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经济观察报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买新能源车的话,要尽快了。”深圳一家上汽荣威4S店的销售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如果2019年新的补贴政策落地之后,全系产品或涨价一至两万元。而北京一家吉利新能源4S店的销售也表示,补贴退坡后全系产品可能涨价30%。

早在2018年年底,各地经销商便以2019年补贴退坡后车型可能涨价为由,鼓励消费者尽早购车。而直至2019年春节假期结束,新能源汽车补贴调整方案仍未落地,但坊间版本层出不穷,并指出2019年补贴退坡幅度将高达50%、地补取消等多项变化。而一旦该政策施行,这对新能源汽车行业带来巨大的震荡。业内简单估算,单车补贴退坡预计最高可达7万元。

而相比上述4S店的观望态度,有新能源车企已经坐不住了,推出涨价和保价方案。春节前,小鹏汽车官方宣布,其首款量产车型小鹏G3自2月1日起综合补贴后统一售价由13.58万-16.58万元调整至15.58万-19.98万元,相比12月份新车上市的售价增加幅度为2.00万-3.40万元,涨幅接近15%。更早些时候的1月24日,新特汽车DEV1两款车型也分别涨价5000元、6000元。

与小鹏汽车和新特汽车的涨价不同,蔚来汽车和威马汽车则选择推出稍微含蓄的“保价政策”来应对补贴退坡。例如,蔚来公布的保价政策提出,用户在2月份购买蔚来ES8,并在国家补贴政策发布前提车并上正式牌照,可按2018年标准享受国家补贴和地方补贴;2月份支付大定,国家政策发布后4月30日前上正式牌照,国家补贴按2018年标准享受,地方补贴则按2019年政策执行。

北京一家比亚迪(51.670, -2.05, -3.82%)4S店的销售也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补贴退坡政策落地后,新能源产品价格将会上调,而在3月份之前完成上牌的购车用户则能享受2018年的补贴优惠。位于北京的一家奇瑞4S店的销售告诉记者,目前下一批次的车可能因为补贴政策而涨价。相比推出保价政策稳固市场,有些品牌则选择了暂停销售等待政策落地再行定价。位于北京的另一家奇瑞4S店的销售告诉记者,店面从2019年1月1日开始便暂停销售,直至新的补贴政策落地。“有一些品牌没有涨价,但是由于补贴少了,消费者需要掏出更多的钱;而另一些品牌车型的到手价格会有小幅上调。但在2019年底,实际价格将重新回到下降通道。”有分析人士指出。

补贴退坡后影响到底多大?

对于2019年补贴退坡政策落地后产品是否涨价,蔚来、威马汽车都保持着谨慎观望态度。如果保价政策到期而不采取其他措施,那么对于消费者而言,价格则顺其自然上涨。与此同时,比亚迪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补贴退坡后车企成本增加,2019年大多数电动车都会有升级换代,包括续航里程、电池能量密度都会升级,而升级后的产品价格也会适当向上调整。

举例来说,广汽新能源GE35302018年享受的补贴为9.9万元,但2019年的补贴将直降至2.9万元,补贴退坡幅度高达7万元。不过,中关村(7.890,0.41, 5.48%)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电动车涨价并不会成为一种趋势。“涨价不会成为一种趋势,只是一种表面现象,事实上新能源汽车的价格整个还会下调。”他表示。

其认为,新能源汽车的电池、电机、电控等上游企业在前几年整车厂的传压之下成本已经实现稳中有降,随着2019年特斯拉等外资品牌电动车产品的加入,如果自主车企不自掏腰包补齐差价,那么产品竞争力也将极大减弱。“整车如果因为没有补贴就涨价是不现实的,第一消费者不会买单,第二并没有更高性价比的车让消费者买单。”于清教说。“变相涨价说明新能源整车在控制成本方面做得还不是很好。”于清教认为,涨价对限购城市而言影响不大,主要影响更关注性价比的二、三线及以下市场。“补贴进一步退坡至少让那些以补贴为生,或者说目的不是研发和开发有价值新能源产品的企业退出市场,清理了市场环境。”上述比亚迪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进入后补贴时代,对于新能源汽车企业而言,要做的不单单是整合现有技术开发一款受市场欢迎的产品这么简单,更要实现全产业链的布局和各个细分市场产品的全覆盖,强化企业综合竞争力。“新能源汽车目前产品处在快速迭代的时期,整个供应链任何一个环节技术没有快速跟进的话,对没有掌握核心零部件技术的企业来说,很容易掉队。”上述比亚迪相关负责人说。

电池成为成本核心

依托新能源补贴政策的扶持,过去几年我国新能源(4.890, 0.01,0.20%)汽车产销实现了高速增长。中汽协数据显示,即便是在乘用车销量28年来首次负增长的2018年,新能源汽车也实现了61.7%的同比大幅逆势增长。尽管对补贴的梯度式退坡,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已经做出了一定的适应,但在资金紧缺以及市场导向还未完全形成的大环境下,2019年补贴的进一步退坡对车企而言仍带来成本压力。

新能源汽车的价格下降被认为是未来的主要趋势,其关键在于电池等核心部件的成本下降。2018年年底,威尔森发布的《2018中国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白皮书》指出,2020年电池成本相比2018年可以再降20%左右。纵向来看,动力电池系统成本从2015年的3元/瓦时,降低至2018年的1.2元/瓦时。若同比计算,电池容量60千瓦时的整车电池成本估计下降了2-3万元。

与此同时,非电池关键部件的其他部件成本,也在下降通道当中。在科技进步和规模效应的双重带动下,电机、电控、智能系统等主要部件成本也在下降。不过,威尔森同时表示,这依然难以覆盖补贴全部退出带来的影响,建议未来双积分政策奖惩力度进一步加强,如设置更高的积分比例要求、更严格的技术参数指标以及提高经济惩罚的金额等。目前中国推行的双积分制度还不能有效地化解补贴退坡之后的影响。

在2018年的一次论坛上,江淮新能源乘用车营销商务中心总监王辉用清晰的数据,展示了双积分交易初期微薄的“填坑”能力——一辆能获得6万元—8万元补贴的电动车,积分只能卖出5000元—6000元,仅为补贴的1/10。而与此前6万到8万的单车补贴相比,双积分的收入就是“毛毛雨”,可以想象,2020年补贴取消之后,企业日子的艰难程度。

这对于试图将卖积分作为收入来源的新造车企业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而对于处于创业初期的新造车企业而言,由于补贴下滑,未来企业的资金压力会进一步加剧。新造车企业产品尚未形成大规模销售,资金正向回流有限。除此之外,随着各家产品陆续批量交付,2019年新造车企业将全面开启销售端的比拼,届时整车售价大概率将会走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