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港澳穗深齐发展“要素流通”破樽颈,四大中心城市挺起湾区

原标题:港澳穗深齐发展“要素流通”破樽颈,四大中心城市挺起湾区

港珠澳大桥通车后,粤港澳大湾区的交通进步很大,惟有软件方面的革新是关键,要素流通须再优化。

猪年前夕,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受访时表示,在过去一年中,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已经形成,有关配套实施方案正在制定和完善。港澳穗深四大中心城市的功能定位也已经明确。最近,接受香港商报访问的专家指,大湾区四大中心城市的定位,切合了这四个城市本身具有的优势和短板,避免在城市分工、基础设施建设、产业结构发展和港口功能方面,出现重迭和激烈的内部竞争,打开了更多合作空间;惟现时湾区内部的要素流通尚不通畅,这给四大中心城市的协同合作造成困扰。即将出炉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必然会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上述制约,结合内地集中力量办大事和港澳地区自由市场的优势,实现大湾区的共同发展。

按照国家给出的功能定位,四大中心城市中,香港主要是巩固和提升作为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的地位,推动金融、商贸、物流、专业服务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发展,大力发展创新及科技产业,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中心。澳门主要是建设世界旅游休閒中心、中国与葡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促进经济适度多元发展。广州主要是充分发挥国家中心城市引领作用,全面增强国际商贸中心、综合交通枢纽和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深圳主要是发挥作为经济特区、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和国家创新型城市的引领作用,努力建成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创意之都。

专家认为,这实际上是要这四个中心城市发挥自身已有优势、规避自身短板的一种规划,让该地区逐渐形成「香港、澳门+内地+服务+资本+产业X」的发展模式,同时避免在城市分工、基础设施建设、产业结构发展和港口功能方面出现重迭和激烈内部竞争,达成统一的合理定位及协调机制。

引导核心城市走向协同发展

香港理工大学教授、太平绅士刘佩琼接受香港商报采访时表示,定位是基于目前四大城市本身已有的基础。香港在金融服务业方面的优势显而易见且无可比拟,可向大湾区提供有力的金融支持,但制造业在香港却无发展空间,所以香港定位于金融中心;深圳经济特区科技创新产业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制造业从高端到低端向周围辐射影响力很大,可作为大湾区经济发展的引擎;广州是广东的政治、经济、交通网络的中心,地位本身就较高;澳门是全国唯一的「赌博合法」城市,且与葡语国家关系密切。每一个城市都有独树一帜的特点和优势,明晰的定位有助于将它们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打开更多的合作空间,并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形成互补。

对于四大中心城市如何更好地发挥协同作用,刘佩琼希望粤港澳三地能够有更深的融合。她认为,大湾区建设主要是经济建设,而这主要体现在经济一体化的深度融合,以便更合理地调配资源,更有利于扩大市场。

纵观世界三大湾区,其核心城市和外围城市之间,都形成了高度协同化的分工模式,合理布局提高了区域竞争力。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必然要既体现进一步走向国际化的战略定位,也表达国家对珠三角城市群规划的一个转变--从单一城市的规划建设转变为围绕「城市群」核心城市的协同发展。

多中心湾区具独特性必然性

「多中心的设计在世界各大湾区中是独一无二的!这种设计对于粤港澳大湾区来说,有非常现实的考量。」刘佩琼表示,粤港澳大湾区之所以有四个中心,最大原因就是它的范围比较广大,规模比别的湾区大得多。粤港澳大湾区包括广东珠三角地区的9个城市和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总面积5.6万平方公里,目前常住总人口约7000万。港澳与珠三角分别属于三个不同的行政区域,税收、法律都有所不同,而其他湾区只是一个大城市,其规模与複杂性都无法与粤港澳大湾区相比,这也导致了粤港澳大湾区多中心的必然性。

综合开发研究院(深圳)港澳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玉阁接受香港商报访问时指,关于四个中心的设定,粤港澳大湾区有其独特性。不同于长三角是以上海为首的兄弟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有两个行政特区、一个省会城市、一个经济特区,三个关税区,四个头部城市,谁也调度不了谁,使得多中心协作互助成了这个区域最好的交流方式。粤港澳大湾区是一种综合性国家战略,不能简单地从经济发展的规划去理解。除了经济外,还涉及到「一国两制」,也涉及到民生方面,所以四个中心城市也不能用单一的经济功能来看待。

至于如何避免大湾区内部激烈的竞争,张玉阁认为,每个城市产业侧重不同,这不意味著其他产业就不发展,何况是在三个经济体量都是超过2万亿元人民币的特大城市之间。大湾区城市之间有竞争关係是很正常的,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协调可能也会出现问题。从中央角度来说,如何发挥各个城市的长处,协调各个城市的诉求,就是规划的意义所在。规划文本的起草过程就是中央和地方密切沟通的过程,中央了解各地方诉求之后再达成共识,规划就会最终出炉。以后各地方再有分歧,就按照规划来做。当然这是一种理想状态,未来四大中心城市要如何共惠共荣,还需时间磨合。

