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营利上涨25%净利下滑77%,戈恩下课后日产首份财报藏玄机

原标题:营利上涨25%净利下滑77%,戈恩下课后日产首份财报藏玄机

继本田之后,日系三巨头中的日产也在日前公布了2018财年第三季度(10月1日-12月31日)财报。

营业利润大涨,净利润大跌

2018年的第三个财报季度对于日产来说显得格外关键,因为这是这家车企继11月19日前董事长被捕后发布的第一份财报。在这近三个月的时间中,日产汽车经历了高管落马、检方控告、大规模召回、联盟分裂等一系列糟心事。然而,在这样的多事之秋下,日产的营业利润依然实现了大幅增长。

据日产首席财务官财务长Hiroshi Karube本周二公布的公司最新财务业绩显示,第三财季日产全球营业利润升至103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3亿元),同比大增25%;前三季度总营业收入升至5.5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236亿元),同比微增0.6%。

然而,在营业利润大幅上升的同时,净利润却大幅下滑了77%,至70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2.86亿元)。这说明日产汽车的平均制造、销售成本均有所降低,但营业外的相关支出等费用猛增,这笔费用或与召回事件有关。

尽管第三季度的营业利润上升25%,但据日产方面表示,收到日元对美元汇率影响,导致季度营业利润减少10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21亿元),而原材料成本上升也令业绩减少了约15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38亿元)。因此,第三季度的实际业绩与预期相比仍有差距。

戈恩薪酬计入财报,但支付几率渺茫

值得注意的是,已经在狱中苦熬近三个月的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在这份财报中也刷了一把存在感。作为报告的一部分,日产为“拖欠戈恩的延期赔偿”预留了92.3亿日元(合8370万美元)。

在此之前,戈恩被指控在财务报表中造假,将其9年来的财务收入瞒报近一半。而其瞒报高额薪资的手段就是将这部分收入推迟至正式退休后发放。据内部人士透露,此前戈恩与凯利已密谋如何领取这部分收入,但未确定具体方式。

雷诺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

如今,戈恩已因财务问题面临刑期,而日产方面也几乎没有将这笔资金真正支付给戈恩的可能性。然而,在财报上补充这笔预留款项的登记表明,日产对的这笔赔偿金有合同义务的支撑,因此是必须写入财报的。

雷诺新任董事长赛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

自戈恩落马以来,日产一方面想尽办法搜集这位前董事长的犯罪证据,一方面则在为摆脱雷诺方面的控制而作出努力。此前,雷诺方面向日产提出任命雷诺新任董事长赛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 为日产新任董事长的要求,但遭到了日产方面的拒绝。

日产现任CEO西川广人曾表示:“日产与雷诺的当务之急是建立信任,稳定联盟。”但与此同时,他也表示日产与雷诺的董事长不应由一人担任。因此,日产方面是否会接受这位董事长依旧成谜。

中国市场2019如何布局?

2018年度,日产在中国销量累计达到156万台,同比增长2.9%,尽管保住了增长态势,但没能完成全年销售目标。尤其是在下半年,日产在中国的销售情况也遭遇了下滑,对其在2019年的市场表现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与两位日系“同行”丰田与本田在混动技术上的ALL IN不同,日产在新能源路线上一向偏爱欧洲青睐的纯电动领域。而这在2018年也为其在中国市场带来了领先优势。截至目前,东风日产依然是唯一正式推出纯电动汽车的日系车企。

东风日产显然希望将这一优势继续扩大,在2019年,日产计划在中国市场推出3款电动车,其中或将包含呼声极高的聆风车型。从客观条件看,这款全球电动车销量冠军与中国市场的契合度并不比轩逸·纯电差,一旦上市,必将对国内两厢纯电动车市场造成极大冲击。

除电动车型外,2019年东风日产或将迎来全新轩逸的换代上市,作为东风日产长年的“销量扛把子”,这显然会成为其2019年产品规划中的一件大事。此外楼兰、西玛等车型也或将迎来改款升级。

综合来看,日产新一年的产品规划主要就是新能源打头阵,燃油车换代升级紧随其后。目前,在全部合资车企中,东风日产是第一家发布自主车联网系统的,也是将自动驾驶与车联网等技术应用最为深入的。而在车型之外,东风日产将如何进一步引入日产智行科技也将会是一大看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