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艺人、影视公司纳税额公布!张艺兴1913万引争议、限薪令下跑男团大换血,娱乐圈洗牌升级

原标题:艺人、影视公司纳税额公布!张艺兴1913万引争议、限薪令下跑男团大换血,娱乐圈洗牌升级

作者:梁嘉烈

2019年伊始,大众对娱乐圈天价片酬的关注度依然有增无减。

近日,横店影视基地所在的浙江省东阳市公布了2018年企业纳税榜和纳税百强企业,其中就包含了多家影视公司和明星工作室2018年的纳税信息,如华谊兄弟、正午阳光、张艺兴工作室、杨幂工作室等。

明星工作室中,张艺兴工作室以1913万的纳税额登顶,此外,杨幂工作室、景甜工作室也登上了纳税超千万元企业榜单。华晨宇、迪丽热巴、鹿晗、秦俊杰、刘涛、靳东等人工作室的纳税金额则达到五百万以上。明星纳税事件登上微博热搜后,不少粉丝认为爱豆非常正能量,但多数网友则表示这不过是“分内之事”,粉丝是在尬夸。由明星纳税的争议可见,网友因“天价片酬”对明星产生的抵触情绪似乎仍未消退。

2018年,随着娱乐圈税改风波的发酵,截止年底,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申报税款达到了117.47亿。2019年,相关部门对于影视行业的关注仍未停止,综艺限薪令和网络剧信息备案升级的落实,将会继续加速娱乐圈的洗牌。

日前,《奔跑吧》新一季嘉宾阵容官宣,邓超、鹿晗、陈赫、王祖蓝四人退出,疑似就是受到了综艺限薪令的影响。单季片酬不得超过1000万的规定下,《中餐厅》第二季的嘉宾舒淇和赵薇5000万的片酬都被追回了4000万,如此来看,“跑男团”的大换血,也不难理解。

其实,不光是综艺领域,因为限薪令,头部艺人们动辄8000万、9000万的片酬早已经成为了历史。虽然如今仍有明星低于5000万不肯拍戏,但是更多的是识时务自降片酬的明星。虽然“由奢入俭”难,但是依然沉浸在“天价片酬”时代的明星,或许会面临无戏可拍的结局,这无疑得不偿失。

张艺兴纳税1913万

一家工作室年收入近5000万

东阳市公布的2018年企业纳税榜和纳税百强企业中,横店影视、华谊兄弟、正午阳光、欢娱影视、新丽电视、盟将威影视、青雨传媒等多家影视公司都在榜单之上,其中华谊兄弟纳税额达到了3.26亿,欢娱影视、正午阳光的纳税金额也均突破了1亿。

明星工作室中,张艺兴工作室纳税1913万进入百强,此外,杨幂、景甜、华晨宇、迪丽热巴、鹿晗、秦俊杰、刘涛、靳东等在东阳市设有工作室的明星都在榜单之上。其中杨幂工作室以1553万的纳税金额仅次于张艺兴工作室,景甜工作室以1043万的纳税额排名第三。

2018年,“阴阳合同”引起的税改风波发酵之后,范冰冰因偷税漏税被依法处以8.84亿的罚款,17名艺人被约谈补税,娱乐圈的税收政策也被重新定义。曾经的避税天堂霍尔果斯最低税率可达6%,如今也已然陨落,2018年,霍尔果斯有超过100家注册公司申请注销,其中就包括了多名知名艺人担任法人或者持股的企业。

据新华社报道,截止2018年底,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申报税款达到了117.47亿。按照税务部门2018年的补税通知,明星工作室需要按2016年-2018年三年总收入的70%个人劳务计算税收,同时扣除之前已经缴纳过的税款金额,最终补缴税率大致在20%以上。如果上述工作室2018年纳税金额中不包含补缴税款,那大致可推测出这些明星工作室2018年的收入。

新《个税法》对劳务报酬税的规定显示,个人如果用工作室名义进行纳税,适用的为5%-35%的超额累进税率(全年收入超过10万部分,适用于35%的税率),而年收入500万以上的小规模纳税人的增值税为6%。忽略附加税推算,张艺兴工作室2018年收入大概在4700万左右,杨幂工作室收入在3800万左右,景甜工作室收入2500万左右。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以上并不代表这些明星2018年的营业收入,毕竟多数明星名下并非仅有一家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张艺兴作为法人或持股的有2家公司、杨幂关联的有8家公司、鹿晗关联公司11家、华晨宇关联公司2家、刘涛关联公司12家、靳东关联公司达到了18家。所以,通过东阳市发布的纳税名单,尚不能推测出这些明星2018年的收入总额,毕竟部分明星在东阳市的业务并非就是其全部业务和收入来源。

