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两次焚香惹祸以及大画家的洁癖笑话

原标题:两次焚香惹祸以及大画家的洁癖笑话

李大嘴 大嘴读史

焚香是一件雅事。

在氤氲的香气中,整个人都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不过,有一个名人,因为焚香,却两次招来祸事。这个人就是元末明初的大画家倪瓒(zàn)。

作为“元四家”之一的倪瓒是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元代画家,他的山水画是史上用笔最简单的山水画,他简约、疏淡的画风受到很多人的追捧和效仿,他的粉丝中还包括了董其昌、石涛这样的大家。

倪瓒是个清高的名人,对于金钱权势之类的东西看得很轻,再说他本身就很有钱,又有画技傍身,看不起俗人是应有之意。

明末动乱,苏州军阀张士诚的弟弟张士信附庸风雅,听说了倪瓒的名声,托人上门求画,倪瓒一问,这等腌臜鸟人也配拥有我的画?不但硬邦邦地拒绝,还当面把人家送来的绫罗绸缎扯破。

张士信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结仇了!

不多久,张士信带着一帮人游览太湖,忽然闻到不远处的小渔船上飘来一股安息香的香气。

安息香可了不得,是香料中的法拉利。能用安息香的,非富即贵。能在淼淼太湖上、在一叶扁舟中用安息香的,绝对是雅人一枚。

张士信很想结识一下这位雅人。

座舟靠上去,一看,我勒个去,居然是倪瓒这个仇人。

张士信当场就炸了,直接要砍了倪瓒的脑袋,随行的文人们好说歹说,总算熄了张士信的杀心。

不过,一顿胖揍是免不了的,“鞭背数十”,把倪瓒的后背打得鲜血淋漓。

好好的焚个香,招来了一顿打。

后来,朱元璋建立了明朝,倪瓒看朱元璋也不顺眼,你个野和尚也能当皇帝?

倪瓒决定散尽家产,归隐山林。

但当倪瓒成了无产阶级的时候,却发现,今年的税还没有交。按照倪瓒的身家,这笔税可不是小数目。放在过去,这就不是个事,可问题是,除了收藏的古玩字画,倪瓒现在离囊空如洗也不远了。

税务部门可不管这些,哪怕你是慈善捐赠,该交的税一个铜板也不能少。

倪瓒抓瞎了,干脆逃吧。

倪瓒躲进了芦苇荡,那么大一片芦苇荡,后世日本鬼子找几个新四军伤员都找不到,更别说小猫小狗三两只的税吏们了。

倪瓒在条件艰苦的芦苇荡里,依然保持着一颗风雅的心。这一天,倪瓒拿出随身收藏的一块龙涎香,点了起来,享受一番。

龙涎香的香气果然厉害,让一众追捕“逃税犯”的税吏喜笑颜开,税吏们持枪弄棒,耸动着鼻子,循着香气,把醺醺然、飘飘然的倪瓒抓个正着。

倪瓒被投入大牢,又一次焚香引来的祸事。

清代郎锳的《七修类稿》中还记载了倪瓒入狱后的一则奇事。

倪瓒进了看守所,还是很有范。

他要求每天送饭的狱卒,把餐盘举高到眉眼的位置,狱卒不明白怎么回事,觉得名人就是有腔调,就照做了。

如此几次之后,好奇心爆棚的狱卒终于忍不住,就问,这是举案齐眉的意思吗?

旁边的犯人一听就乐了,啥举案齐眉哦,倪先生就是担心你的唾沫星子溅到饭菜上。

狱卒大怒,把倪瓒锁在马桶边上的位置,让他天天被臭气熏着,叫你嫌我脏。

可怜的倪瓒。

倪瓒是个重度洁癖患者。

明代冯梦龙的《古今笑史》中专门开了一个章节,讲述倪瓒的洁癖笑话。

倪瓒特别爱干净,每天洗澡要换水十几次,穿戴的衣帽要拂拭上千次。家里大大小小所有的东西,都要一尘不染,于是,两个仆人抹布不离手。

倪瓒的院子里种了一些梧桐树,可是倪瓒看见梧桐树就觉得脏,对梧桐树的落叶更是深恶痛绝。

怎么办呢?

