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爸爸的初心

原标题:爸爸的初心

  吕知遥

组织部的干部是管党员的党员、管干部的干部、服务人才的人才,首要的一条就是要公道正派,讲政治、重品行、作表率。爸爸一直把他的话牢记在心。

希望读书改变命运

我的爸爸出生于苏北黄海之滨的一个小乡村,兄弟姊妹三个,小名“二小”。爷爷奶奶是老实本分的农民。爷爷在村里还当过10多年会计,所以爸爸有时开玩笑说自己也是所谓的“官二代”。

小时候家里比较穷,爸爸1991年参加中考,那是他第一次到县城,当时穿的裤子屁股上还有一整块大补丁。家里常常是玉米糁熬粥煮饭,难得吃到肉。

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村里逐步开始分田到户,除了交给国家的,剩下都是自己的,农民种田的积极性一下子调动起来。家里分到了十几亩田,收入很快就提高了。那时候,全国还实行计划经济,凭票买东西。1983年冬天,爷爷弄到一张票,排队等了一天一夜,买到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邻居很羡慕,常常晚上聚集到家里看电视。

爷爷奶奶从小对爸爸管教很严,一直告诫他:“人穷志不能短,为富本不能丢。”所以,爸爸从小就吃苦耐劳,五六岁时就学会了生火做饭,割草喂猪。爷爷奶奶有时也按劳“付酬”,激励爸爸劳动。爸爸每次接到自己“工资”,心里总是很充实、很欣慰,觉得自己的付出有了收获。

随着改革开放深入推进,家境逐渐变好,但家里收入主要还是靠耕作支撑。爷爷奶奶希望爸爸通过读书学习实现“鲤鱼跳龙门”。他们常对爸爸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哪怕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们念书。”爸爸常对我讲,农村人读书求学目的其实很单纯,一般没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远大志向,而是希望读书改变命运,过上好日子。

爸爸六岁开始上学。那时村小学桌凳是学生自带,因学生少,一般两个年级学生在同一教室上课。老师也很少,只有四五个,大多数是民办教师,基本教全科。初中上学路程要花四十分钟,每天来回着实耽误时间。上初二时,因为爸爸学习好,老师便给他“特权”,让他与初三的学长一起住校。学校食堂只有一口做菜的超级大锅和几柄数米长的铁铲,一年四季基本上是汤菜:青菜汤、南瓜汤、番茄汤……饭是学生自己带米和饭盒到食堂蒸,常常就着咸菜吃。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百废待兴、人才紧缺,国家开设中专培养急需技能人才。那时读中专国家包学费、包分配,还有粮油供应和货币补助,毕业后是“铁饭碗”和干部身份。“考不上中专的,才去上高中”,是当时的普遍认知。所以,家里对爸爸最大期望是能考上中专,这样就可以转城市户口,吃上“皇粮”了。

暗下决心要考上好大学

1991年5月,爸爸参加中考预考。经过激烈角逐,全乡只有23人入围,爸爸是唯一从村里的中学考上的。家里既高兴又着急,担心继续在村里念书会考不上。因此,爷爷托关系将爸爸转到乡中学与其他入围同学一起复习。那两个月,爸爸每天只睡五个小时,拼尽全力,做最后冲刺。其间,爸爸患急性盲肠炎,被送往乡卫生院治疗。尽管这样,爸爸最后还是差两分,无缘上中专,只能到县城读高中。

那时,我大伯已考上军校,是村里第三个大学生。爸爸暗下决心要考上更好的大学。高中三年,爸爸全身心投入学习,常常上完晚自习、宿舍熄灯后,还偷偷拿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学。高二分文理班,当时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爸爸虽然理科强些,最终还是选读文科,希望多读些书,提升自己的人文素养。

临考前三个月,学习气氛很紧张,爸爸压力很大。有一天,爷爷到学校探望爸爸,见他脸色苍白、神情木讷,差点没敢认。功夫不负有心人,爸爸顺利考上了复旦大学。1994年9月,爸爸开始了全新的大学生活。那时苏北到上海,要排队坐轮渡过江,再坐7个多小时车。从农村走进大都市,从苏北中学走进全国知名学府,爸爸用新奇的眼光打量着沿途一切,一时间竟有些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意味。

爸爸是班上少数几个从农村来的,同学中有一大半来自城市家庭,见识广、视野宽。入学第一次班级活动,一位同学就拿出随身听放自己到国外交流时的发言,令爸爸很震惊。原本骄傲、沾沾自喜的爸爸看到了差距,感受到了压力。特别是班长、团支书、学习委员高中时就入了党。一直要强、不甘落后的爸爸,心中树起了新目标——争当优秀,努力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1997年10月,爸爸光荣地加入党组织。