就以张艺兴为例,虽然2018年陷入了负面争议,但是热度仍然不减。艾漫中国娱乐指数显示,张艺兴2018年前三季度商业价值位居艺人榜第7位。2018年,张艺兴第二张个人专辑《SHEEP》和数字专辑《NAMANANA》,拿下了三星、MAC、美拍在内的15个品牌代言,还有3档综艺和3部影视作品播出。由此预估,张艺兴2018年的收入远不止4700万。

据微博博主@晴天来送伞宝表示,鹿晗名下有8家工作室以及其它3家关联的公司,东阳横店工作室就是其中之一。但是鹿晗的工作都集中在南京和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故而2018年在东阳市的工作室纳税额仅634万,而像南京、上海等地的百强企业纳税金额都在亿元之上。

综艺限薪令出台

跑男“都跑了”

今日,明星纳税事件登上微博热搜后,又引起了大众对明星收入的争议。粉丝赞扬爱豆正能量,但在不少网友看来,依法纳税不过是分内之事,并没有什么好夸的。此外,也有网友非常不满,认为张艺兴由纳税金额来看片酬也相当高了。由此可见,2019年,公众对明星天价片酬的问题关注度依然不减,与此同时,国家政策层面对于明星收入的宏观调控,也并未停止。

2018年11月9日,广电总局正式下发管理通知,规定综艺节目全部嘉宾总片酬不得超过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嘉宾总片酬的70%。电视剧综艺和网综统一管理,节目上线前都需要向总局报备嘉宾姓名、片酬、成本占比等信息。

综艺界的高片酬,也已经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了。早前就有媒体爆料,刘烨参加《爸爸去哪儿》片酬450万元/天、黄磊拍摄《极限挑战》3000万元/季、黄渤拍摄《极限挑战》4800万元/季、林青霞参加《偶像来了》240万元/期。但如今,这些天价片酬正在慢慢成为过去式。

有消息称,相关部门规定,当下综艺节目每期艺人的总片酬不能超过80万,常驻嘉宾一季下来的片酬不能超过1000万。这个消息并非空穴来风,据港媒报道,《中餐厅》第二季的嘉宾赵薇和舒淇原本片酬为5000万元/季,因为综艺限薪令的出台,节目制作方后来替湖南卫视追回片酬,二人最终每人退回了4000万。

不光是《中餐厅》,老牌综艺《奔跑吧》也受到了限薪令的影响。日前,《奔跑吧》正式官宣了新一季的常驻嘉宾,为李晨、Angelababy、郑恺、朱亚文、王彦霖、黄旭熙、宋雨琦,常驻多季的邓超、鹿晗、陈赫、王祖蓝离席。不少网友表示,邓超、陈赫等人离开后,跑男已经不是以前的跑男了,虽然邓超发布了长文回应离开跑男一事,但对于原因只给出了模糊的“时间原因”,再未多言。

但是在大多网友看来,“跑男跑了”,主要还是综艺限薪令颁布后,原来的国民综艺《奔跑吧》已经不再是一门“好生意”了。此前曾有媒体爆料,邓超在跑男的片酬为3000万元/季,而鹿晗则为4000万元/季,如今片酬骤降到1000万以下,离去也不难理解。

鹿晗虽然过去一年被不断唱衰,但是艾漫中国娱乐指数2018年前三季度艺人商业价值排行榜中,鹿晗还是稳居第三,《奔跑吧》对其来说也并非刚需,而邓超、陈赫、王祖蓝等人一直多栖发展,也堪称《奔跑吧》中的“艺能担当”,离去也并非没有更好的出路。不过对于Angelababy来说,没有代表作的情况下自然不会放弃既能保持曝光度还能博得大众好感的综艺节目,同理,李晨近几年作品数量锐减,且受范冰冰负面事件波及,留在《奔跑吧》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奔跑吧兄弟》第三季虽然创下了CSM50城市网5.284的收视率,但之后的第四季以及《奔跑吧》一、二季,收视率都在不断下滑,2018年,《奔跑吧2》以1.45的收视率创下了收视最低值。前几年,《奔跑吧》仰仗明星光环在卫视综艺中打下了一片天地,但是随着网综的崛起和综艺向垂直细分领域发展,《奔跑吧》国民热度的下滑之势似乎无法挽回。