落叶统统捡起来扔掉,然后要求仆人每天给梧桐树“洗澡”,倪瓒甚至专门画过《洗桐图》,写过《洗桐诗》。

好好的梧桐树,愣是让倪瓒洗死了。

作为一个名人,倪瓒的家里时常会有客人拜访。客人离开之后,倪瓒要求仆人,凡是客人坐过、碰过的地方,全都要仔细擦洗,反复清洁。

曾经有一个朋友,在倪瓒家过夜,倪瓒晚上失眠了,他担心朋友玷污了自己窗明几净的家,半夜里好几次地起来蹲守在房间门口偷听,隐约地听到朋友咳了几声,心里面就一阵膈应。

第二天,朋友离开之后,倪瓒就让仆人去找朋友吐下的痰痕,找来找去找不到,仆人害怕被责备,就随便找了一片树叶,说上面的痕迹应该就是痰痕。倪瓒捂着鼻子闭着眼睛直摆手,让仆人把这片叶子拿出去扔得远远的。

倪瓒很喜欢喝茶。一次与友人谈论诗文,茶兴大发,便派仆人去山中的七宝泉挑水。水挑回来之后,倪瓒问仆人:你挑水的时候,哪个桶在身前,哪个桶在身后呀?身前桶里的水,可以用来煎茶;身后桶里的水,就当洗脚水吧!

朋友不理解,就问倪瓒为什么?倪瓒回答说:“前者无浊气,故用煎茶。后者或为泄气所秽,故以为濯足之用耳。”

原来是怕仆人在路上放屁,熏到后桶中的水呀!那么,如果仆人半路上打了个喷嚏,怎么办?

倪瓒的洁癖如此之深,对男女之事更是深恶痛绝,一辈子没有娶妻。可是朋友们一道聚会,难免要请几个歌姬舞女来助兴。

歌姬赵买儿一度入了倪瓒的眼,去倪瓒的家中过夜。到了家里,倪瓒的洁癖又发作了:先让赵买儿去洗澡。

洗完澡后,倪瓒在赵买儿身上摸摸、看看,觉得还是不干净,于是——

再去洗一遍。再去洗。再洗。洗……

终于,倪瓒说:好了,不用洗了。

怎么了?天亮了,你走吧。

从此以后,赵买儿逢人就说起倪瓒这个让她洗了一晚上澡的“嫖客”,成了远近闻名的一个段子。

洁癖是一种病,有病就要治。

有一次,倪瓒的老妈生病了,倪瓒请当时的名医葛仙翁出诊。葛仙翁深知倪瓒的洁癖,想想在治疗倪瓒老妈的同时,用刺激疗法治一治倪瓒。

葛仙翁知道,倪瓒最喜欢的东西有两样:一是一匹白马,平时刷洗得干干净净;二是他的藏书楼“清閟阁”,基本属于闲人免进的“禁地”。

那天,大雨瓢泼。葛仙翁要求倪瓒骑着他的宝贝大白马来接他。倪瓒心里老大不乐意,但为了救母亲,还是骑着马去了。

接到葛仙翁以后,葛仙翁骑着白马,专门挑烂泥地走,搞得人和马身上都脏兮兮的。

诊病完了之后,葛仙翁提出要求,想进清閟阁参观一下。倪瓒想到人家刚治好了老妈的病,拒绝人家不好,就勉强答应了。

没想到,葛仙翁进入清閟阁后,不但乱动乱翻,在地上踩了许多泥脚印,还随地吐痰。好好的藏书楼被搞得一片狼藉。

葛仙翁走了之后,倪瓒马上让人把清閟阁贴上封条锁起来,再也没有使用过。

刺激疗法失败。

关于倪瓒的死法,各种记载很多。其中有一种说法是,朱元璋很讨厌倪瓒,也知道他有洁癖,就下令把倪瓒扔进粪坑淹死。

倪瓒具体的死法已经很难考证了,不过,以他的洁癖,后来历经那么多磨难,很有可能是把自己恶心得生病死的。

艺术家为什么有那么多洁癖症患者呢?倪瓒这样,米芾也是这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