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儿“老佛爷”去世!时装界从不缺奇才,但他永远只有一个

原标题:香奈儿“老佛爷”去世!时装界从不缺奇才,但他永远只有一个

本文授权转载自好报ID:BRAVObao

时尚老魔头

Fashion devil

就在刚刚!据外媒报道,香奈儿艺术总监Karl Lagerfeld去世,享年85岁。

即便是不了解时尚圈的人,也大都听说Karl Lagerfeld的名字。生前,他是现任香奈儿 Chanel 芬迪 FENDI两大品牌的首席设计师。

永远的雪白头发和黑墨镜,引领半个世纪的时尚浪潮,被大众称为时尚界的“凯撒大帝”、“老佛爷”。

一生“做自己”,让他拥有超前的洞察力。而他的离世,也带走了一个时代。

今天我们就来一起回顾他传奇的一生。

2007年,当75岁的世界著名服装设计师、华伦天奴·加拉瓦尼(Valentino Garavani)宣布退休时,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傲娇地表示:我的合同,可是终身合同

没错,他和芬迪(Fendi)的合同签到了2045年,那时的卡尔将是一名112岁的老人,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而且,作为香奈儿(Chanel)的总设计师、创意总监,他与其同样拥有终身合同。

时尚世界让我快乐,我乐在其中”因为乐在其中,他全情投入、终身为之,用60多年的时间,成就了势不可挡、称霸天下的“时尚大帝”。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天,他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精力和高强度的工作量,依然拥有堪称“老佛爷”的地位和影响力。

1933年出生在德国汉堡的卡尔,其父亲是一名富商,母亲则是一名普通的售货员,但她非常喜欢阅读。

在卡尔的记忆里,母亲总是坐在沙发上读书,然后把事情指派给其他人去做。

小时候的卡尔

当卡尔说话的时候,母亲会让他说快一点,因为她没有时间听他说那些“垃圾”,在卡尔弹钢琴时,母亲会走过来关上琴盖:“画画吧!画画没有噪音。”

她对孩子们的要求是,要么努力,要么闭嘴

坦率、犀利又自我的母亲,深深地影响了卡尔的个性和人生。

母亲在穿衣打扮方面非常讲究,她每天都要换几套衣服,别人遛娃都去公园,她则喜欢带着孩子们去逛高级时装店。受母亲的熏陶,卡尔在很小的时候就会吩咐仆人,把他的衣服熨烫平整,长大点以后,母亲更是要求他,每天早晨都要穿上与昨天不一样的衣服。

所以,时尚,一直都是卡尔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因为有一位比较疏离的母亲,也不喜欢与同龄小孩交朋友,童年时期的卡尔,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呆在角落里看书画画,至今,他依然喜欢独处

在他那位于巴黎左岸的一处豪宅中,卡尔习惯阅读、工作到中午,然后到附近的一所房子里去吃午饭,为避免干扰,在他睡觉和阅读、画画的地方 ,不允许有别的事情存在,包括为他做饭。

卡尔喜欢在书堆中,在凌乱的桌面上工作

当他人以拥有一件卡尔设计的衣服为奢侈之事时,他却认为,能够不被别人打扰,一个人读书看报、画画设计稿,就是非常奢侈的事情,我热爱人群,更热爱孤独我需要有自己的时间,无法24小时与人为伴,我不适合婚姻生活,某些时候我需要独处,我痛恨无法独处的人

在他看来,整日生活在聚光灯下,是无法阅读、思考和创作的而每个人,都应该有独立的生活

著名哲学家叔本华曾在《人生的智慧》中写道:人们在这个世界上要么选择独处,要么选择庸俗,除此之外,再没有更多别的选择了香奈儿女士则这样诠释品牌个性,奢华的反面不是贫穷,而是庸俗。”

