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600万剂疫苗被迫报废 北京科兴股权大战何时休

原标题:600万剂疫苗被迫报废 北京科兴股权大战何时休

北京市海淀区上地西路39号,是北大生物城的所在地。冬季干枯的树林下,标识着“未名集团”与“北京科兴”的石牌,两家企业共用一个大门。

北京科兴拥有诸多光环,唯一一家在北美上市的中国疫苗企业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研制全球第一支SARS病毒灭活疫苗、中国第一支甲型乙型肝炎联合疫苗、全球第一支甲型H1N1流感疫苗……

一场持续两年之久的经营管理权之争,让两位创业伙伴逐渐走向对立,也让这家被公众寄予厚望的生物医药企业陷入迷途。

股权之争引发生产停摆,近600万剂疫苗报废

220万人份供应国家免疫规划的流感疫苗、350万支供应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甲肝疫苗被迫停产,23价肺炎球菌疫苗迟迟无法上市……近600万剂疫苗及中间产品被迫报废,北京科兴的生产经营一度陷入停滞僵局。

2018年12月20日,北京科兴媒体事务负责人刘沛诚向健康时报记者介绍,流感疫苗生产仍未恢复,直接导致2018~2019流感季全国范围内出现疫苗供应不足,甲肝灭活疫苗近期刚刚恢复生产。而疫苗生产线的断裂,源于北京科兴两位创始人潘爱华和尹卫东的内部“斗法”。

北京科兴官方网站介绍,公司由科兴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资组建。自成立来,公司一直维持着这样的权力配置:潘爱华担任董事长、法人代表,尹卫东担任总经理。潘爱华还担任未名医药董事长。

2018年4月17日,尹卫东与潘爱华争夺北京科兴实际控制权爆发。北京科兴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近百人踩断北大生物城入口的起落杆,掀翻电动伸缩门,砸碎办公大楼玻璃门,奔向北京科兴的办公楼。车间多次被强行断电,多条疫苗生产线被迫报废或停产。2018年4月30日北京科兴发布公告称:公司计划报废保存于上地厂区1号厂房内的用于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生产的菌种。

潘爱华在4月24日召开的媒体发布会上称:“这些人部分是我们为了维护北大生物城的安全而合法聘请的安保公司的安保人员。”尹卫东也于5月17日召集了全员会议,号召所有行为必须为两个“天”负责:一个是疾病控制,北京科兴是国家对疾病控制的需求才有的,把疾病控制这件事做好;另一个是疫苗质量,每秒钟中国都有孩子在打北京科兴的疫苗,任何人都无权断电,损害疫苗质量。

2018年5月3日,北京科兴5名职工代表将570余名员工签字的职工代表声明文件及《关于北京大学校办企业北大未名生物法人潘爱华率疑似黑势力多次暴力袭击北京科兴并造成重大损失的情况汇报》送达北京大学领导接待办公室、纪委、产业工委。5月19日,北京科兴再起事端。“睡梦中突然被外边嘈杂的声音吵醒,然后有人喊:出事了,大家赶紧起床,有人闯进来了!”据北京科兴昌平厂区员工回忆,凌晨三点左右,几百个穿着保安制服和黑色服装的人员在厂区内活动,玻璃门被身着保安服的人员打碎,员工被赶到南门草坪的停车位。

北京科兴上地厂区的员工透露,流感厂房大门被破坏侵入,电源被切断17小时,多种设备失控,流感病毒毒种、多份样品和标准品报废。随后安保人员接管北京科兴在北大生物城的两栋厂房,由手持防暴盾牌的门卫把守。

15年前亲如一家,因控制权之争僵持不下

尹卫东曾在一个夜晚试图进入北大生物城的大门,然而被保安要求拍照验明身份,无奈摆手让司机掉头离开。尹卫东已许久没有踏进北京科兴的办公室。

“科兴生物总经理”是伴随尹卫东超过16年的身份。他曾在公司10周年庆上的致辞中提到,十年前,潘爱华这位“大人物”在北大生物城里接纳了一群从唐山来的“小人物”,完成北京科兴生物的注册。此后,两人成为亲密似兄弟的两位创业伙伴。

潘爱华在媒体通报会上称,他在1995年与尹卫东相识,当时尹卫东还只是唐山一个县城防疫站卫生研究所的普通卫生员,自己借款500万元供其研发。

2001年,双方在北大生物城内成立北京科兴。北大未名集团是其第一大股东,持股51%;尹卫东创办的唐山怡安通过技术投资的方式持股24%,但该技术研发费用实际上全部来自于未名集团,相当于未名集团实际持股75%,将其中的24%赠送给尹卫东等管理层。

