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美人,何处觅芳踪(续2)

原标题:画中美人,何处觅芳踪(续2)

作者介绍

刘海霞老师,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专业毕业,之后留学法国。 法国高商毕业后,服务于法国著名汽车公司十余载。数年前,因为热爱和机缘巧合,通过专业的学习,获得法国国家博物馆讲解员资格,正式进入西方艺术史的研究,解说和讲座工作。刘海霞老师笔耕不断,通过文字分享自己对文学,历史,艺术史和宗教哲学的独到见解。“巴黎博物馆系列”是刘老师针对博物馆的讲解作品。天创四方教育科技携手刘海霞老师,通过这个系列,带领大家走进巴黎的博物馆,享受艺术之美!

梅利•洛朗(Méry Laurent)从东部小城南锡(Nancy)来到巴黎,她是出身低微的外省姑娘。为了讨生活,她去学习表演和唱歌,后来进了剧院当演员。她外形很讨人喜欢,白皙丰满,漂亮的金红色头发,高挑的眉毛使她脸上总有一种惊奇活泼的表情。她性格欢快风趣,在演艺圈里很受欢迎。很快她就有了一个情人,艾万医生,这个有钱的美国人是拿破仑三世皇帝的专职牙医。梅利小姐过上了舒适无忧的生活。

梅利出身普通,喜欢艺术。经济优裕后,她在巴黎新兴的商业聚集区8区罗马街的家里组织了一个文艺沙龙。吸引了当时巴黎很多文学界、绘画界的领头人物:诗人玛拉美、作家左拉、年轻的普鲁斯特,还有画家马奈、惠斯勒等人都是座上宾。

诗人玛拉美与画家Henri Gervex 在梅利的沙龙里

她白皙丰满、闪着光泽的肌肤非常适合当模特。马奈、Henri Gervex等画家以她为模特创作了不少重要作品。

马奈《梅利像》1882年 第戎美术馆

马奈《胸脯裸露的金发女子》1878年 奥赛博物馆

马奈《戴皮帽的梅利》1882年 私人收藏

马奈、玛拉美都曾先后成为她的情人。左拉以她为原型写出了《娜娜》,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中的Odette de Crécy 毫无疑问也是她。

1900年去世之前她将丰厚的遗产留给最后一位情人,作家Victor Margueritte。将马奈未画完的《秋天》捐赠给家乡南锡的美术馆。

马奈《秋天》1882年 南锡博物馆

2016年初巴黎 Galliera 时装博物馆举办了一次特展,展示Greffulhe 伯爵夫人(comtesse Greffulhe)“美好年代”的高级时装。

她是那个时代法国最美的女人之一。作家普鲁斯特描绘过第一次见到这位贵妇人的情景:

“她梳着波利尼西亚式的异国情调发型,头发上挂着一串紫色的兰花,顺着她天鹅般高贵的优美脖颈垂下来……她神秘的美丽很难描述,尤其她的眼睛充满了迷雾。我从未遇到过如此美丽的女子。”

Philip de László《Greffulhe 伯爵夫人像》

1905年 收藏地不详

这是一位口含银汤匙出生的美人。她源自比利时最高贵的家族,又与法国银行家家族联姻。 一生衣食无忧,府邸沙龙里高朋满座。她热爱艺术尤其是音乐,出面组织过柏辽兹、瓦格纳的歌剧到巴黎演出,1886年年老的李斯特最后一次到访巴黎时与她相识。1890年,为帮助斯特拉文斯基的俄罗斯芭蕾舞团来巴黎演出她也做了大量工作。

她在1903年结识了居里夫妇。1906年皮埃尔•居里去世后,她帮助居里夫人寻找资金支持,成立了镭研究所。无线电报通讯的发明人Edouard Branly也是她的好友,受到她大力的支持和帮助。

在震惊朝野的德雷弗斯事件(l'Affaire Dreyfus)中,她始终坚定地支持这位犹太军官,不惜与政府里几位老朋友关系闹僵。

毫无疑问,她擅长运用其社会地位和影响力帮助他人。

她深知社交圈里个人魅力的重要性,非常注重服饰打扮,经常光顾Worth、Fortuny、Doucet、Lanvin 这些早期的高级定制服饰品牌。有人说她对自己的出众外表有一种水仙花般的自恋,著名的纳达尔(Nadar)照相馆为她留住了无数美丽的倩影。