所以,孤独的卡尔,有能力领悟并发展香奈儿创造的那独特、实用又优雅的奢华。

卡尔的家也是一座私人图书馆

卡尔在14岁那年来到了巴黎,他的爱好和天赋,注定将在这片时装圣地尽情挥洒。

1954年,国际羊毛局一场全球设计大赛的海报出现在了巴黎的大街上,卡尔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寄出了自己作品。

半年后,他突然接到了一份电报,当他得知自己的作品,在数千张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大衣组第一名的时候:“我立刻冲向香榭丽舍大街,把所有的奖金都花在了衣服上

卡尔和他的获奖设计(模特身上的衣服)

因为作品深受时装大师皮埃尔·巴尔曼(Pierre Balmain)的欣赏,卡尔有幸成为其小助理。

正式进入巴黎时装界的他深知,作为一名设计师,需要的不只是会画画草图那样简单,他开始努力接触文学、历史、建筑、音乐等各方面的内容。

随着人文素养、专业知识的积累,卡尔的事业也在不断拓展。

1957年,卡尔成为时装屋让·巴杜(Jean Patou)的设计师,

1963年,卡尔开始以自由设计师的身份,活跃在欧洲时尚界。

1964年,成为高级女装品牌珂洛艾伊Chloé)的设计师,

1965年,卡尔获得意大利著名奢侈品牌芬迪的赏识。

1960年代的卡尔

他用自由、狂放的设计思想,为芬迪带来了里程碑式的改革,逐步将其推向了高级时装的一线地位。

1970年代,大胡子的卡尔

1983年,在香奈儿女士去世12年后,49岁的卡尔接手了她留下的事业,正式成为香奈儿的首席设计师。

在今天看来,这是一份极具荣耀和财富的工作,但当时它并不被人看好,我接手香奈儿时,她是个睡美人甚至称不上美人,她睡到打鼾了,我得负责唤醒一位死去的女人,至少大部分人坚信,她已经死了。”

但卡尔觉得这很有挑战性。

一上任,他就剪短了长裙,将服装色调变得鲜艳明丽,增加了链子、珠宝等装饰,给香奈儿带来了全新的感觉,他用源源不断的新创意,彻底翻新了设计词汇,不断为品牌注入新的元素,并从历史中发掘、强调了双C标志、山茶花等经典元素,创造了更加个性的香奈儿时代,成功实现了品牌复活

作为香奈儿的灵魂人物,也许没有人比他更理解香奈儿女士的精神。

他们同样才华横溢,傲世独立,对工作有着疯狂的热爱和进取心,同样有着坚定的自信和思想,最重要的是,他们同样流着离经叛道的血液。

尽管引领现代时尚数十年,但卡尔一直在努力忘记过去,包括过去的辉煌,他只喜欢开创新世界,“一次的成功不具意义,你得一次再一次超越它,最好还能有所不同。”

这总能让人想起香奈儿女士所说的,时尚,就是永远向前。”

1983年的卡尔

他不分析过去,他始终记得妈妈的那句话:如果你足够诚实,你早就知道问题与答案

他也不推测未来,对他来说,每6个月一季的时装发布会是最实在的事情,任何超过6个月的东西,他都不去想,也不想知道,“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你死了,成千上万的同职业的人还在。他们爱你,给你荣誉,也会迅速地忘记你,我们不算什么。”

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卡尔的基本准则是,人要绝对忠实于自己迎合别人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他必须拥有绝对的自由、独立,至于大多人的意见,卡尔没有兴趣知道。

为了在工作中保证对自由的控制,他把它写进了合同里,“如果不是这样,我会觉得很没有意思,我不希望别人打扰我,也不希望市场人员让事情变得不一样,我不和他们讨论任何事。”

他只按照自己的方式,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果有人给我一个必须要做的事情列表,我会说‘谢谢,你真好。’——毕竟人得往垃圾箱里扔点什么!

