放弃的方向;要么是美军至今领先的领域;甚至还有的是美军占据绝对优势、而苏57现在根本没获得的能力。这样的绝招,到底哪里来的制胜能力?

四:FC-31大方向做的比苏57好,沈飞应该更自信一些

《苏-57,被误解的英雄?》一文中,有两个倾向令笔者感到困惑。特别是沈飞近年在隐身战机研发上有较大突破,大方向比苏57要正确得多;因此这种甚至与FC-31本身设计取向就存在冲突的思维反差,特别让笔者不安。

1. 对苏57设计思路优劣的判断和定性不明确。

苏57设计的最核心问题在于放弃隐身,全文对于放弃隐身的代价采取了高度模糊化的评价,并且试图基于这种和稀泥状态,给出苏57总体设计水平不低于、能有效抗衡F22和F35的结论。对于高级工程技术人员,这样的思维方式值得商榷。

一个型号设计是否成功,顶层管理者的决断能力至关重要。核心设计取向的评判是必须高度清晰明确的,这是所有后续设计赖以展开的基点:基点模糊,必然导致整个项目的发展会陷入反复动摇的混乱境地,这一点在歼八家族的发展历史中教训尤为深刻。

2. 对苏57舍难取易、俄式弯道超车的做法表示赞同和值得学习。

回顾中国战斗机研发历史不难发现,作为追赶美国的后发国家(也包括俄国),有时必须通过具体的工程型号研发,反过来带动基础科研/工业能力的补课。这当然会带来巨大的研发困难和工程风险,但刻意回避基础能力缺陷的设计取向是不应被接受的;一方面,会严重降低研制项目的最终作战效能;另一方面,回避只是拖延面对问题的时间,最终是逃不过去的,而且代价更为昂贵。

歼八II

比如歼八项目,早期因为缺乏两侧超声速进气道设计经验、试图回避进气道吸入火炮燃气引发发动机停车的设计难题,选择了机头进气;但由此带来了双发动机共用进气口、抢气严重威胁发动机工作稳定性,机头没有足够空间安装大直径雷达等一系列困境。最终过了二十年,又不得不改回宋文骢最早提出的双发两侧进气方案;歼八II最终和进口的苏27sk同年服役,教训深刻。

在现在和未来的战场上,信息控制权的争夺将会直接决定胜负和生死。能够有效的捕捉对手的信息,而且能根据自己意愿,或者让对手捕捉不到自己信息、或者只能捕捉到自己有意发送的干扰/欺骗信息的一方,才是真正的战场统治者。这一趋势现在已然如此,未来只会变本加厉。

隐身技术的实质,是对于全机总体信号特征的控制能力,在未来的战争中只会越来越重要。战斗机平台的服役时间长达数十年,苏57的不隐身问题,会随着未来电子系统设备性能的不断提升,而成为越来越致命的短板。和苏57相比,FC-31至少在总体外形设计上是符合隐身原则的。

3.沈飞面对俄罗斯专家应该多一些自信

FC-31要在日后完善成像歼20那样真正拥有完备隐身能力的型号,欠缺的只是大量的测试和渐进的外形/结构细节修改,并不断的添加、整合越来越多的机载设备(比如雷达、通讯、电子战);最终在确保整机信号特征的前提下,形成完整作战能力。这是一条堂堂正正的正道,是苏57项目已经没有机会走上的正路。

FC-31

笔者理解国内一些单位面对俄罗斯专家时的弱势,这是一个长期的历史现象:由于人员基础能力的薄弱,通常在技术观念的冲突过程中,俄方专家由于数学和物理功底扎实、工程经验丰富、思考逻辑严密,常常处于显著上风。加上国家民族自豪感,他们非常喜欢反复强调“我们的产品/设计/方案/思路是最好的、最先进的”,很多人的观念确实因此受到很大影响。

但是一码归一码,俄罗斯专家在解决国内重型三代战斗机的问题上有着充足的能力,不代表他们对隐身飞机的观念就是正确的。在未来战斗机发展方向上的根本问题,沈飞面对俄罗斯专家应该要更敢于自信。退一万步,就算是不相信自己,相信美国人的选择方向,也好过相信俄罗斯人的。

五:中国战斗机研发体系比俄罗斯更健康

苏联在苏27研发时,总体设计也曾走入歧途,不得不推倒重来。这一方面归功于中央流体院、西伯利亚航空研究院等基础科研机构的鼎力相助,另一方面也是以西蒙诺夫为首的部分苏霍伊技术骨干,面对米格29的巨大竞争压力,必须要拿出足够优秀的产品。俄罗斯时代,苏霍伊没有了真正的竞争对手,基础科研机构的支持也严重萎缩,这是导致苏57现状的重要原因。

歼20

而中国则不同。80年代初中央决定在成都建设“中国的达索”以后,南北两大战斗机研制中心的不断竞争,使国内的战斗机研发探索其实拥有非常强健的生命力,并获得了很高的容错率——即使是三代、五代机预研方向完全错误,仍然做到了总体设计符合未来战争方向的优秀者在竞争中胜出。

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历史遗憾、不愉快、不合理问题,但是回过头看一看,中国近些年的战斗机发展之路其实走的很快、很顺利。就现在看,幸亏中国的五代机是交给成飞研发;但是如果没有沈飞的压力,成飞也没有今天的成就。希望这种竞争能不断的持续下去,并且促使南北战斗机研发中心都能越来越完善;竞争,这是避免中国航空重蹈俄罗斯航空悲剧的最佳良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