邓超、陈赫、王祖蓝、鹿晗离开后,对《奔跑吧》的影响不可谓不大。新晋MC中除了朱亚文,其余三人王彦霖、黄旭熙、宋雨琦都为新兴艺人,与离开的四人咖位无法同日而语,且不说比肩邓超的国民度,三人合计都难敌鹿晗一人的流量。对《奔跑吧》来说,新的一季前景或许并不明朗。

天价片酬整治范围扩大

倒逼娱乐圈重建生态

税改风波之后,相关部门针对娱乐圈的限薪令可谓密集出台。2018年12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网络视听节目信息备案升级的通知》,通知指出,自2019年2月15日开始,重点网络影视剧(包括网络剧、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片)开始制作前,要由制作机构登陆“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登记节目名称、题材类型、内容概要、制作预算等规划信息。

对于重点网络剧的定义,广电总局指出“投资额超过500万元的网络剧(网络动画片)、超过100万的网络电影”都为重点网络剧。且通知指出,在拍摄完成后,制作机构还需将节目拟播出平台、实际投资、演员片酬等相关信息备案,再送审获得备案号。由此可见,在影视剧、综艺片酬限令出台之后,相关部门对网络剧的管理也进一步趋严。

针对于整个娱乐行业的限薪令,对行业带来的影响是非常直观的。目前,最为广泛流传的说法就是单个演员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人民币,其总片酬(含税)不得超过5000万人民币。当下,5000万已经成为了“红线”,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也表示:“现在片酬最高也就5000万。”此外,还有消息称,明星片酬超过3000万随时会有被调查的可能。如此来看,业内此前动辄8000万、9000万的天价片酬确实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2018年8月,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大视频网站平台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发布《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其中就提出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其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

随着影视行业寒冬之下资本的撤离,限薪令无疑可以降低演员在影视作品制作成本中所占的比例,使有限的经费大部分“花在刀刃上”,来保障内容本身的质量。2018年一年,影视行业从业人员包括成龙、陈道明等老牌演艺人员直斥部分年轻演员不敬业的新闻不断传出,可见不仅是大众,整个行业也是“苦明星久矣”。如今明星片酬的降低,整体来看显然有利于提升制作方在整个产业链中的地位,打破“明星中心制”的病态局面。

不过,限薪令的实现还是需要行业的共同努力。对演员来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限薪令的出台其实也增加了制片方的难度。有影视行业从业人员家属爆料,“演员片酬降低了,不代表演员就真的从内心接受了,肥养了那么多年,哪有那么容易?”据她称,因为限薪令的出台,演员谈不下来,自己丈夫所在的项目前期筹备工作已经持续了数月之久。

但是在大风向整体转变了的局势下,部分明星的“傲慢”或许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早在2018年下半年娱乐圈大洗牌之后,中国经营报就曾报道,一位拿8000万片酬的知名小鲜肉,被一个2600万片酬的二线艺人换掉了。由此可见,如果明星依然无法从“天价片酬”的时代中走出,或许将面临无戏可拍的结局。

据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了解,虽然现在还有部分头部明星坚持片酬不到5000万就不拍戏,但是更多的流量明星,则都识时务的将片酬降到了3000万以下,三到五折片酬如今已经成为了常态。据悉,黄景瑜接《青春创世纪》时,在限薪令之前报价7000万,后来谈到了3000万,Angelababy最终将《创业时代》的片酬自降到了3000万,而她当时主演《孤芳不自赏》时,片酬高达8000万。

不管是艺人纳税事件被外界广泛关注,还是《奔跑吧》在综艺限薪令之后阵容“大换血”,不难看出政策对娱乐圈宏观调控带来的影响还在继续,从电视剧、电影,再到综艺、重点网络剧,相关部门对天价片酬的整治范围,已经越来越广了。2019年,娱乐圈持续洗牌下,整个影视行业的生态,或者会更加健康。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ID2:CourserLe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