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金马最佳摄影入围《皮绳上的魂》:镜头下的朝圣和底片里的灵魂

原标题:金马最佳摄影入围《皮绳上的魂》:镜头下的朝圣和底片里的灵魂

在好莱坞大片的夹击下,《冈仁波齐》斩获了过亿票房,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没有流量明星,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也没有炫酷的视效,何以创造出中国艺术电影的现象级观影效应?

就在《冈仁波齐》获得市场与口碑的双赢后,作为姊妹篇的《皮绳上的魂》随即也登上大银幕,还赢得了“魔幻主义”的赞誉。

不过,不同于《冈仁波齐》仿纪录片的风格,《皮绳上的魂》有明确的类型追求和结构创新。如果说《冈仁波齐》是一篇隽永小文,表达了宗教信仰的平淡与伟大,《皮绳上的魂》就是一则雄浑的精神寓言,表达了藏地阳刚多情又壮烈的一面。

究竟是怎样的镜头魅力,能让原本小众的题材,博得如此多观众的厚爱,打开了解藏地文化风貌的新窗口的呢?

镜头下的深情凝视

这两部作品都在西藏取景拍摄,有意思的是两部作品是以分组的形式,在一年间先后拍摄完成的。在同一年,诞生了两部风格大不相同,甚至两极化的作品。

虽然风格迥异,但两部作品都用出色的镜头语言,展现了藏地独特的风貌和文化品格。除去导演匠心的表达,摄影师在其中的功用也功不可没。

如果说《冈仁波齐》是摄影师郭达明极简的一极,那么《皮绳上的魂》就是极复杂的另外一端了:套层结构的复杂叙事,视听有意模糊空间的界限,打乱了时空。

凭借《皮绳上的魂》获得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奖的郭达明,在不同的影像之间,转换得游刃有余,对于两部作品电影风格的确立,起到了奠基作用。

在商业电影粗制滥造,取向媚俗的当下,郭达明的摄影,是创作者对于艺术创造的圣徒般的凝视。下面我们就将从郭达明电影作品的视听风格来分析,这些魔法般的影像是如何“记录了西藏生活的点点滴滴,为我们呈现出生命的真谛。”

镜头下的真实与梦幻

虽然两部影片都有艺术上的追求,但《冈仁波齐》更贴近于一部“真实电影”,《皮绳上的魂》则可以看出公路片、西部片、侦探片等类型片的影子。

对比两部影片在镜头运用上的微妙变化,我们可以更加详尽地了解到摄影师是如何运用镜头语言,来对“真实”与“梦幻”加以区隔的。

《冈仁波齐》为了真实客观地还原西藏淳朴的自然风景,大量用了远、全景景别,长镜头以及景深镜头,为了不打扰演员的表演,运镜极其平稳,外景照明多为自然光,内景也是简单的辅助照明。

画面采用高对比度,人物肤色融入环境并且还原高原的高紫外线原貌。刻意削弱了色彩倾向,还原路途的真实风貌。

影片极少使用移动机位,镜头切换也是直接硬朗,不拖泥带水,这样的拍摄方式客观上使得影片有了强烈的静态画面感,无论是大场面的自然景观还是以人物为主的叙事性画面,都具有这样的特征。

静观式的摄影,严守空间的统一,营造了故事世界里的真实感又体现出对仪式的敬畏心。

固定机位的设置使画面稳定有力,移动的朝圣队伍成了唯一的变量,凸显了人类和自然在力量上的悬殊。

《皮绳上的魂》则把镜头聚焦在西藏特有的地貌上,例如掌纹之地,盘陀路,活佛,沙漠戈壁,场景的凝滞感,荒诞猎奇而又恢弘的气势,这些都是表现魔幻的极佳场域。

大量宏大的全景画面,通常会停留3至6秒,引导观者充分感受自然的静穆与恒常,也对影片节奏起到了缓冲和减速的作用。

相比于《冈仁波齐》在拍摄上力求真实的减法,《皮绳上的魂》则在拍摄手法上更丰富,特写镜头、运动镜头,只要适合故事讲述的,都不会被拒绝。

外景同样是大量自然光照明,甚至巧妙利用藏式建筑的采光特点,来营造氛围。火光在影片中尤为重要,因为他们一路要点火、取暖、烧东西,因此夜晚则以篝火、油灯等作为主光,用隐藏的灯泡和辅助和模拟。

在慢镜头的凝视下,用强光照亮静默的人物面部,激起观众对人物精神困境的同情和审视。

沉稳的运镜和构图蕴含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看到一些罗杰·迪金斯的影子,还能从杀错人的胯下镜头、骨笛音乐等元素里找到一些《黄金三镖客》、《西部往事》等西部片的影子:满天黄沙,干裂的嘴唇,一击毙命的招式……

总体来看,《皮绳上的魂》视觉更绮丽,风格更奇崛。影片中的三条叙事线索,代表了三个时空,但影片却并未在视听或情绪情节上给予更多区别,而是刻意将时空差异隐藏,营造出错综复杂的神秘氛围。

可以说,两部电影的视听都完美对应了各自的风格,也都为叙事做了理想的表达。

镜头下的朝圣和底片里的灵魂

从《盗马贼》、《红河谷》、到《可可西里》,因为西藏,成就了太多的艺术家,遑论绘画领域里还有陈丹青的《西藏组画》,艾轩《又轻又冷的空气》……他们都以一种更为主观的图像表达为西藏题材的艺术作品丰富了视觉边界。

而《冈仁波齐》和《皮绳上的魂》最难能可贵的是,没有浓郁的奇观消费和商业噱头,以寻找和救赎作为主题内核,开发多重叙事的潜力,在创作之路上寻找属于自己的电影灵魂。

宏大的藏地风景,不仅是故事的发生场景,还起到了承载和凸显人物精魂的作用。具有深度的视听语言,虔诚的创作态度,才完成了作品丰富、深入又具有开放性的影像建构。

如此浓厚强烈的影像风格,在反复的推敲修改中被确立下来,又要在高原的艰苦条件下去一一践行,这宛如一场创作的心灵修行。

就像面对赞誉,郭达明自己在采访中回答的那样:“这个世界有很多变化不一样的东西,我不会变魔术,我只会呈现。”

呈现的路途道阻且长,我们或也可以跟着摄影师郭达明一起,进行一场呈现心灵的电影朝圣进阶之路。

来源:大峰传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