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作弊被赶出考场反得高分,有结果了吗?

原标题:周蓬安:作弊被赶出考场反得高分,有结果了吗?

周蓬安:作弊被赶出考场反得高分,有结果了吗?

不久前,微博推出“作弊被赶出考场反得高分”话题,说的是河南农业大学体育学院一学生会干部考试作弊,不到20分钟就被逐出考场,但因托关系最后得了高分。随后该院院长表示,学院将召开班子调查此事。笔者当时以《学生会干部:从显达到晦涩》为题,对此进行过评论:

网上有个《近些年被中国人毁掉的十一大词汇》,分别是:

1.小姐:从尊贵到低俗;

2.美女:从惊艳到性别;

3.老板:从稀有到遍地;

4.粉丝:从食品到人类;

5.同志:从亲切到敏感;

6.鲜肉:从食品到嫩男;

7.干爹:从长辈到情人;

8.奶粉:从食品到毒品;

9.房事:从个人隐私到全民痛苦;

10.老虎:从猛兽到贪官;

11.老公:从太监到丈夫。

今天我要增加一个词汇,即:

12.学生会干部:从显达到晦涩。

因为至今未见调查结果,笔者不妨再来“打捞”一下该新闻,再提一下该话题。我就在想,学生会干部之所以从此前受到学生和社会尊重,到如今甚至受到用人单位刻意拒用的悲催现状,与这个群体运作模式违背初衷,导致负面消息不断密切相关。

此前有报道,广州某学院退出学生会,申请要写5000字检讨,退出后影响评优等问题,随后有同学纷纷留言说从几千到几万字都有。

我曾就此评论,当今中国,很多东西都令我这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看不懂。大学学生会,原本是同学之间相互交流、自我管理的自治组织,怎么会弄成如今的“类官方”组织?不但有各种各样比肩党政机关的头衔,还有超越党政机关的“官威”。我们成立学生会,目的难道就是为未来培养官样十足的官僚?参与学生会理应参加自由、退出自由,可该校学生会不仅仅要求退会学生写5000字检讨,而且退会后还会影响学校评优等问题,说明退会写检讨是得到校方支持的规定。

笔者称学生会被弄成“类官场”,被弄成名利场,那也是有事实依据的。去年7月19日,中山大学学生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中山大学学生会2018—2019学年度干部任命公告》中,按照三个层级公示了200多个学生干部岗位,而在“秘书机构”和“组成部门”两层级中,还特别标明了职位是“正部长级”还是“副部长级”。

而四川理工学院一位大三学生,他的一位好友是学校社联的成员,在去年中秋节,社联组织部一位部长在群里@全体成员,让各个小干事给部长、主席发祝福,不要把名字打错。一位社团成员因写错部长/主席名字被要求抄写50遍、还要“开大会检查”,另一学生把社团要求给部长/主席发“节日祝福”的消息截屏发到贴吧,被社团成员找上门要求道歉、追责。

学生会还有更多令人匪夷所思的官场化新闻,让大家对这个组织的未来充满担忧。中纪委巡视组曾指出的“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和“娱乐化”问题,在很多学生会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说他们“高位截瘫”真是精准到家了。

进入这个体系的学生会干部,没有学会为同学们服务,很多却先学会了趾高气扬,官腔、官味、官派十足,过早地学会了弄虚作假,过早地学会了投机取巧,也就没有学真本事的动力,考试作弊也就不足为怪。而作弊被驱逐,却“因托关系最后得了高分”也非常符合中国的国情。只是我想问一声,给作弊学生高分的老师,你们到底是神马“玩意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