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名校博士:“我的人生崩盘了,大家都在看热闹”

原标题:名校博士:“我的人生崩盘了,大家都在看热闹”

作者:陆米蒙

来源:学术志(ID:xueshuzhi001)),已获授权

1.

常宁病了。

我赶到医院时,她刚做完“活检”。

一周前我们在北京相见,那时她还在眉飞色舞地给我讲发论文、评职称和去美国访学的事情,而现在,寒假的第二天,她却在故乡医院里疲惫地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这和名校博士毕业后留京任教奋力打拼且一直要强的她,判若两人。

检查结果未知,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有安静地听她倾诉。

她说:“我的人生崩盘了,大家都在看热闹……”

她说:“看就看吧,事到如今,也无所谓了……”

我要走时,她恳求道:“我生病的事,别告诉娟子”。

2.

娟子就是那个看热闹的人。

她似乎各方面都不如常宁,但常宁却和她斗了半辈子。

在常宁眼里,娟子就是电视剧里尖酸刻薄有心机且见不得别人好的反派人设,“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负能量”。

虽然她俩从来没有公开拉下脸撕过。

高二的时候,常宁考进了班里前十名,她的妈妈奖励了她一双高跟鞋,那双闪闪发光的鞋在我们县城高中引起了小小的轰动,因为它像极了当时偶像剧里男主送给女主的那双鞋。

娟子却对这种奖励“无动于衷”,她撇撇嘴说:“我还以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又不是年级前十名”。

常宁享受高跟鞋哒哒作响的感觉。

也很享受娟子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

当然,她更“享受”娟子酸溜溜的评价,于是日夜苦读,终于在高三的一次考试中考进了年级前十名。

高考过后,常宁考进了省属重点,而娟子只考了个普通本科。

“谢师宴”上,常宁落落大方地给各科老师逐一敬酒,感谢老师们的培育之恩。

娟子却笑嘻嘻地说:“考了个211,弄的跟考上个985似的”。

常宁依然享受娟子这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

当然,她也依然“享受”娟子酸溜溜的评价,大学毕业以后,常宁考上了985高校的研究生,而娟子则回县城当了一名初中老师。

我们就读过的县城高中很普通,同学聚会时,成为名校研究生的常宁便成了聚会的明星,老师们说常宁是我们“县X中的骄傲”。的确,我们高中没出过几个研究生,尤其是名校的研究生。

娟子依然笑嘻嘻地说:“这场面,整的跟个博士似的”。

常宁也依然“享受”娟子“酸溜溜”的评价,她后来真的考上了博士,去了北京。

在老同学眼里,常宁似乎一直想“完虐”一回娟子,但似乎一次都没有成功。

直到有一天,娟子工作的初中请常宁来给教师们做岗位培训,她成功了,碾压了娟子最后一点骄傲。

那天,娟子成了常宁的学生,看着被同事崇拜和被领导奉为座上宾的博士常宁,娟子一句话也没有说……

3.

博士毕业后,常宁成为一名大学老师,留在了北京。

而娟子仍在县城教初中。

两人除了偶尔参加一下同学会和在微信朋友圈里互相关注外,其它并无交集。

常宁一直很努力,而经历了“培训事件”后短暂沉默的娟子,也慢慢恢复了“酸溜溜”的活力。

一次同学聚会,几位同学羡慕常宁拿到北京户口时,娟子插话说:“北京有什么好?我家的厕所都比有些人的客厅大”,一桌人都笑了。

常宁想笑,却没笑出来。

她感觉娟子说这话时像一个阴阳怪气的老妖婆。

更让她笑不出来的是,同样面对娟子酸溜溜的评价,她竟第一次感觉到无法反驳。

她和老公奋斗了几年,终于攒够了首付在学校附近买了个40多平的房子,而被她用屏风隔出来的客厅,似乎真没有娟子家的厕所大。

常宁曾和老公商量,再攒几年钱换个六七十平米的房子,而现在她感觉很没意义,因为那样会用去几年的时间,而结果仅是客厅比娟子家的厕所大几平方而已。

常宁没笑的时候,场面有些尴尬。

一位男生又羡慕地说,“北京的教育资源好,以后孩子怎么不还考个清华北大的”,几位同学随声附和,只有娟子撇撇嘴说:“那得先有孩儿啊”。

常宁愣住了,这戳到了她的痛处,结婚几年来,她一直忙着教学、发论文、报课题、评职称,而老公也一直忙着工作,有了房贷以后,常宁发现原来洒脱的老公在领导面前唯唯诺诺了许多。忙碌几年,当他们终于为自己搭了一个小窝时,常宁却发现,自己却错过了要孩子的最佳年龄。

娟子有了两个孩子。

而常宁却一直没孩子。

班长起来打圆场,他在外当过几年兵,见过世面,现在回到我们县里的一个事业单位上班。他说:“北京有很多好处是我们这些县城里的人所想象不到的”。

常宁想起了高端的学术论坛、高雅的音乐会和轻嗨慢摇的酒吧,这些是安逸地生活在县城的那些“事业编们”所想象不到的,但她没有接话,因为娟子怼了班长一句:“啥想象不到啊,不就是有钱陪小姐,没空陪爹妈”。

……

4.

常宁后来没再参加过同学聚会。

但她似乎仍然在意娟子酸溜溜的评价,后来每当放寒暑假时,她都第一时间回老家来看爹妈,只是节后,当爹妈不肯跟她回北京“享受”几天时,她仍忍不住地发火。

尤其是她在朋友圈里刷到娟子和家人在柬埔寨旅游的照片时。

常宁受邀在娟子学校培训时曾说过,“要想进步,得摆脱身边那个负能量的人”。

娟子就是常宁一直想摆脱的那个人,只是常宁虽然身体搬到了北京,但“负能量”的娟子却在她心里住了半辈子。

她叹了一口气说:“我拼命奋斗了半生,最终输给了那个看热闹的人。”

有那么一瞬间,常宁感觉到了命运的捉弄,因为那个看热闹的人所说的风凉话,居然都变成了现实。

我离开医院时,常宁恳求道:“我生病的事,别告诉娟子”。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但恐怕我和她都同时想到娟子在聚会时还曾说过一句话:“那些拼命工作的人,最终都没了命。”

后记:

几天后,我收到常宁微信: 结果已出,良性。

作者:,来源:

____________

中国大学教育 ID:cncollege

关注高等教育发展 / 关心大学教师成长 / 关怀大学生成才

大学,有大学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