就业选择回家乡

1998年7月,爸爸大学毕业,面临自主择业。当时流行去外企,工资待遇高,发展机会多,班上绝大部分同学都首选去外企,只有三个同学选择报考公务员。爸爸最终选择回家乡,考取了乡镇公务员,做了一名选调生。

当时老家很多亲戚朋友不理解:爸爸好不容易“泥腿子上岸”,考上名牌大学,进了大都市,怎么又回苏北农村呢?那时,我大伯已在上海工作,很多人认为兄弟俩在一起多好啊!爷爷得知爸爸要回老家工作,却很高兴:“二小没有忘本啊,他是在农村长大的,知道农村穷、农民苦,到自己熟悉的农村,尽自己的力为老百姓干点事儿,挺好的,我支持!”

刚开始工作时也不是一帆风顺。到乡政府报到的第一天,一位领导就跟爸爸说:“你是来镀金的吧?”言语中充满了不信任。上班第二天,领导带爸爸去调研,中午厂里留吃饭,还上了酒,爸爸坚决不喝。乡领导和厂长就半开玩笑半批评爸爸:“到基层工作就要学会与群众打成一片,不能自视清高。”爸爸当时有些委屈。

后来到村里的时候,也有村民邀爸爸去吃饭,他觉得这会给别人添麻烦,一开始婉拒。村支书就悄悄告诉爸爸:“你是高材生,请吃饭你不去,他就认为你看不起他。”所以,下村时如果村民请吃饭,爸爸能去就去。

基层直接面对群众,工作非常具体,没有两把刷子是不行的。当时,乡政府工业办公室除了工业干事和爸爸是公务员外,其他人都是过去从集体企业里转过来的,没有正式编制,但他们对企业情况熟,经验丰富,爸爸拜他们为师。

一次到企业去,有人对爸爸说:“小吕,干好了,你走时我们敲锣打鼓送;干不好,就用砖头砸你走。”爸爸把这话当做动力。一有空,就到企业、村子找党员干部、职工群众聊天,白天走访调研,晚上学习总结。不到两年时间,爸爸几乎走遍了乡里所有企业、村子。虽然到县城不到二十公里,但爸爸只去过两次,而且是去汇报工作的。那时爸爸还常外出招商,四五个人就住一个标间,轮流打地铺。有时为争取项目资金,常常硬着头皮到上级部门求人支持。爸爸对工作的赤诚之心,渐渐赢得了领导和群众的信任。

组织部里的年轻人

组织部是管干部的,相当于过去的“吏部”,对很多人来说是很神秘的单位。爸爸虽然是组织部选调生,但平时与组织部打交道也很少,了解并不多。1999年年底,爸爸调到县委组织部工作,才有机会切身了解。

到县委组织部报到当天,部长与爸爸谈话:组织部的干部是管党员的党员、管干部的干部、服务人才的人才,首要的一条就是要公道正派,讲政治、重品行、作表率。爸爸一直把他的话牢记在心。爸爸说,组织部的重要职责是选人用人,社会对此十分关注。

在组织部工作十多年,不乏有人找他打探消息,或者要求提拔打招呼的,一开始爸爸感到很为难,常常花费口舌耐心说服婉拒,后来干脆严词拒绝,并且给家里人约法三章。时间长了,渐渐地找爸爸说情打招呼办私事的人就少了,有的甚至跟爸爸疏远了。

县委组织部人手少,不到三十人,一般一个科室也就两三个人,还经常被抽调参加县里的重点工作,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可以说是“五加二、白加黑,还有夜总会(夜里经常开会)”。爸爸那时在办公室,既要负责日常服务,还要负责文字材料等工作,几乎每天早上第一个到,晚上最后一个走;有时前脚到家,茶水还没来得及喝一口,一个电话又被火速召回。有一次周末,妈妈出差,爸爸要加班,就把我带到单位。当时,爸爸的领导也把女儿带了过来,恰巧在楼道里遇见部长,一听说是部长,小姐姐带着我拦住部长说:“原来就是您经常让我爸爸加班的呀!”引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在机关,最基础的工作就是“爬格子”、写材料。一位曾带领爸爸一起写过稿子的部领导讲:“这可不是写几个字这么简单,而是体现干部的理论素养、政策水平和文字功底,也代表机关形象。机关干部不仅要遵规守纪有原则,而且要有情有义有文采。”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有时爸爸为一份重要文稿全身心投入,走路思、吃饭想、睡觉悟;有时思维“断流”思想“断层”,即便枯坐半宿也难得一字,于是急火攻心,口舌生疮。

而今,爸爸已过不惑之年。回首过去,他说:“自己赶上了好时代。在改革开放惠民政策指引下,我们家过上了好日子,自己也在奋斗中不断成长进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