按照潘爱华方的说法,2003年,北京科兴前往美国上市。按照上市的要求,潘爱华领导的未名集团需要出让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并允许其他北京科兴股东集中合并股份。为此,科兴与未名集团订立协议:尹卫东及科兴承诺,永久保留未名集团对北京科兴的实际控制人地位,潘爱华将永久担任北京科兴的董事及法定代表人。

但对于潘爱华的说法,北京科兴生物方并不认同。刘沛诚提供的资料显示:1995年,尹卫东创办的唐山怡安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与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合作研制甲肝灭活疫苗,被列入国家“九五”科技攻关计划,而此时潘爱华刚晋升教授。1999年,甲肝灭活疫苗的临床研究全部完成,并于12月8日获得新药证书。期间,潘爱华所在公司借款500万给唐山怡安,并希望尹卫东将该疫苗成果拿到北大生物城进行产业化。而成立北京科兴时,这笔500万借款转为注册资本金,已经归还。

双方各执一词,多年前“桌下交易”的真相已无从得知。北京科兴发布《关于公司基本情况及未名生物非法干扰公司经营的情况说明》显示:公司现有两名股东,外方股东为持股73.09%的科兴控股(香港),中方股东为持股26.91%的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北京科兴实际为科兴控股的主要经营实体公司。

2016年科兴控股开始筹备通过私有化方式从纳斯达克退市,寻求时机在国内A股市场上市。当年2月1日,同为科兴控股CEO、北京科兴总经理的尹卫东联合赛富基金组成内部买方团(A),以6.18美元/股的报价,提出科兴控股私有化要约。

几天后,未名医药方联合中信集团、中金公司等组成买方团(B)提出竞争性要约,报价7美元/股。但2017年6月,买方A团却在与买方B团竞争中成功胜出。仅隔一天,买方团B提高报价至8美元/股。科兴控股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13D文件显示:未名医药购买方的积极表态,很快获得了一位关键股东支持。

此后矛盾加速激化,双方僵持2年多后,私有化被迫“流产”。2018年7月30日,科兴控股官网发布私有化并购协议终止的消息。

市场大战斗争未果,两个董事会相互罢免

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生物制品批签发数据显示,北京科兴流感疫苗批签发量约占全国的10%,其中甲肝灭活疫苗产量占国内产量53%以上。

北京科兴的重要性对于争夺双方不言自明。而且在内部斗法时,北京科兴还出现了这样离奇一幕:2018年2月6日科兴控股的2017年度股东大会投出两份截然不同的董事会名单。

同日,未名医药发布公告指出,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合计占参与投票股份数55.19%的股东投票反对包括尹卫东在内的现任4位董事的连任,同时提议并选举了5位新董事组建了新一届董事会。

2018年3月6日,科兴控股却发布公告称,2月6日科兴控股年度股东大会上,包括尹卫东在内5位原任董事均获得多数有效投票成功连任。

一个“投票反对”,一个“获得有效投票”,科兴控股的股东表决真相似乎难以捉摸。

但在科兴控股新董事会第一次董事会议上,潘爱华迅速免去尹卫东董事会主席、CEO的职务,及其在北京科兴、香港科兴的董事职位。在2018年4月24日的北京科兴媒体见面会上,潘爱华也声称尹卫东因行贿、涉嫌职务侵占,无法胜任北京科兴总经理职责,已被董事会除职。

另一边,北京科兴发布公告:潘爱华等人通过伪造印章与伪造签名的手段,正试图非法获得对整个北京科兴公司的控制,为了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和正常生产经营秩序,董事会已于2018年9月5日召开会议,罢免了潘爱华先生担任的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的职务。

公告称,潘爱华在北京科兴营业执照和公章并未丢失的情况下,凭其公司法人身份在报纸上刊登“公司营业执照及公章均已遗失”的声明。2018年8月,潘爱华再次利用其伪造的香港科兴印章、香港科兴董事个人签名,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公司注册处非法将香港科兴董事进行了变更。

2018年12月13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2018京0108民初53521号),禁止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原法人代表潘爱华使用其通过不法手段重刻、补领的北京科兴印鉴和证照。

“认定若干异议股东在年度股东大会之前密谋串通,策划并实施了意图夺取公司控股权的秘密行动。”2018年12月19日,安提瓜和巴布达等法院给出了如此判决,驳回了2018年2月年度股东大会另选出新董事的诉讼请求,科兴控股现任董事会有效当选。

截止到目前,北京科兴生物的动荡已持续近一年,因控制权纠纷导致的疫苗停产尚未完全恢复。

原标题:600万剂疫苗被迫报废!北京科兴股权大战何时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