大多数设计师似乎都热衷于创建自己的同名品牌,卡尔也不例外,他早在1984年就创建了奢侈品品牌“Karl Lagerfeld”,但他并不执着于做老板,他早已将品牌卖掉,但其所有产品(皮具,服饰,手表,香水等)的创意设计,都由卡尔亲自管理和控制。

在设计这件事上,卡尔就是这么自信和霸气,他最多曾同时执掌4个顶级品牌的设计大权,更是时装史上前所未有的事情

现在,卡尔每年要为芬迪、香奈儿和卡尔·格拉菲三个品牌,做17场时装秀,设计24个系列,而大多数年轻设计师的工作量是一年4个系列。从服装草稿,到大秀布展,从挑选代言人,到现场拍片,卡尔几乎操持了香奈儿的所有业务。

此外,他还在巴黎开了一家书店,发行了一份报纸,拥有一个出版社,时不时地办个摄影展,编导一些短片,写写文章出本书等,他参与的跨界合作不胜枚举,我注定是要工作一辈子的”。

自称“时尚机器”的卡尔,直言成功的秘密就是,比其他人更加努力工作

他清楚自己想做什么,想怎么做,我必须时时刻刻如履薄冰,并在它破裂之前跨出下一步。”

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出更多的事情,他精神饱满,劲头十足,不分昼夜地工作,“再过几年就可以尽情睡了,我讨厌睡觉。”

卡尔所具有的知名度和号召力,足以让他在停下脚步的情况下也能坐享一切,但他依然把自己当做新人,每做一次时装发布也当它是第一次,随时准备从头开始,无论在哪里都保持最佳的状态。

我从来没有丁点的厌烦感只有对一个事物不感到厌烦时,你才能创造新事物。”正是这种对工作、对生活极致的热爱,让卡尔永不知疲倦,誓将工作进行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卡尔摄影作品

尽管他曾声称,“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爱人,我不和任何人谈恋爱”,但在工作之外,他的情感并非空白。

虽然他一生大多数时间都在研究女人,研究她们的心理,和对时尚的需求,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此才气逼人、如此优秀的男人,通常会爱上男人。

卡尔聘请大师,耗费10.5吨比利时巧克力,打造了一间巧克力套房,并为其宠爱的男模Baptiste Giabiconi打造了巧克力等身雕像,尽显凯撒大帝盛大的爱意

当为其拍摄纪录片的导演问道:“你在多大时,开始意识到……开始感觉到……某种倾向?”时,那吞吞吐吐的样子,卡尔首先就受不了了,“快问!不然就换话题。”

在卡尔11岁的时候,他第一次听说了同性恋,但在那个对此讳莫如深的年代,面对他的追问,大家都显得很迟疑,表情奇怪,只有母亲爽快地说:“那没什么,就像发色,有人是红色的,有人是黑色的,这不是问题。”

对卡尔影响最深的,也许是他和法国贵族美男子Jacques de Bascner,以及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圣罗兰创始人)之间的爱恨情仇。