2016年年初巴黎Galliera博物馆的特展

年轻的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跟她有过长时间的通信。他坦然承认,《追忆似水年华》中描写的Guermantes公爵夫人正是以这位真实美丽的伯爵夫人为原型的。

普鲁斯特比伯爵夫人年轻十来岁,却于1922年51岁头上早早去世。伯爵夫人可能从未想到这个病弱弱的“毛头小伙”在文学上能有如此成就。

1947年当法国国家图书馆为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一书举办回顾展时,87岁高龄的老夫人作为故事中的原型人物受到特别邀请,她肯定很惊讶,同时也很骄傲:亏得这个年轻人,自己与文学史结缘。

Jacques-Emile Blanche《普鲁斯特肖像》

1892年 奥赛博物馆

这位老夫人活过了所有人,她最后一次露面是在时装设计师迪奥1952年的时装发布会上,她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出场亮相。迪奥在众人面前这样介绍她:“夫人就是《追忆似水年华》小说中的Guermantes公爵夫人……。”

1952年迪奥时装展上的伯爵夫人

同年,她以92岁高龄在瑞士莱蒙湖畔去世。

1964年其家人将她几十件晚礼服及帽饰、鞋履悉数捐给了巴黎时装博物馆。去年年初Galliera博物馆展出的四十件正是她无数精美服饰的一小部分。

追忆风华绝代。

这一张圆圆脸是我们在很多名画中见过的。

左:雷诺阿《Bougival的舞蹈》1883 波士顿美术馆

右:雷诺阿《乡村的舞蹈》1883年 奥赛博物馆

她是苏珊•瓦拉东(Suzanne Valadon),这个名字值得我们仔细记住。她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自由独立女性,经历了从模特到画家的真正蜕变。

她最早给象征主义画家 Puvis de Chavannes当模特,里昂美术馆墙上巨大的壁画上留下了她的倩影。

Puvis de Chavannes《缪斯女神的神圣森林》

1884-1886年 里昂美术馆

她独特的方圆小脸永远留在了雷诺阿、图卢兹•罗特列克、莫迪哥里尼的画布上。

雷诺阿《辫子》1884年 瑞士 Langmatt 博物馆

左:莫迪哥里尼《苏珊•瓦拉东肖像》约1918年 收藏地不详

右:雷诺阿《雨伞》1883年 伦敦国家画廊

图卢兹•罗特列克《醉酒的女人》

1889年 剑桥 Fogg Art Museum

也正是在蒙马特高地看画家画自己的过程中,她萌生了学画的强烈愿望。这个出身穷苦的姑娘没有受过绘画训练,但什么都不晚!德加( Edgar Degas)看了她的画稿,感到了她的潜力,坚决支持她学画。并拉她一起参加画展。

她一生住在巴黎“城市里的乡村”蒙马特高地,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巴黎艺术界的见证人。她有一个儿子精神不振,年纪轻轻染上了酗酒的毛病,为治疗他的精神问题,母亲塞给他一支画笔,竟然这儿子后来也成了出名的画家。

苏珊•瓦拉东《儿子 Maurice Utrillo》

1919年 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

她与很多艺术家都是朋友,蒙马特高地处处留下了她的痕迹。从1914年,她有了个人画展,事业真正起步。1928年起,她参加外国的画展,赢得了国际声名。世界很多著名博物馆都收藏有她的作品。

左:《自画像》1883年 蓬皮杜艺术中心

苏珊•瓦拉东《裸女》1928年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苏珊•瓦拉东《画家侄女和孩子》1913年 里昂美术宫

苏珊•瓦拉东《母亲》1912年 蓬皮杜艺术中心

苏珊•瓦拉东在蒙马特高地的画室

她一生自由不羁,感情生活像一部戏。

她画过很多幅自画像。最大的特点是坦诚。

苏珊•瓦拉东《自画像》1931年

巴黎 Collection Bernardeau

苏珊•瓦拉东《自画像》1927年 Collection Pétridès

她当年的住所兼画室今天已成为蒙马特博物馆的一部分,一切都未改变,好像她仍住在这里,只是出门一下,转身就会回来。

苏珊与丈夫 André Utter 及儿子 Maurice Utrillo

去蒙马特高地,记得去拜访她。

文章来源:海霞艺术讲座

刘海霞

西方艺术史学者

法国国家博物馆讲解员

人文美学课程设计推广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