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一直带着面纱的你,有多久没看清真实的自己了?

原标题:一直带着面纱的你,有多久没看清真实的自己了?

初识毛姆,是在《六月和六便士》,充满传奇色彩和异域风情的叙事风格让我一下子爱上了这个作家,这也为我后来阅读《面纱》埋下了种子。

翻开《面纱》,扉页上的第一行文字便是:别揭开这神秘的面纱——雪莱。这句话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到底是什么神秘的面纱?

这本书大概讲述了一心渴求跻身于上流社会的虚荣女子凯蒂,凭借自身的美貌与可爱,在伦敦交际圈频频挑拣,直到25岁她的妹妹出嫁之前,却匆匆选择了一直爱慕他的瓦尔特,至此开始一段无关爱情的悲惨婚姻。

婚后的凯蒂,随丈夫移居香港,对婚姻感到无趣的她很快就出轨了。出于报复也出于行善的目的,瓦尔特带凯蒂来到了霍乱病区。在遥远的异乡,他们几乎日日与死神擦肩而过。在背叛与死亡的漩涡中艰难挣扎的凯蒂,终于学会慢慢靠近瓦尔特,懂得他的睿智和对自己深沉的爱......

可这是毛姆,他不会花费这么多的笔触给我们讲一个出轨——和好的圆满爱情故事。

我想,你读到这里,也大概猜到故事还有另一半。

霍乱是一种非常恐怖的东西,就算是细菌学家瓦尔特也无法打败这个“怪物”。原本想惩戒凯蒂的瓦尔特,最后却死于霍乱。就像瓦尔特说的,“死的却是一条狗。”

看似无厘头的一句话,其实是出自诗人戈德史密斯《挽歌》当中的一个典故。诗的大意是说好心人收留一条狗,后来人畜反目,狗发疯将人咬伤。大家都认为那个好心人会死掉,最终死的却是狗。

在这段婚姻中,瓦尔特把自己比作一条狗,他爱的卑微。他曾经告诉凯蒂,“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势力、庸俗,然后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

或许是瓦尔特的爱,或许是生离死别的悲哀,总之在故事的最后,凯蒂终将生活的面纱从她眼前揭开,看到了真实的生活和自己。

历经重重磨难的凯蒂,与最初只想钓金龟婿的她判若两人。她宁可孤寂终身、远走异国,也不愿做唐生藏在金屋里的娇人。

她终于明白,女人来到这个世界,不能依赖男人活着,而是应该想方设法让自己成为一个自由自立的人。

毛姆的用意也很明确,他想通过凯蒂告诉女性,觉醒不在于他人,而在于自我。孰是孰非、孰真孰假,一切只有等到揭开伪饰之后,方能一一看清。唯其如此,生命才能通往一条安宁之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