卡尔与圣罗兰

1954年,19岁的圣罗兰,同样在那场设计大赛中一战成名:他获得了晚装组冠军。但他的事业发展却在长时期内远远甩掉了卡尔。

他21岁成为迪奥的首席设计师,25岁创建自己的同名品牌,在工作中,他们是知音,也是劲敌。

更要命的是,他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

Jacques

本来,Jacques是跟着卡尔混的,但在卡尔举办的一次宴会上,Jacques却穿着圣罗兰的旧衣服出现,宣告了他的劈腿。

从此,Jacques这只小妖精,用摇摆不定的情感,把卡尔和圣罗兰两位大师折磨得够呛。

圣罗兰在Jacques的影响下,在酒精和麻醉品的深渊中越陷越深,甚至出现了严重的精神问题。

但卡尔却表现得无比坚定和坚强,他投入更多的精力到工作中,并逐渐开始形成鲜明的个性形象。

也正是Jacques,把在两人关系中占主导地位的非常冷静、自我的卡尔称作“凯撒大帝”的

卡尔视Jacques 为“生命之爱”,当1989年Jacques去世后,他真正坠入了黑暗的深渊,他甚至放弃了形象,任由自己爆肥几十磅变成了一个胖子。

2000年的某天早晨,站在镜子前的卡尔,突然想穿艾迪·斯里曼(Hedi Slimane,时任Dior Homme 首席设计师)设计的衣服,但那是为身材极其纤瘦的男孩们设计的,卡尔看着臃肿的自己,“忽然觉得,镜中的我是那么的乏味、无聊和令人厌恶。

接下来,

年近70的卡尔用13个月的时间,

成功减重42公斤。

在这场依靠饮食调整达到目的的减肥大战中,

卡尔展现了惊人的毅力,

为了控制热量,

连以往最爱吃的巧克力,

他也只是舔舔而已,

而且此后十多年,

他一直遵守严苛的饮食,

至今仍保持着结实、苗条的身体。

在卡尔如此传授自己的减肥经验:不要考虑其他,减肥的理由有且只有一个:“我”要减肥。

为了换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而减肥是不明智的,为了一份新的爱情就更糟(也许减肥还没成功,恋情就结束了),这很容易把你导向失望、沮丧的境地,减肥只应该为自己。

像人生中的任何事情一样,卡尔只取悦自己,“我们来到人世,然后离开;人们仰慕你,然后忘了你”所以,他只活在当下,只为自己而活,一直把自己活成了一位生活哲学大师。

他不爱讲述自己,只用频出的金句回答问题,当别的大人物纷纷出版传记的时候,卡尔那或睿智、或毒舌的,充满生活智慧的精辟语录,就多到足以编成一本可充当自传的书。

许多设计师会保留自己做的东西,时不时回味一下,欣赏一下,而卡尔只想说“天哪,忘掉它们吧

喜欢改变,从不留恋任何事物他从来不保存自己的设计稿,只穿当季最新款的衣服,也不收藏任何东西,除了图书。

拥有30万本藏书的他说:“书籍是不会嗑过量的精装毒品,我甘愿沉溺于此

通晓德语、英语、法语和意大利语等语言的他,阅读面非常广泛,“你永远不能固步自封,无论是生活、时装设计、还是摄影

也许正是从未停止的学习和思考,让卡尔在84岁的年龄,依然才思敏捷、创意无穷。

也让他用60年的奋进证明,时尚,绝非肤浅之事

马尾辫、黑西装、高领白衬衫、皮手套,还有永远的墨镜,他用数十年如一日的打扮,诠释了香奈儿的那句“潮流易逝,风格永存”。

作为一名高级玩家,卡尔搞的秀场同样令人惊艳、难忘。

2007年,卡尔把芬迪的发布会搬到了中国长城,他也成为首个登上长城举行发布会的设计师。

2016年,芬迪90周年庆典之时,卡尔又把它的高定大秀设在了罗马的许愿池上。

香奈儿的秀场上同样创意无限,

航站楼、剧院、森林、龙宫、巴黎街景等,

如身临其境的的T台,

让人充分感受到了卡尔那一触即发的灵感。

香奈儿的秀场

尽管也会因为独特的个性,被人斥为“哗众取宠”、“装逼大帝”,上世纪80年代,大家甚至说“香奈儿会气到从坟墓爬出来”,但他不仅毫不在乎,还为自己的与众不同感到骄傲。

正如香奈儿所说:要想无可取代,就必须与众不同。而如今香奈儿的声势和每年数十亿美元的销售业绩,则是对老佛爷最好的肯定。

无拘无束的创造力,严苛、独到的审美,对时尚的敏锐触觉和理解,让他成为时尚界常青不老、星光闪耀的传奇。

但就像有媒体曾评论的那样:当代时装设计界有数不清的奇才,但卡尔·拉格斐,永远只有一个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