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被彩礼拦住的爱情

原标题:被彩礼拦住的爱情

与北上广深高房价考验类似,三四线城市青年的爱情常止步于彩礼。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佳

编辑丨齐介仑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回家前,被催婚的恐惧迟迟无法消散,再加上春节期间还要写稿,索性以此为由推掉了各种拜年聚会活动。

但面对各路亲朋的关心,还是暴击难逃。心想着过节对单身的人真是不友好,但一转头,看到谈恋爱的也过得不够舒心,问起原因来,都困在了彩礼面前。

以往,我对彩礼的印象都停留在各种社会新闻里,不是丈母娘开口要天价彩礼,就是骗婚人为了彩礼使出各种手段。没想到这次回家,发现身边几个朋友、亲戚都正受彩礼困扰。

家乡所在的地方,是一座三线城市,人口接近300万。虽地处大西北,但消费紧跟潮流。北京西直门新入驻的品牌,一回去也能发现开在了家乡的商场里。但是另一方面,这座工业城市依然固守着最传统的农耕习俗,再加上不断攀高的房价和彩礼,压垮了不少年轻人的爱情。

因彩礼分手

年前,好友欣悦又一次被同事问起结婚的事,她心想,过年期间总该有个说法了吧。没想到,过了大年初二,男友家还是没一点儿动静。

欣悦有些着急,谈了两年恋爱,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眼下,双方卡在了彩礼这一关。

欣悦和男友是同行,两人都在事业单位,工作稳定,收入体面,只是双方家里都不富裕。

欣悦家在本地,家里有个弟弟尚未娶妻,男友家在同省的另一座城市,家里一个姐姐已经结婚。

去年男友在欣悦所在的城市买了房,光是付首付就尽了洪荒之力。家乡这几年房价上涨,均价已经到了七千多,而一些学区房,更是被炒到一万以上。

欣悦男友付首付时,家里已经是捉襟见肘,如今房贷的担子还压在他肩上。从物业那里拿到钥匙时,欣悦男友感觉账户和身体都被掏空,所以装修的事情就被搁置了下来。

按照家乡当地的习俗,结婚时男方家里买房子,女方那头会买车和一些家电,欣悦的父母也已经准备好了这笔钱。

但欣悦的男友不赞成这样,他觉得两人都在各自的单位附近租房,而且谁也没拿到驾照,就算买了车,目前用处也不大。他建议欣悦家把买车的钱用来装修,以后等两个人经济条件好转,再买车也不迟。

欣悦想了想也有道理,父母那边没什么意见,这笔钱本来也要给女儿,至于买车还是装修,也没多大差别。

原以为问题可以顺利解决,没想到又冒出了新的难题。一次,两人谈到彩礼,男友提议,买房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要不彩礼钱就不出了吧。欣悦一听这话有些不高兴,她虽然能理解男友的处境,但是不给彩礼钱还让女方出装修费用,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欣悦想起自己弟弟的事情。去年弟弟经家里人介绍谈了一个女朋友,两人相处还算融洽,也没闹过什么矛盾。到了准备结婚时,欣悦的爸妈想把自己住的一套房腾出来给儿子做新房,但是女孩儿不同意,要求重新买房。

家里只有这一个儿子,欣悦的爸妈也觉得女方的要求合情合理,就答应了。提亲时,欣悦家准备了十万的彩礼钱,但女孩儿突然提出这钱不要了,就当是自己收了之后,父母又拿这笔钱陪作嫁妆,不过,她要求欣悦的弟弟在房本上写上她的名字。

弟弟脾气倔,一听这话冒了火:“相当于你们家一分钱不出,还要在房本上写你的名字,这怎么可能!”原本感情基础就不深的两人爆发了一次激烈争吵,矛盾调和不了,欣悦的弟弟直接提了分手。

弟弟的事情在前,欣悦心有余悸,她忍不住去想,是不是男友也不够爱自己?或者和她结婚的愿望还不够强烈?每次一聊到这个话题,两人总是以争吵结尾。

现在,欣悦陷入纠结:一方面,她不愿给男友更多经济上的压力;但是另一面,她自己对彩礼也充满矛盾。欣悦和家人思想都算开通,她也想过彩礼钱干脆别要了,但有时候转念一想,觉得彩礼不在于数目多少,更关键的是,男友对钱的态度,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他对爱情的态度。

如今,欣悦才逐渐意识到,从恋爱到结婚,竟还有那么多道槛儿要过。

爱情早已标价

年轻人觉得彩礼是迈进婚姻门槛前的拦路虎,但到了父母那里,这却是实实在在的负担。

表弟谈了个女朋友,原本是件高兴的事儿,但是舅舅的眉头舒展不开。

舅舅工作上聪明勤奋,肯吃苦,早早为表弟创造了不错的经济条件。但表弟性格顽劣,上学期间就到处惹事儿,没少让舅舅操心。好不容易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但花钱向来大手大脚的表弟一年到头还得靠家里支援。

处了女朋友之后,舅舅开始张罗亲事。楼房早已买好,只剩一个彩礼钱,舅舅没犹豫,直接给了女方十万的彩礼。然而商量婚期时,女方突然又提了要求,希望再加八万块的彩礼钱。

家乡这两年的彩礼钱在不断上涨,六万六、八万八、十万都是常见的数字,再往上走,十几万、二十万往外掏的也大有人在。

按理说,十八万的彩礼钱不算太过分,舅舅生气的地方在于,当初谈彩礼钱时,说好了十万块,眼下要办婚礼了,对方才突然要求加钱。一套房再加彩礼,在三四线城市娶个媳妇儿也不容易。

“如果一开始说好十八万,我们也就认了,但现在又要加,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哪儿那么容易。”舅舅这两年负担也在加重,去年买卖不好做,货物积压了一仓库,借出去的外债一时半会儿也收不回来。

表弟也不省心,吃穿上不肯受半点委屈,还好面子。双十一那天和女朋友网购,两人透支了花呗、信用卡来剁手,舅舅在家替他们收了好几天的快递。

当时女友家要求加彩礼时,表弟看舅舅为难,答应大年三十前给家里拿回五万块的工资,再添凑一些也就够了,但到了腊月二十九,舅舅依然没等到这笔钱。

原定于今年五一举办的婚礼也被推迟,舅舅脾气上来了:“他们年轻人都不着急,我们跟着急啥。十万已经给了,婚礼啥时候办,她们家自己商量吧。”

过年期间,表弟带着女朋友高高兴兴地拜年,不知舅舅火气有没有消一些。

这几年,因为天价彩礼,全国各地没少闹出五花八门的社会新闻,还有地方出台了规定,给彩礼限价,索要过多者,甚至要以贩卖人口论处。

知乎上关于彩礼的讨论已有近千条,触动年轻人敏感神经的终究绕不开金钱。北上广的爱情常常输给房价,三四线的青年却在彩礼面前栽了跟头。这个年代的爱情,可都标着价码呢。

李佳(lijia@iceo.com.cn)

。END

制作:肖丽 图编:王家乐校对:张格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