专家观点

●香港理工大学教授、太平绅士刘佩琼

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主要是经济建设,而这主要体现在经济一体化的深度融合,以便更合理地调配资源,更有利于扩大市场。粤港澳大湾区之所以有四个中心,最大的原因是它的范围比较广大,规模比别的湾区大得多。

●综合开发研究院(深圳)港澳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张玉阁

粤港澳大湾区四大中心城市的优势与合作的空间是十分明晰的。目前「硬件」方面在港珠澳大桥通车后,粤港澳大湾区的交通已经进了一大步,关键在于「软件」方面的革新,打破固有的行政壁垒。

湾区共惠共荣 要素流通是前提

在大湾区战略构想提出之始,如何实现粤港澳三地优势互补、协同发展、互利共赢、共同繁荣的讨论就没有停止。如今,四个中心城市的提出,将这个问题再次摆在面前。

大湾区历时性因素共时存在

对此,张玉阁表示,这其实仍然是一个区域合作和区域一体化的问题。粤港澳大湾区四大中心城市的优势与合作的空间是十分明晰的:香港金融为珠三角製造业输血,澳门继续发展旅游,带领大湾区开拓与葡语国家的合作。而将这些合作空间转化为现实合作的关键就在于要素流通。目前,硬件方面在港珠澳大桥通车后,粤港澳大湾区交通已经进了一大步,关键就在于软件方面的革新,打破固有的行政壁垒。

张玉阁认为,粤港澳大湾区最大特点就是历时性因素的共时性存在:每一个发展阶段的产业都在粤港澳大湾区中存在。一般来说,湾区经济中,发展脉络是很明晰的,比如东京湾区和旧金山湾区,都是从港口经济发展到工业经济再发展到服务经济,最后发展到创新经济,每一个发展阶段是对上一个发展阶段的替代。而在粤港澳大湾区,这个发展脉络并不明显,更多地体现为港口经济、工业经济(珠三角)、服务经济(港澳)和创新经济(深圳)在同一时间点并存,这也是通常所说的粤港澳优势互补的基本面。所以,在粤港澳大湾区中,要素流动显得尤为重要,尤其是人员流动,必须要更方便、更快捷。要素不能自由流动,创新和商业机会就会受到很大制约。

要素流动必须优化再优化

「要素自由流动是市场化配置资源要素的基本条件。」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曾表示,要以法治化和市场化来发展粤港澳大湾区。那么,要素流动就必须要优化再优化,而在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中,这一点必然会有体现。

目前,港澳与珠三角之间,人员流动的时间成本仍然较高;物料流动,特别是高端科技产品与药品流动阻碍仍然较大;研发资金流动不自由,网络沟通也不畅通。张玉阁表示,很多不能流通的领域可能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量,但如果要实现粤港澳大湾区的深度融合,对此必须从国家层面加以考虑。内地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有一张蓝图绘到底的优势,香港有大市场的优势,如果这两个优势之间却有一道牆间隔起来,那么大湾区的共惠共荣将无从谈起。

张玉阁指,粤港澳大湾区从经济体量上已经是世界级湾区,差距可能在质量上。但在不久的将来,通过国家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合理规划,它与世界三大湾区的差距会越来越小。必须相信,国家的强盛与湾区的发展是水涨船高的,粤港澳大湾区的未来十分可观。

四城发展樽颈亟待破题

大湾区之中,港澳广深是最有代表性的四个城市,它们在功能定位上又各有分工、各有侧重。除了共所周知的优势,它们也面临著各自的发展樽颈。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通过服装製造和贸易发家的香港就逐步放弃了实体经济,完全走向了服务业。资料显示,香港金融、旅游等第三产业长期佔比90%以上,製造业佔比不足2%,地产和金融两个行业在香港的发展也已到达「天花板」,进场需要高昂的基础成本和资源量,这让许多年轻人倍感压力。

深圳同样面临著一些发展困境,土地有限、资源短缺、环境承载力透支等问题让深圳特区陷入了「中年危机」,地价、人力成本节节攀高,科研人才紧缺的问题也接踵而至。

广州的问题与深圳类似,只是广州作为老省城,政治地位保证了其人才梯队建设,但这也制约了广州的改革步伐,影响了广州的发展效率。

澳门则面临著收入结构单一、脆弱的问题。博彩业是澳门收入的主要来源。2016年数据显示,博彩业佔澳门GDP的58.3%,佔总财政收入的75%。除了博彩,旅游也是澳门的重要收入来源。但是,澳门赌场客源80%来自香港和内地,经济结构属于一种变相的外向型经济,极易受到外部衝击。

至于珠三角其他城市,则更加面临人才奇缺、交通受限等问题,而且整体产业缺乏布局,陷入低端竞争,亟需一剂强心针。

因此,从此角度而言,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可说是生逢其时、水到渠成的。(伍敬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